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39章 年少成天才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连好几日,落花城都很平静。

    但,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宁静时分。

    墨邪神出鬼没,一连好几日不见踪影。

    城主府内两大姑奶奶,夜菁菁与兰无心,分别来自幽冥岛、血族,都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即便是落花城普通贵族,也不敢招惹,谁知下一秒会不会天降横祸。

    张家这几天,气氛凝重。

    一夜之间,张家公子消失不见。

    张家长辈们把这笔账,算在李嫣然身上。

    那日晚宴,李嫣然出了洋相,颜面尽失,平时贵族千金们的小聚,她也不敢参加,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躲在秦家避风头。

    秦家主卧病在床。

    落花城内的人,都在想阎烟与夜轻歌的战帖之事,想着最后谁会是胜利者。

    其实明眼人都明白,夜轻歌的实力,特别的强,她曾经能够抵下永夜生十个攻击,光是这一点,阎烟就做不到。

    但阎烟是落花城的天才,许多人先入为主,认为夜轻歌赢不了阎烟。

    然而,晚宴过后,夜轻歌轻松拔出长虹剑,风青阳有意让她成为炼器工会下一任会长,他们相信,夜轻歌能够赢阎烟。

    可,他们却认为夜轻歌目中无人,一来落花城就点燃三把火,杀鸡儆猴,想要取掉阎烟的臂膀。

    殊不知,恼羞成怒心思歹毒的人并非夜轻歌。

    是她阎烟想要卸掉夜轻歌的臂膀。

    听雨轩内,轻歌盘腿坐在湖边,专心修炼。

    她必须尽快突破四剑灵师。

    一旦突破,她便要屠杀军回来,成立魔兽帝国,四星大陆第六大势力。

    轻歌没有急于求成。

    虽然她希望修炼的速度可以更快一些,但也知脚踏实地才是强大。

    姬月在轻歌身上留下的青紫消的差不多了,隐约还是能够看到一些暧昧痕迹。

    修炼完毕,轻歌一身的汗。

    阳光照耀在她如花似玉的脸上,她虚眯起眼,被汗水打湿的白发粘在脖颈上。

    轻歌皱起眉头,无比的懊恼。

    她与姬月两次肌肤之亲,都是在她意识不清的情况下。

    简直不要太亏!

    轻歌想着,等到了妖域,第一件事就是把吃的亏给睡回来。

    嗯。

    如是想着,轻歌就有了很大的动力。

    若姬月知道她心中想法,怕是要雷的吐血。

    初秋。

    日上中天,风带凉意。

    轻歌起身,浴池里洗涮汗水,换上一条水蓝色长衫,带着白媚儿乘坐马车前往魏家。

    扶希留在听雨轩看家。

    今日魏大公子魏离的生辰,宴请了许多人。

    听雨轩也收到了魏家的请帖。

    轻歌知道魏家的兵力分布图,清楚魏老韬光养晦,等待全军出击直捣黄龙的那一日。

    她想要见见魏老。

    纸上资料太多,终不如一见。

    马车内,轻歌翻看着明月囚歌。

    看到一半,轻歌面色严肃凝重了起来。

    书上写到,生死一劫,九死一生,难以渡过,渡劫成功之人,凤凰于飞,龙翔苍穹,八荒六合起震荡,失败者,十八层地狱,入地府,淬灵魂,永世不得超生,占卜世家万年史记载,世间仅有一人渡过生死劫,其他人,全都以失败告终,哪怕是凤栖尊后,也葬身于生死劫难。

    父母同为占卜师的后代,新生儿满月那天的子夜,取婴儿半身血,可暂时抵御生死劫,增添些许气运,但,依旧无法阻止劫难的发生。

    马车平稳行驶在街道上,见是听雨轩的马车,周围的修炼者全都让道。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夜轻歌就已在落花城立足。

    年少成天才名!

    轻歌拿着明月囚歌的手,攥紧了几分。

    她终于明白云月霞与释音为何要她去找赤羽炼制催魂丹与生命药剂了。

    根据明月囚歌的记载,云月霞与释音同为占卜师,他们的孩子,拥有某种神秘力量。

    等她们孩子出生,满月那天取走一半的血,让轻歌喝下,能为轻歌添加气运,为渡生死劫做好一丝准备。

    云月霞用生命药剂让自己怀孕,因为生死劫是在半年后发生,云月霞等不及十月怀胎,才想到催魂丹,怀孕数月就能生下孩子。

    催魂丹有很大的副作用,服下催魂丹要生的孩子,比正常婴儿虚弱十倍不止。

    等满月之时,放掉孩子一半的血,这孩子也活不下去了。

    显然,云月霞与释音商量过,也打算不要这孩子。

    孩子的出生,只是为了让轻歌渡劫时平安几分。

    更何况,那只是虚无缥缈的说法。

    即便轻歌喝了婴儿半身血,又如何?

    就能安全渡过生死劫了吗?

    不!

    不能!

    轻歌眼眶微红。

    她闭上眼,不言。

    马车内的气氛怪异着。

    “王上,怎么了……”白媚儿问。

    轻歌把明月囚歌递给白媚儿,白媚儿低头看去,看到那几行字。

    白媚儿何等聪明。

    她睁大眼望着轻歌的侧脸,轻歌情绪起伏,但她压在心底,没有表现出来。

    “云娘与释音为了王上,竟然要这么做!”白媚儿呼吸急促。

    白媚儿不明白,云月霞与释音,为什么要做出这么大的贡献。

    催魂丹让婴儿有后遗症,云月霞身体也会产生变化,往后说不定就怀不上了,更是有其他不稳定的副作用。

    仅仅只是为了给夜轻歌增添一丝气运而已。

    这是怎样的无私?

    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白媚儿留在夜轻歌身边的这段世间,看到了许多从未见过的感情。

    他们互相扶持,为了情谊,可以付出生命,让灵魂开花。

    白媚儿想到自己的从前,她就是个奴才,主子让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

    她没有这种体验。

    她想知道,被人拿命护着,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马车停在魏家门前。

    轻歌睁开眼,道:“媚儿,信给赤羽送过去了吗?”

    “已经送出去了。”

    “嗯。”

    “……”

    “王上,你打算怎么做……”白媚儿问。

    “既然他们执意如此,那就顺了他们的意。”轻歌扯了扯脸皮,笑了笑,说。

    “你真的要他们……”

    白媚儿还想说什么,轻歌收起笑,看了她一眼,白媚儿噤若寒蝉,声音戛然而止。

    王的心思,不可揣测。

    她,越规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