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43章 李嫣然的变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李嫣然浓妆艳抹,脸上的粉儿足足有三层厚。

    比之之前的愤恨怒火,李嫣然现在自信满满,宛如换了一个人。

    她朝四周看了看,目光落在墨邪身上,而后踩着步子朝轻歌这一桌走去,面颊浮现淡淡的笑。

    李嫣然站在桌前,倒了两杯酒,其中一杯推到轻歌眼前,“夜姑娘,之前在城主府,我误以为你作弊,特地罚酒一杯,跟你道歉,喝了这杯酒,我只希望从前不管有什么新仇旧恨,都能忘个一干二净。”

    李嫣然识大体,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她这样说,轻歌还就真得把这一杯酒给喝了,否则传出去那就是小肚鸡肠。

    轻歌目光如刀似剑,扫视着李嫣然。

    李嫣然很不对劲,与从前判若两人,自信精明了许多。

    轻歌不相信一个人短时间内会有这么大的改变,这段时间里,李嫣然一定经历了什么

    轻歌端起酒杯,两杯酒碰过之后,轻歌抿了一口。

    这酒水里没有问题,李嫣然当真是诚心敬酒吗?

    “夜丫头,小心点她。”魇的声音骤然响起。

    轻歌眼底一道光束稍纵即逝。

    果然如她所料,李嫣然有很大的问题。

    “她体内有一丝黑暗元素。”魇说,“跟普通的黑暗元素不同,她体内的黑暗元素,让我察觉到了危险。”

    轻歌挑眉。

    她终于知道李嫣然的自信源头来自于哪里了。

    “秦家一直跟幽冥岛的人合作半人半兽之事,这段时间里,秦家一定用了幽冥岛的某种秘法使在李嫣然身上,这样做了,秦家主就会特别重视她……”

    以往李嫣然在秦家,虽然深受秦家主的赏识,但地位到底不如正儿八经的千金小姐。

    自小养成的贵族气息,那是李嫣然没有的。

    往外说了,李嫣然就是个奴才的女儿。

    那李嫣然也就是个低贱的奴才,因为如此,李嫣然的自卑压抑在心底。

    现在李嫣然的自信光华,由内至外的盛放。

    黑暗元素种植在李嫣然体内,秦家主一定会重视李嫣然。

    有了底气,李嫣然不惧任何人。

    轻歌勾了勾唇角。

    她无心跟李嫣然争锋相对,只要李嫣然不咄咄逼人,她也不会把事情做的太绝。

    当然,碰之底线,触之逆鳞,则杀无赦。

    李嫣然把空杯放在桌上,长指捻着手帕擦了擦嘴角酒渍,“夜姑娘果然名不虚传,是痛快人。”

    李嫣然转眸看向墨邪,媚眼如丝。

    墨邪起身,端着酒杯走向阎烟。

    “阎姑娘,听说你前几日生了小病,康复了吗?”墨邪问。

    轻歌远远望着墨邪,墨邪出现后就一直跟她保持距离,她还是闻到了墨邪身上的脂粉味道。

    轻歌心中已经起了疑虑。

    墨邪很古怪,他身上的那些伤痕,真的是自残吗?

    轻歌一直以为墨邪得了抑郁症方面的疾病,可与墨邪接触过后,轻歌有所疑惑了。

    或许,墨邪在利用抑郁掩盖着什么不想让她知道的事!

    阎烟望着突然过来的墨邪,有片刻受宠若惊的惊慌。

    这个男子,将来有可能成为她的未婚夫……

    “墨公子。”

    阎烟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两人站一起,郎才女貌,羡煞旁人。

    李嫣然见此,脸上的笑意维持不住了,像是被寒冰封住,表情渐渐僵硬。

    轻歌斜睨了眼李嫣然。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李嫣然以为自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已经刀枪不入了,能够成为夜轻歌的对手。

    殊不知,戴在脸上的面具,最容易破碎。

    这比她想象的还要脆弱。

    阎烟与墨邪两人之间的事,最近落花城也有谣传。

    阎家与城主府,很早之前就有过婚约,可惜的是,永夜生的那个儿子,死在大火之下

    虽然矛头证据都指向阎家,但很多人都默默以为,纵火行凶的人,是魏家魏老。

    墨邪这一次的主动,让一些八卦的人蠢蠢欲动。

    其他世家家主,暗中思考落花城的格局变化。

    城主府与阎家结亲,可不是一件小事。

    墨邪与阎烟都是落花城的风云人物,两大天才!

    看着这一幕,李嫣然恨得牙痒痒。

    李嫣然强装镇定,提起夜光水晶酒壶,想要给自己倒一杯酒,不停颤抖的手出卖了她的紧张。

    轻歌面色淡然。

    从墨邪的举动,可以看出墨邪已经警觉李嫣然的改变了,为了转移李嫣然的怒火,墨邪才去阎烟那里。

    他总是这样,处处维护着她。

    那份情谊,两人从不说破。

    至少,在墨邪面前,轻歌很轻松,没有任何的愧疚感。

    墨邪愿一生守护她,为了墨邪,轻歌也可以付出性命。

    如此,足矣。

    “娘亲,我来啦。”

    一道甜甜的声儿响起,燕小七一路小跑过来,一把抱住轻歌。

    燕小七后边是不停擦汗的侍卫二狗,生怕燕小七这儿摔了那里撞了,“我的小祖宗,你慢点儿,慢点儿……”

    燕小七在轻歌身上蹭了蹭,裂开嘴笑,仰起头看着轻歌,“娘亲,我好想你啊,爹爹让我专心修炼,都不让去找你,我就天天等啊。”

    “娘亲,你想我吗?”燕小七眼泪巴巴,小嘴唇都撇歪了,眼圈说红就红。

    轻歌愣了愣,揉了揉燕小七地脑袋,“娘亲很想你。”

    燕小七拍开轻歌的手,“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轻歌的手僵在空中,目光闪了闪。

    燕小七又一次的扑进轻歌怀里,“是不是我不去找娘亲,娘亲就不要我了,就当我不存在了?”

    周围的人都看向此处,一脸惊讶。

    以往燕小七从大街上拉过许多女人认娘亲,从未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发自内心。

    轻歌不会安慰人,只得轻拍燕小七后背安抚她。

    这些日子,轻歌疯狂修炼,观看落花城各大势力的详细资料,剩下的空余时间,就是在想姬月回了妖域吗……

    她的确忘了燕小七。

    燕小七抬起脸,眼泪像水哗哗的流。

    轻歌慌了神。

    她对小孩最没办法了。

    轻歌把燕小七抱在腿上,说:“以后娘亲只要一得空,就去找你。”

    “真的吗?”燕小七抽了抽发红的鼻子。

    轻歌给燕小七倒了杯水,喂给燕小七,“绝对真。”

    燕小七脸上的笑,犹如花儿般绽放。

    小孩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