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27章 祖爷怒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紫灵往药粉里灌入灵气,顿时,那药粉与马车内的空气融为一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地侵蚀着魏离。

    吴紫灵的心脏在疯狂颤抖,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她没有退路。

    身为吴家小姐,她必须做出牺牲。

    她不挣扎,只是有点遗憾罢了。

    她宝贵的贞洁,不能交给自己喜爱的男人。

    魏离坐在一侧小憩,仔细看去,他的五官犹如雕刻,冷硬坚毅。

    许久过去,突地,魏离睁开一双眼睛,深深的看着吴紫灵。

    吴紫灵吓了一跳,脊背生出了寒意跟冷汗,她不断的往后挪动身体,直到抵在了马车壁面。

    “你在算计我?”魏离的声音很冷,彻骨的寒气。

    他靠近吴紫灵,赫然伸出手,狠狠掐着吴紫灵的下颌,迫使吴紫灵抬头。

    吴紫灵双手紧攥,她很害怕,也想退缩,但她的身体不受控制,除了颤抖,再也使不上任何力气。

    魏离双眼弥漫着一层猩红的雾对,像是即将黑化的魔兽。

    为之疯狂。

    魏离不断凑近吴紫灵,吴紫灵睁大眼睛。

    男人触碰那柔软红唇,而后蓦地用力一咬,鲜血的味道在唇齿间满眼开,吴紫灵吃痛,下意识的挣扎。

    魏离放过了她,眼神里充斥着鄙夷,“既然你这么下贱,那我就顺了你的心意,若你觊觎我魏家的地位,赏你一个小妾做还是可以的。”

    魏离愠怒。

    吴紫灵已经下了药,还是一剂猛药,若不合欢,后遗症很强。

    吴紫灵一把推开魏离,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药剂深入身体,不仅是魏离,就连吴紫灵也浑身发烫,热的想扯开衣裳,可她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控制住了自己的双手。

    吴紫灵只觉得这马车,是地狱。

    魏离伸出手,蓦地撕裂吴紫灵的衣裳,春/光一大片,魏离的双眼暗了暗,小腹处的火焰正熊熊燃烧,犹如火山喷发,不可收拾。

    吴紫灵攥着衣领压低脑袋,像只受伤的小绵羊。

    她脑海里,全都是墨邪,那个风华无双的男人。

    她没有阎烟的高傲和李嫣然的利益之心,只是单纯的爱慕而已,却知配不上,不敢把心中想法说出来。

    今晚过后,她再也没有资格提及墨邪了。

    吴紫灵抬起脸看向魏离,眼眶里蓄满泪水,她紧紧咬着下嘴唇,双手抓着已经被撕裂的衣裳。

    魏离一愣,而后讥讽的道:“既已决定当婊/子,又何必立牌坊?惺惺作态的像什么样。”

    吴紫灵不说话。

    “老李,停下来。”魏离突地道。

    车夫闻言,停下马车。

    魏离手指马车外面,眼神如冰,淬着吴紫灵,“若真不想要,就立马滚出去。”

    魏离用强大的灵气和意念,压制着媚药的发挥。

    吴紫灵望着马车帘子,她体内已经有了药剂成分,今晚必须解决,与其找其他人,倒不如是魏离。

    最起码,她完成了吴父交代的任务。

    吴紫灵闭上眼,松开手,她将最后一层亵衣扯掉。

    肤如凝脂,白皙似雪。

    见此,魏离再也压抑不住那股子火儿,朝吴紫灵压去。

    吴紫灵失去理智,但,始终在不停的哭着,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魏离看的烦,索性扯过一块软布,盖在吴紫灵眼睛上。

    毫无感情,只是发泄,各取所需而已。

    马车行驶在落花城的街道上,车夫老李听着马车内传来的"shen yin"声,只有一瞬的诧异,之后回归平静,还刻意放慢了马车的速度。

    与此同时,祖爷、阎烟等人皆已回到了阎家。

    阎烟回到自己的房间,心情特别烦闷。

    她前脚进屋,下一刻便有侍卫敲门。

    “何事?”阎烟打开门,问。

    “大小姐,祖爷有请。”侍卫说。

    阎烟脸色骤变。

    她今天似乎惹祖爷不高兴了。

    阎烟收拾好心情,走到祖爷的院子,站在祖爷门前,抬起手欲要敲门。

    半握的手放在门前,最后缩了回去。

    阎烟心里忐忑。

    面对祖爷,她始终有一种敬畏感。

    “进来。”屋内传来祖爷威严的声音,阎烟心脏咯噔一跳。

    阎烟犹豫片刻才走进屋内,祖爷坐在椅上背对着阎烟,旁侧香炉燃起袅袅烟雾,阎烟脚步沉重的朝祖爷走去。

    “祖爷。”阎烟在祖爷身后停下。

    啪!

    祖爷站起来,转身之际,反手一掌重重甩在阎烟脸上。

    因劲道十足,阎烟连连后退,发髻都乱了,她捂着火辣辣痛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祖爷。

    “祖爷,我……”

    “跪下!”

    不等阎烟把话说完,祖爷手中拐杖朝地面一砸。

    阎烟灵魂微颤,而后曲起双膝猛地跪在地上。

    她瞪着地面,红了眼眶。

    祖爷往后走了几步,拿着拐杖高高举起,砸在阎烟后背,每一下,都没留情。

    十下拐杖之后,阎烟身体软弱无力,彻底瘫倒在地,微微张开的嘴喷出大量的血。

    她趴在地上,看向祖爷。

    祖爷翻脸无情,眼神冷漠的很。

    “我用心栽培你,是希望你成才,未来成为阎家的顶梁柱,而不是玩弄一些小聪明。”祖爷喝道:“你尚未经过我的同意,私自与夜轻歌下战帖,城主府晚宴,你话里藏刀暗讽夜轻歌与燕复平,你就那么想跟夜轻歌比较?夜轻歌未来有可能成为炼器工会的会长,一来落花城就搭上了燕家,与九流世家的关系都很和谐,除了六大世家不太平之外,她都做的很完美,你除了嫉恨不甘,还能干嘛?你能拔出长虹剑吗?就算拔出了,你又能拱手让人吗?”

    “不,你不能。”

    “今晚你就跪在这里,好好反省,何时心静下来了,何时就能走。”

    “……”

    烂泥扶不上墙。

    祖爷满眼都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祖爷走后,屋门紧闭。

    阎烟独自一人跪在地上,下巴上全是血,脊背上青紫了一大片。

    阎烟精神恍惚。

    片刻,阎烟瞪大眼,眸中充斥着不甘

    此时,落花城,燕家门口。

    马车停下,侍卫二狗抱着燕小七进了府内,燕复平还坐在马车上。

    “应该快来了……”燕复平喃喃自语。

    说罢,一阵风闪过,一道人影掀起车帘进了马车内。

    轻歌坐在软垫上,双腿交叠,端起桌板上的一杯酒,“看来燕家主等候多时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