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32章 那一刻,她热泪盈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第1532章 那一刻,她热泪盈眶

    轻歌潜入池水底部,放空灵魂。

    肌肤如雪白皙。

    见此,姬月心脏骤然一缩,他遁入水内,握住轻歌的手,搂住她的腰。

    一丝暧昧的火焰,凭空燃起。

    轻歌冰冷的四肢,已经上升了温度。

    她下意识攀附姬月的脖颈,双眼惺忪慵懒,她的脸颊,已然分不清泪水与池水。

    散发芬芳清香的花瓣漂浮在水面,水内,春光旖旎。

    轻歌在水底下意识张开嘴,姬月却是趁虚而入,一亲芳泽,吻住那心心念念已久的红唇,柔柔软软的触感,让姬月几乎疯狂,那冰冷硬石的心,此刻尽然化了。

    轻歌意识迷离,她想要清醒,却像是千杯烈酒过后,脑子无法独立思考。

    然而,她忍不住的靠近姬月。

    那一刻的缱绻缠绵,她无比的贪恋。

    唇齿间的火热,像是灌入了岩浆。

    温热的水抚过肌肤。

    轻歌渐渐感到窒息,胸腔内已没了空气,在水下难以呼吸。

    姬月不断渡气给她,他一言不发,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表达他的思念。

    他恨不得,将她融入心脏,骨髓,不再分离。

    他甚至不敢去回想,没有她的这段日子,这些个日日夜夜,他是如何独自一人熬过来。

    在妖域,他不断麻醉自己,从不休眠,只为达到足够的高峰。

    每到深夜,他走进禁地密室,看着满屋子她的画像,裂开的心,终于不再那么痛苦。

    只要能见到她,哪怕一刻,不论付出多惨重的代价,他都愿意。

    正因为这种入骨的思念成狂,熙子言才会每时每刻留意四星大陆的动静,只要有任何的缝隙可钻,他都会带姬月来四星大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爱情。

    他不懂。

    当姬月搂着轻歌浮出水面,激起水花的那一刻,城主府密室内,发疯的墨邪无人制止。

    他冷血残忍,不受控制。

    他一头又一头撞在墙上,直到额头血肉模糊。

    他看到边沿摆放着蜡烛,直接抢过,将蜡烛上的火,烫在肩上。

    嘶——

    嘶——

    火烧皮肉发出的声音。

    这心惊肉跳的一幕,周边侍卫都不敢上前,他们清楚,他们阻止不了一头恶狼。

    至于熙子言,则很是疑惑。

    他曾见过墨邪,桀骜不羁潇洒倜傥的一个人,何至于如此落寞?

    墨邪究竟经历了什么?

    密室的门打开,永夜生带着人进来。

    永夜生释放出灵气,直接将墨邪震碎。

    如此,才安静了许多。

    永夜生眼神幽邃的望着墨邪,摇了摇头,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青光。

    永夜生派人把墨邪抬起,再一次用铁链锁住。

    像狗一样。

    同时,听雨轩内,浴池当中,动作幅度太大,导致水花四溅,涟漪骤起,浮于水面的花瓣,全都堆积在一起。

    水声哗啦,姬月将轻歌抵在大理石台的边沿。

    他的吻落在轻歌额头上,而后是眉眼,鼻子,唇,脖子……

    所谓热情似火,一路下滑。

    他恨不得在女子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种下属于他的烙印。

    姬月动作难得的温柔,所过之处,将冰寒肌肤带热,似电流窜过轻歌的四肢百骸,引起一阵阵的颤栗。

    轻歌眼神迷离妩媚,平日的清冷似冰全都融化,她的脊背抵着冰冷的大理石,身前却是烈火岩浆。

    她咬着下嘴唇,微侧着脑袋,面颊染上绯红之色。

    她只觉得,灵魂漂浮在激流的深海上,浮浮沉沉,像是溺水。

    水灌入她的口腔,身体已经酥软。

    似无数蚂蚁,轻啃她的身体。

    她的全身,都是青紫痕迹,或是亲吻,或是轻咬,每一处,都没放过。

    轻歌面色如红,她突地一口咬在姬月肩膀,用足了力,咬破了皮,一丝丝血液透出来。

    姬月眸色暗沉,一红一紫的眼眸,妖异似魔。

    轻歌皱着眉头,像是吃不到糖的稚童,不断搂着姬月,双手胡乱游走。

    她不知自己在做什么,却想着更接近。

    她仰起头,睁大眼,委屈巴拉,“我好难受啊。”

    姬月见过她凤临天下的姿态,见过她风华无双的气质,也看过她心狠手辣时的残忍。

    然而,他想,此刻的夜轻歌,是他一个人的,这样的夜轻歌,只有他能看到。

    姬月满心欢喜,高兴的不能自己。

    他的灵魂几乎都要出窍,飞上那九重天儿,欢快的跳起了舞。

    轻歌还在扒拉着姬月的衣裳,但双手笨拙,哪有平日的精明样。

    姬月极力隐忍着,看着一道道青紫之痕,眉眼浮现起满足的笑。

    “歌儿,吻我。”姬月凑在轻歌耳边厮磨,他的嗓音尤其沙哑,低沉,磁性。

    轻歌睁大眼,似懂非懂,她勾着姬月脖颈,生生碰在男人的唇上。

    就这样僵持了许久,轻歌依旧不知所措。

    她半懵半懂,轻舔了舔,却又不知下文如何。

    姬月见此,不再等待,反守为攻。

    他紧紧拥着轻歌,轻咬耳垂。

    那一刻,轻歌身体瘫软在姬月怀中。

    水声不停响起。

    水花溅的很高。

    轻歌垂着眸,像是陷入无边黑暗,唯有希望伴随身侧。

    那一簇簇火焰燃烧着她,让她沉沦堕落。

    她即便为王为帝,却始终不懂世间情/爱,但姬月不同。

    水花渐渐变小。

    姬月亲吻着女子的眉睫,温柔,动心。

    轻歌意识醉熏,当她睁开眼,眼前哪里有姬月。

    轻歌头疼欲裂,只当又是一个梦。

    她看向四周。

    浴池边沿,放着一张水晶制成的贵妃榻,边沿镶嵌着价值连城的宝石。

    轻歌躺在榻上,一条乳白色绒毯盖在身上,修长双腿,雪白香肩与锁骨裸露在外。

    轻歌坐起来,却觉得浑身都疼,软弱无力,骨头架子好似都要散了。

    轻歌掀起绒毯,黑眸紧缩。

    她的身上,四处都是青紫。

    不,不是梦!

    他来了。

    只不过又走了。

    轻歌愣在贵妃榻上,她朝四周看去,她似乎都能闻到,这个房间内,满满的都是属于姬月的味道。

    “魇,他是不是来了?”轻歌问,声线在颤抖。

    魇似是睡了一觉,也不清醒,“我刚才突然睡着了。”

    即便没有肯定答案,但轻歌能够断定,姬月来过。

    那一瞬,她热泪盈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