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34章 这是小宝宝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听到轻歌肯定的回答,释音与云月霞相识一笑,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轻歌故作淡然,看向云月霞时,扫过一抹深邃。

    生命药剂,催魂丹……

    “半年后的生死劫,我会注意的,眼下我敌人众多,也不知劫难从谁而起。”轻歌道:“冥千绝,秦家,兰无心,幽冥岛,都不可掉以轻心。”

    云月霞点了点头,转而感叹道:“轻歌,你的敌人太多了。”

    轻歌眸光微闪。

    强者的征途,在这个过程中,往往会树立许多敌人,唯有把那一个个敌人全部解决,她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她不急。

    急在一时,鲁莽而冲动,反而难成大器。

    她一旦决定出手,必然成功,否则蛰伏暗处,伺机而动,一击毙命。

    轻歌脊背深陷檀木椅背,屋外小湖水声响起,一阵阵风灌入听雨轩,树叶泛黄铺了一地,转眼便是春秋。

    两世,她走过许多个四季。

    但此时此刻,轻歌心情甚好。

    她浑身乏力酸痛,嘴唇甚至有些红肿。

    虽说她意识不清,但好似半醉半醒,能够依稀记起某些欢愉。

    灵魂的沉浮震悚。

    她从未与人如此亲密接近,仿佛两个灵魂,已经融为一体,分不开彼此。

    轻歌的衣裳并不严实,反而宽松,一身紫色衣裙,裙摆绣着云纹,锁骨露出,柔软若隐若现,倒没呼之欲出那么夸张,香肩如雪白皙,可惜四处皆是青紫,难以想象,在此之前,她经历了怎样的暴风雨。

    “云娘,留下来吃晚饭?”轻歌问。

    “不可,秦家那老狐狸,城府极深,为人谨慎,若非他病倒,我也不能出来,离开太久引人怀疑就不好了,不过一杯茶的时间还是有的。”云月霞端起一杯浮云茶。

    静下心来,不谈正事,云月霞才看到轻歌身上的青紫。

    云月霞目瞪口呆。

    跟在夜轻歌身边这么多年,她自然清楚夜轻歌是何等的重情重义,既然已经决定跟姬月走过一生,便不会与其他人暧昧,可……

    这只能说明,姬月来过。

    公子姬月,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他的强大堪称四星第一天才,他的妖孽容貌,这世间万千的男男女女都不及。

    释音眼神一瞥,尴尬的轻咳一声,而后收回视线,眼神飘忽的看向云月霞。

    云月霞回头一看,释音的目光无比暧昧。

    云月霞:“……”

    云月霞脸色微变,喝了口茶。

    虽说释音过于粘人,甚至比她年纪小许多,但对她的那份宠爱却没任何掩饰。

    她曾是北月的废后,是北月皇不要的女人。

    遇到释音,是她三生有幸。

    至少,释音从未嫌弃过她,想到她曾经受的苦难,只有心疼。

    云月霞抿着唇,唇角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勾起一抹笑。

    轻歌看到云月霞二人的互动,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释音年纪小,她总是怕释音年轻气盛,跟云月霞合不来,许是一时新鲜,时间过后看着云月霞纹路诸多的脸会生起厌恶。

    如今看来,是她多虑了。

    优秀的人,不分年龄。

    云月霞喝完几杯茶后,跟释音离开听雨轩。

    望着云月霞与释音的背影,轻歌想起冥幽。

    许是恼羞成怒,现在冥千绝对冥幽下了追杀令。

    他想杀了冥幽。

    冥幽得知此事,病情加重,身体愈发糟糕,已经撑不住多久了。

    云月霞说,冥幽现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有十八天在睡觉。

    越是这样睡,冥幽的身体越糟糕。

    扶希趴在桌上拨弄着茶杯,他看见轻歌身上的青紫,犹如触电般猛然收回视线。

    扶希虽是少年,奈何大街小巷皆是卖小黄书的,带坏少年郎。

    扶希一张脸,憋得通红。

    白媚儿看着扶希,微微一笑。

    “姐姐,姬公子来了吗?”扶希问。

    轻歌放下茶杯,“来了。”真是个坏人,睡完之后就走,这笔账她先记着,以后可得好好跟姬月算算,最起码得睡回来才不算亏。

    “姐姐以后会有小宝宝吗?”扶希好奇的盯着轻歌的小腹,问。

    轻歌对上扶希天真烂漫的眼,与平时的故作老陈截然不同。

    说到底,他还是个孩子。

    “会的。”轻歌笑着,手不由放在小腹上。

    曾经,她以为自己会孤独一生,不需要儿孙满堂,孑然一身多自在,她不惧黑夜寂寞。

    可,在遇到姬月,享受两情相悦的欢爱之后,她偶尔会期待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这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改变。

    闲暇时,她曾也跟姬月讨论过,孩子该像谁好点,又或是男娃女娃。

    姬月说:“女孩儿好,像你,爱屋及乌也会宠着她。”

    姬月不在乎孩子,甚至不想要,毕竟十月怀胎,辛苦的是夜轻歌。

    她已经够累了,不愿她再辛苦。

    但她肚子里若真是出来了一个小东西,他必然欢天喜地开心的不能自己。

    此时,姬月与熙子言穿过位面隧道去了妖域,在那放逐之地占山为王。

    从此往后,他只能看着画像表达如狂思念。

    听雨轩内,下人搬来文房四宝,扶希拿着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半刻钟过去,扶希拿着纸摊开在轻歌面前,喜滋滋问:“姐姐,你看,像吗?”

    “这是?”轻歌看着纸上的一坨浓墨,满头雾水。

    “这是小宝宝呀。”扶希天真的说。

    轻歌:“……”

    白媚儿喝了口茶,听到这话,险些把嘴里的茶水给喷出来。

    姬月与夜轻歌的小宝宝……

    白媚儿看了看画上难以言说的东西,打了个冷战。

    轻歌嘴角抽抽,若非得知扶希毫无坏心,只怕一脚把扶希给踹出去。

    若她真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别说其他人,她自己都要吓个半死。

    “不喜欢吗?”扶希失落的低下头。

    “喜欢,这个,我就留下了。”轻歌拿过纸,叠好,放进虚无之境。

    总归是扶希的一片心意。

    一瞬间,扶希的心情阴转晴,笑得眉眼弯弯。

    这时,侍卫走进来,禀报轻歌:“夜姑娘,不祥之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