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47章 剑出无回,饮血方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嫣然倒地的瞬间,周身黑焰缠绕,浓郁精纯的黑暗元素蓄势待发,蠢蠢欲动。

    她趴在地上,因为滔天的恨意,胸腔好似都要气炸了。

    李嫣然双手紧紧扣着地面泥土。

    她狠狠瞪着夜菁菁,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

    夜菁菁双手环胸,冷冷的瞥着李嫣然,“黑暗元素?你以为普通灵师想成为暗黑师,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你借助黑暗元素促进灵气,使灵气膨胀,实力突飞猛涨,可你不懂,灵气与黑暗元素共存在同一具身体,有多恐怖,被人利用还沾沾自喜,没脑子的人真可怕。”

    夜菁菁摇了摇头,眼里皆是同情怜悯。

    夜菁菁的眼神,刺痛了李嫣然敏感的心。

    她为了变得强大,为了受到秦家主的重视,她已经付出了这么多,为何还在泥泞挣扎?

    李嫣然不甘心。

    忽然,李嫣然变得疯狂,她把头埋进泥里,双肩不停抽搐,竟是低声笑出了声儿。

    父亲答应了她,一定会杀掉夜轻歌。

    这么多年,父亲想要杀的人,从未活下来过。

    当然,她也清楚,夜轻歌在落花城的地位,墨邪与阎狱以及那个该死的燕小七,是如何维护夜轻歌。

    再者,夜轻歌是三剑灵师,李总管既然打算对夜轻歌出手,就要做好有去无回的准备。

    为了让夜轻歌死亡,李嫣然不惜交出父亲的命。

    笑声止住。

    清风掠过,夜凉如水,这一方天地,出奇的安静。

    李嫣然起身,笑得张狂。

    她沾满泥泞的手,指着夜菁菁挑衅的说:“是啊,我就是要杀了夜轻歌,若非是她,公子怎么会这么对我?还有阎烟,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你想杀我吗?”

    李嫣然双眸微微睁大,那一瞬,眸色清澈见底。

    她歪着头,眉眼弯弯,面颊露出笑容,“来啊,来杀我啊,你们幽冥岛的人,不过是生活在阴暗之处的可怜虫,也敢公然动我落花城的人?你不想活了就来啊!”

    李嫣然哈哈大笑。

    她料定了夜菁菁不敢杀她。

    夜菁菁若是杀了她,城主绝不会坐视不理。

    这关系到幽冥岛与落花城在四星大陆的尊严地位。

    李嫣然仿佛一时之间,精明了许多。

    夜菁菁目光薄凉,看着李嫣然像跳梁小丑一般,在她面前张牙舞爪,耀武扬威。

    的确,她要是在落花城杀人,便是不把永夜生放在眼里。

    岛主派她跟一号离岛,是搜寻证据,以及找出其他图谋不轨的人,万万不能节外生枝。

    但——

    夜菁菁抬眸,眼中杀气肆意弥漫。

    她的脚底,升腾起黑色烟雾。

    黑雾像是魔障,以肉眼可见的惊人速度,迅速蔓延扩散。

    黑雾在长空中化作手臂粗的藤蔓,紧紧缠绕着李嫣然的身体,把李嫣然高高抬起。

    李嫣然扭动四肢疯狂挣扎,她忍着恶心,紧咬下嘴唇。

    藤蔓犹如毒蛇巨蟒,严丝密合的黏着她。

    空气愈发的稀薄,李嫣然大口大口的呼吸。

    李嫣然看着夜菁菁的眼,心脏跌进恐惧之中。

    夜菁菁起了杀心吗?

    不,她不敢!

    李嫣然还在坚持,垂死挣扎。

    她的那些力量,在夜菁菁面前就是纸老虎,一碰就散。

    李嫣然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强者的较量,她毫无招架之力。

    “住手吧。”旁侧,响起一道极其低沉的声音。

    夜菁菁转眸看去,黑夜下,一道身影背对着明月星辰朝她走来,在三步左右的距离停下。

    那人眼瞳藏青色,淡漠如水,另一只眼则被黑布罩着。

    夜菁菁曾在书上看过,此人像书上形容的独眼海盗。

    不同的是,此人被黑布遮住了一部分脸颊,剩下裸露在外的,英俊,清贵。

    夜菁菁双手环胸,她似是没有看到蛇葬的存在,走向李嫣然。

    迈动双腿走路的过程中,夜菁菁拔出了长虹剑。

    长虹剑架在李嫣然脖颈上,利刃冰凉的触感,毛骨悚然,李嫣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李嫣然求救的看向蛇葬。

    蛇葬一言不发。

    有他在,夜菁菁不会杀李嫣然的。

    可夜菁菁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夜菁菁手执长虹剑,剑刃一下又一下,轻拍李嫣然的脸。

    “李嫣然,听好我的话,从今往后,你最好不要离开落花城,只要你踏出城门一半,你的命就属于我的了。”夜菁菁说。

    李嫣然窃喜。

    夜菁菁勾起唇角,便见她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挑起长虹剑,咻咻两下,把李嫣然一头柔顺秀丽的青丝,全部削断。

    准确来说是剃光。

    明月之下,光溜溜的一个大脑袋,格外滑稽。

    “啊!”李嫣然尖叫出声。

    夜菁菁在李嫣然的右脸,划了一刀。

    “你……”

    夜菁菁转身,剑指蛇葬,“欠我一个人情,记好了。”

    夜菁菁快速离去。

    她在蛇葬身上,感受到了异常强大的力量。

    最重要的是,她认识这个人,不过现在看来,蛇葬不记得她了。

    两年前的那一面,因是独眼,瞳色又为藏青的原因,夜菁菁很快就想起来了。

    李总管要对夜轻歌下杀手。

    与其在李嫣然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干净利落的走。

    来日方长,不愁杀不掉。

    她已经在李嫣然身上留下印记,只要李嫣然敢出落花城,就不能活着回去。

    落花城内,她奈何不了,落花城外,她想杀人,剑出无回,饮血方归!

    夜菁菁往外走的同时,紫黑的瞳色渐渐变回墨黑。

    夜菁菁娇小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捆绑着李嫣然的黑色藤蔓,犹如一阵烟,消散在空中。

    李嫣然失重,措不及防的摔在地上。

    “咳……咳咳……”

    李嫣然被泥味呛得咳嗽几声,她抬眸朝前看去,救她之人,已然不见。

    李嫣然垂眸,欣喜若狂。

    她听父亲描述过此人,此人常常进出秦家,与秦家主关系很好。

    秦家主果然重视她了,都让人来救她了。

    李嫣然低头,看见一地黑发,李嫣然怒得胸腔此起彼伏。

    李嫣然双手摊开,掌心朝上,一滴滴血落在手上。

    李嫣然抬起手,放在脸上,一阵刺痛,她的手犹如触电般缩了回去。

    她引以为傲的秀发和容貌,全被毁了。

    李嫣然凄声哀嚎,沙哑似厉鬼,打破魏府的祥和宁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