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42章 人生如此无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墨邪走后,吴紫灵坐在亭子上恋恋不舍的望着墨邪背影,久久不能回神。

    她的双眼里闪耀着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光芒。

    吴紫灵双腿特别的疼,就连站起来都很困难。

    “看够了吗?”吴紫灵身后传来低沉暗哑的嗓音,吴紫灵的灵魂都处于惊悚的状态。

    她回头看去,不知何时,魏离站在她的身后,一副高高在上冷漠如冰的姿态,冷冷的看着她,眼中扫过一丝狠戾。

    吴紫灵下意识往后挪动,满眼都是恐惧。

    她的害怕刺痛了魏离,让魏离暴戾的很,心里特别烦躁。

    “我是厉鬼吗?你这么怕我?”

    魏离勾起冷笑,凑到吴紫灵面前,腰部弯曲,俯下身,两张脸近在咫尺,彼此的呼吸听都能听得清楚。

    魏离伸出手用力掐着吴紫灵下巴,控制住吴紫灵,逼问:“你喜欢墨邪?”

    吴紫灵拼命地摇头,泪如雨下,“我没有……”

    魏离突然凑过去,双唇相碰,酥软的触感让魏离浑身发烫。

    他想,把这么一个人留在身边,貌似也不错。

    可想到方才吴紫灵看墨邪缱绻流离的眼神,魏离就满腔怒火,用了不少力道,吴紫灵的唇儿被咬破,血腥味在唇齿间蔓延。

    嘴上传来的痛感让吴紫灵惊呼出声。

    这一张嘴,魏离顺势而上,攻城掠地,搅个天翻地覆,血腥之味更是让他疯狂,理智几乎全部丧失。

    吴紫灵疼的眼泪不停的往外冒。

    魏离的手,放在她的衣领口。

    吴紫灵瞪大眼睛,抓住魏离手腕,支吾不清且万分焦急的喊:“别……不要在这里。”

    吴紫灵越是这般说,魏离越是不肯。

    刺啦。

    衣裳撕裂了一大半,魏离将那遮羞的亵衣全都撕裂。

    脚步声响起,复又停下。

    吴紫灵看着亭外,眼睛瞪得特别大。

    墨邪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吴紫灵。

    墨邪离去后,想到亭子那里比较偏僻,吴紫灵孤身一人又没有丫鬟,双腿还走不动来,便想着接她走。

    毕竟,吴紫灵算是轻歌的一个朋友。

    然而当他回来看到这一幕,墨邪颇为尴尬。

    他自然能够认出那男人是魏离,想不到魏离平时待人温和有礼,在这方面却如此粗鲁。

    墨邪一瞬间就能想到,吴紫灵与魏离从来没有感情讯号,这一切,应该是吴父的想法。

    吴紫灵眼睛非常的红,她紧攥着魏离的衣服,心在滴血。

    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样。

    她恨不得找个地洞,一头扎进去。

    吴紫灵闭上眼,不敢去看墨邪。

    她跟墨邪没有任何关系,可正因为那卑微的喜欢,让她觉得自己如尘埃。

    “墨兄。”魏离放过吴紫灵,嘴角挂着一抹红血。

    吴紫灵嘴角破了。

    “魏公子好雅兴,我不打扰你们了。”墨邪道。

    魏离搂着吴紫灵的腰部,不让墨邪看见。

    墨邪走的很干脆。

    魏离看着吴紫灵紧闭的眼,恼羞成怒,扯开吴紫灵最后的衣摆……

    “啊——”

    墨邪走在前方,身后传来吴紫灵痛不欲生的喊声。

    墨邪不为所动,脸上没有过多表情,疲惫无神。

    他这几日,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灵魂与身体的双重折磨,若非意志坚定,只怕他早就寻死了。

    不过,中了落花毒后,还能坚持到现在不让人发现,墨邪怕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墨邪在想,这会儿轻歌已经到了会客大厅,这里不是北月帝国,她没有能说话的人,应该会一个人喝着小酒,乐得自在。

    想至此,墨邪消瘦的脸上露出笑容。

    许久之后,亭子里的两人停了下来。

    吴紫灵昏了过去,脸上全都是泪痕,魏离眼神柔和了些许。

    他脱下外袍裹着吴紫灵瘦小的身体,随后抱着吴紫灵往回走。

    浴池里,魏离帮吴紫灵把身体洗干净,再拿着凝露膏,抹在伤处。

    凝露膏清清凉凉,

    吴紫灵皱起眉头,她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

    魏离把吴紫灵放在榻子上,换了新衣服,转而走出去。

    不多时,丫鬟小跑进来照看吴紫灵。

    丫鬟掀掉盖在吴紫灵身上的毯子,眼睛都红了,“公子他太狠了。”

    吴紫灵睁开眼,睫翼颤了颤。

    她一点力气都没有,全身上下,哪哪都疼。

    吴紫灵眼神空洞,泪水潸然流出。

    她的不堪,让墨邪看到了。

    吴紫灵紧紧攥着双手,她没有资格去恨魏离,毕竟是她遵从父命先招惹魏离的,又有什么资格谈恨。

    她只是觉得,人生如此无趣罢了。

    吴紫灵浑身都疼,尤其是双腿,根本不能下榻。

    吴紫灵躺在榻子上,闭上眼睛。

    如若是夜轻歌,那样神奇的女子,一定不会这么屈辱的活着吧。

    吴紫灵无比的羡慕。

    这个时间段,魏离已经到了会客大厅,他春风满面,心情甚好,看不出一丝阴霾的存在。

    墨邪来时,碰到了阎狱,与阎狱跟轻歌坐在同一桌。

    坐在此处的还有阎时秉。

    阎时秉一直找机会跟轻歌说话,轻歌冷冷淡淡,阎时秉热情如火。

    “轻歌,听说你喜欢喝酒,我父亲也就是你舅舅,虽然不善酒力,但这么多年收藏了不少好酒,改日你来阎家尝尝。”阎时秉说,双眼格外真挚。

    轻歌与阎家的关系紧张不明,其他人都清楚,就算言谈时,也会刻意的回避。

    这阎时秉倒好,直接捅破了这层纸。

    轻歌看向阎时秉,阎时秉睁大眼,黑如宝石的双眸望着他。

    轻歌指腹摩挲着图腾精致的酒杯,思绪千回百转。

    阎时秉真的是这么单纯的人?

    生活在杀人不吐骨头的阎家,如今阎家内讧,阎时秉在这个节骨眼上找到她,真的是因为所谓的亲情?

    若是如此,阎时秉这么多年,为何不来找她?

    她初来落花城时,阎时秉为何没去听雨轩?

    轻歌眼神出奇的冷寒。

    她不相信任何人。

    笑脸背后,是刀山火海般的可怕陷阱。

    轻歌察觉到一道视线,转头看去,李嫣然走了进来。

    与平时的温婉素雅不同,今日的李嫣然,一袭红色长衫,玲珑锁骨特意露了出来,腰部把上下分成两截,一抹轻纱下白皙柔软的腰肢若隐若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