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竞天择,燕家主,你是聪明人,话不多说,点到即止,剩下的你自己也能看明白。”

    轻歌看了眼马车外,天色墨蓝,清晨的第一缕曙光洒落下来,照耀在她的脸上。

    一张妖孽的脸,此时分为两部分。

    白皙无暇,另一边则是镶嵌着血魔花纹路。

    轻歌脸上扬起一抹笑。

    沿着燕家门前的街道往前,没有尽头。

    但她能看到远方与那天之巅峰。

    “夜姑娘。”燕复平出声。

    轻歌回头看去,便见燕复平端起桌上酒杯,朝着轻歌微微一敬,而后一口饮下,“我先干为敬了。”

    一旦把酒喝下,就相当于燕复平与夜轻歌在一条船上了。

    有燕家的支持,轻歌事半功倍。

    她想创建第六大势力,永夜生得知,绝不会让她肆意妄为,终有一日,她会成为永夜生的死对头。

    至于魇,支撑他活下来的唯一信念便是仇恨。

    他要杀了永夜生。

    如此,他才能魂飞魄散,骨架成灰。

    “燕家主早些歇息。”

    达到目的,轻歌不停留,她跃出马车,几起几落间消失在燕复平视野。

    马车帘子垂下来,燕复平坐在马车内,看着桌板上的酒杯酒壶,陷入深深沉思之中,一时半会儿都难以回神。

    燕复平靠着软垫,闭目小憩,想起夜轻歌方才所言,久久不能回神。

    他此刻终于惊醒,落花城内,掌握全局的并非永夜生,也不是祖爷,而是这个不足二十岁的小姑娘。

    深谋远虑,心思之深,让燕复平感到害怕。

    燕复平喘气声微微加深。

    他在拿燕家几万人的性命去赌,全压在夜轻歌身上。

    祖爷威仪阎家底蕴不可及。

    魏老心机韬光养晦引人思。

    唯有燕家,是永夜生的眼中钉,实则,燕家是最不可能挤兑城主府的人,然而,那三大主要经营的生意,绝对不能交给永夜生,或是让出去。

    “夜轻歌,你不要让我失望。”燕复平语重心长的长吁一声。

    于燕复平来说,既然喝下这杯酒,他就会拿着燕家所有底气,支持着夜轻歌。

    哪怕会得罪永夜生跟血族。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燕复平不是鼠辈,虽说人到中年,志气尽丧,但夜轻歌让他重拾起了干劲。

    此刻,轻歌回到了听雨轩。

    扶希坐在门外长廊的栏杆上,靠着柱子昏昏欲睡。

    扶希耷拉着脑袋,突地一头朝前栽去。

    轻歌瞳眸紧缩,一个箭步掠至扶希面前,把扶希抱在怀中。

    扶希在其胸前蹭了蹭,睡眼惺忪,眼眸睁开一条缝儿,看向轻歌,喃喃着:“姐姐,你回来了?”

    “王上,小希一直在等你。”白媚儿打开房门,说。

    轻歌点点头,抱着扶希走进房间,进了被窝。

    这一场晚宴,虽说没有勾心斗角,但尔虞我诈少不了,尤其是那些讥讽,嘲笑。

    轻歌搂着扶希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当中已经有了个大概。

    城主府,魏家、阎家、燕家。

    在此之外,还有个不确定因素就是秦家。

    水滴子之后,秦家主没有空去找驯兽岛的麻烦。

    轻歌紧抿着唇。

    希望刑荼蘼能够知道她的用心良苦。

    若非为了刑荼蘼,她绝不会把脸撕破。

    等秦家主回过神来,势必要疯狂打击报复她。

    整个四星大陆,心思最多的便是永夜生跟魏老。

    祖爷实力深不可测,轻歌内有丹火和血魔花,还有参悟的虚无境,即便是永夜生在她面前,也隐藏不了一点儿实力。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轻歌想,她便能窥测到任何人的实力。

    但她感受不到祖爷的灵气波动,世人也不知祖爷实力如何,就连魇都窥测不到。

    轻歌很好奇,祖爷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难不成,比永夜生还高?

    若是如此,落花城内,阎家的地位将超越城主府。

    但祖爷年纪已大,修炼起来,难度是永夜生的十倍,故此,没人相信,祖爷的实力能超过永夜生。

    在世人眼中,永夜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深思之中,轻歌陷入沉睡。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两世的路途交织在一起,那身着红袍妖孽俊美的男子站在路的尽头,朝她伸出手,若隐若现的阴影之下,男子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意。

    迷雾层层,轻歌迈动颇为僵硬的双腿,走向姬月。

    一条路,变成一座桥,桥下是无边无际的深海,深海波澜起伏,倒映出那一轮镶嵌在天际的红月。

    水月镜花。

    红月冉冉升起。

    轻歌脚步飞快,朝姬月狂奔而去。

    她满腹委屈,所有疲倦,这一刻似乎全部释放。

    不为人知的坚强,看似钢筋铁骨……

    轻歌扑进姬月怀里。

    突地,姬月化作一缕红烟,消失。

    轻歌扑了个空。

    她站在桥上,月光将身影拉得落寞孤寂,她皱起眉头,迷茫的看着四周。

    “轻歌,爹爹在诸神天域等你。”耳边响起一道声音。

    轻歌朝旁侧看去。

    夜惊风!

    是父亲。

    她极力的睁大眼看过去,她看不清夜惊风的脸。

    轻歌朝夜惊风走去,眼底深处衍生出眷恋亲情的一抹神往。

    就在此时,轻歌身后响起女人的声音,满是痛苦无奈,“轻歌,救我,救救娘亲。”

    轻歌眼前的夜惊风,化作一堆沙,洒在地上。

    轻歌蓦地回头看去,四面八方,全是囚笼,一根根牢固坚硬的铁柱内,女子脚踝蜷缩在里面,满面泪水,曾经的无双风华此刻全部消散!

    轻歌想起当初的屏风世界。

    她心惊肉跳着,眼眶深红。

    那些囚笼,落进桥下的深海。

    轻歌看了看天,她眼神空洞,双膝一软,无力地跪在桥上。

    她匍匐在地,闭上双眼,将灵魂放空。

    身后,响起脚步声。

    轻歌猛地挺直脊背,站起身子回头看去。

    入眼是一双猩红的眸子,嗜血,残忍,仿佛是万丈悬崖下的曼珠沙华。

    寻无泪!

    寻无泪蓦地出现在轻歌面前,伸出手,掐住轻歌的脖颈,将轻歌高高提起,五指不断收拢。

    轻歌体内的空气,逐渐稀薄。

    她愈发窒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