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48章 她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魏府,会客大厅。

    轻歌与阎烟共坐一桌。

    墨邪挨着轻歌,不再与阎烟交谈。

    阎烟脸色骤变,聪慧的她自然清楚被墨邪利用了。

    墨邪故意用她来转移李嫣然的仇恨。

    “夜姑娘,听说你在炼器方面颇有造诣,恰巧,我修炼闲暇时,也时常炼器,你师父是金蝉大神,而我师父是与金蝉大师齐名的鬼眼。”

    阎烟端着酒杯,故作优雅喝了一口,“不如这样,你我二人切磋一番,如何?”

    轻歌斜靠着椅背,微抬起下颌,双眸眯成一条缝儿,戏谑的看向阎烟。

    阎烟又在挖坑让她跳?

    轻歌甚至不懂,阎烟在她面前,哪来的自信和高姿态?

    为何非要一争高下。

    她对阎烟,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若阎烟有着与她旗鼓相当的实力,轻歌反正会兴奋起来,跃跃欲试。

    然而,看着阎烟,轻歌很失望。

    阎烟的身世和天赋,特别的好,换而言之,也就是世家千金的身份,束缚住了她的无限潜能。

    “阎大小姐既然说出了口,那我当然得奉陪了,怎么个切磋法,你来说。”轻歌随心所欲,慵懒自在。

    浑身放松的轻歌,似山林里的狐媚妖精,唯独不同的是,她天生自带的贵气浑然而成。

    输赢之事,她似乎不在乎。

    阎狱护着她,祖爷说到底也是她外婆,虽然没有帮助她,但也没打压。

    轻歌不想跟阎烟闹得死去活来,谁都不好看。

    只要阎烟开口放弃,以臂膀为赌注的战帖之事,她完全不在乎。

    当然,她自己不会提出结束战帖。

    以阎烟的个性,轻歌一旦低头,阎烟反而会得寸进尺。

    不过轻歌会给她一个机会。

    此次炼器比试,轻歌可以放水,让她赢,让她去维持她的尊严。

    若阎烟与上次一样,拿出赌注为身体一部分的说法,轻歌就不会手下留情。

    “阎烟,不要胡闹,这是魏公子的生辰宴,不是你胡作非为的地方。”阎狱说。

    阎烟忽视掉阎狱,直直望着轻歌,“你怕了吗?”

    轻歌嘴角轻抽了一下,她已答应切磋,阎烟还问她怕不怕?

    笑话!

    炼器方面,她说第二,谁敢称第一?

    轻歌并不想跟阎烟切磋,在她眼里,这种毫无意义的切磋,就是在浪费时间,虚度光阴。

    但她打算给阎狱一个面子,让阎烟一招。

    若阎烟就自知之明,就不会再咄咄相逼。

    轻歌没有回答阎烟的话,她从椅上站了起来,走至会客大厅的中央,玉手轻挥,带起一道火光,便见月蚀鼎横空出现,放置在中央。

    鼎内,小月蚀兴奋的直拍手掌。

    轻歌许久没有炼器了,鲜少把月蚀鼎召唤出来,她都要闷的发霉了。

    可周遭人多,小月蚀不敢爬出鼎口。

    “开始吧。”轻歌说罢,从空间袋里找出一些器材。

    她那风轻云淡的姿态,阎烟看的怒火燃烧。

    她怎能如此淡定?

    她的淡定,意味着,夜轻歌根本不屑于与阎烟切磋。

    阎烟觉得甚是羞辱。

    她在的地方,风光的那人只能是她,面对众人的追捧,她刻意冷漠,摆出属于阎家大小姐的姿态。

    在夜轻歌面前,阎烟的气质彻底瓦解。

    她唯有在炼器方面,赢了夜轻歌,才能扳回一局,殊不知,轻歌完全不想与她争高低。

    魏离派人搬了两张鎏金长桌,分别放在轻歌与阎烟跟前。

    阎烟站在轻歌对面,她把魔灵鼎召唤出来。

    魔灵鼎的体积很大,起码是月蚀鼎的两倍,也算是灵宝之一。

    阎烟的魔灵鼎,是师父鬼眼大师赠送的,可见鬼眼大师对阎烟的器重。

    等再过一段时间,阎烟可是要去炼器工会,专心修习炼器之道。

    于炼器师来说,双手就是宝贵的财富,若没了手,要如何炼器?

    正因为轻歌在摊子前拿走了千尘钢,阎烟怀恨在心,才会在拍卖结束后,对轻歌下粘贴,赌注代价为臂膀。

    她要毁了夜轻歌的炼器道!

    “轻歌,她不懂事,你不要跟她一起胡闹。”阎狱道。

    她不希望夜轻歌卷入这些纷杂之中。

    轻歌朝阎狱微微一笑,“不碍事,切磋比试而已。”

    说话时,轻歌拿出千尘钢,切割一小块,用精神力丢到阎烟桌上。

    “我比试时会用到千尘钢,千尘钢算是稀有器材,为了公平,你也该拿一份。”轻歌道。

    阎烟整理炼器材料的时候,千尘钢落在她桌上,阎烟顿了顿。

    这么珍贵的材料,轻歌舍得给她?

    哪怕只有一点点。

    阎烟不想拿千尘钢炼器,这么珍贵的器材,她炼制不出,绝对是暴殄天物。

    师父生辰快到了,他一直都想要千尘,希望能突破地级。

    阎烟看向四周,速度非常的快,她迅速拿掉千尘钢,用另一块材料替代。

    这个过程,悄然无息,几乎没人发觉。

    轻歌看着阎烟,眸色沉了沉。

    她对阎烟,已仁至义尽。

    炼器比试,比的从来都不是材料等同。

    阎烟需要千尘钢,她借公平之名,把一部分千尘钢送过去。

    阎烟绝对不舍得用千尘钢来比试,而是会偷偷的藏起来,送给鬼眼大师当生辰礼。

    阎狱与墨邪并肩而站,两人都看到了阎烟的动作。

    两人对视一眼。

    “歌儿用心良苦了。”阎狱道。

    轻歌不是重视名利之人,她为了不彻底撕破脸,甚至肯做出让步。

    须知,这几年来,夜轻歌杀伐一路,心狠手辣,可曾见她对谁手软过?

    阎烟是第一个。

    “希望阎烟能明白她的用心,否则也是无用。”墨邪说。

    “阎烟若有这等聪慧,就不会一直胡闹。”阎狱摇摇头。

    他太了解阎烟了。

    正因为了解,才不想靠近。

    “墨兄,你最近怎么喜欢往脸上涂脂抹粉?”阎狱诧异的问。

    墨邪面无表情,意味深长的看向阎狱,“阎兄可知断袖之意?”

    阎狱与之对视,看着墨邪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打了寒颤。

    “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阎狱扯了扯脸皮。

    墨邪耸了耸肩。

    两人继续当吃瓜群众,围观炼器。

    一会儿过去,阎狱看着不远处的魏离,突然凑在墨邪耳边,说:“还有一件事,魏离与佣兵协会会长冥千绝,关系甚好。”

    墨邪双眼骤然一狠,而后敛息,沉稳冷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