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23章 做妾,你也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晚宴上,李嫣然对夜轻歌的敌意,太明显了。

    曾经,李嫣然的一切示好,墨邪全部忽视,却也没做出让李嫣然下不来台的事。

    可今日……

    墨邪双脚停下,双眼深寒的望着李嫣然。

    那一刻李嫣然的心在颤抖,她一直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

    她始终认为,终有一日,墨邪会成为她的裙下臣。

    她陷在交织的美梦里不可自拔,期待成真的那一天。

    然而,夜轻歌的到来,像是一盆冷水,彻底浇在她身上,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这几日,她惶恐不安。

    她绝不能失去墨邪。

    不仅仅是这个人,还有未来城主这个身份,她全都渴望,却不可及。

    尤其是今日,她那么狼狈,身为女子,一个书香气质的人,她竟敢当众脱衣。

    她那么狼狈,夜轻歌凭什么可以耀眼?可以风光万丈?

    看着夜轻歌拔出长虹剑的瞬间,看着夜轻歌跟风青阳谈笑风生,看着燕复平对夜轻歌赞赏有加,李嫣然嫉妒的发狂。

    李嫣然红唇微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她是个聪明的人,她知道,这些日子她对夜轻歌的排斥,已经引起墨邪不满,再这样下去,她最后一丝渺茫的机会,也都烟消云散。

    噗通——

    李嫣然弯下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抓着墨邪衣裳,抬起头来,满面泪水,哭的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是个男人都会心动。

    墨邪却是面无表情,冷漠疏离的眼神像是两根针,狠狠扎进李嫣然的眼球里。

    李嫣然将尊严踩碎,卑微如尘埃。

    她哭泣着,张开嘴,只有呜咽的哭声,她满脸内疚,哭的眼睛都肿了,却别有一番韵味。

    那一颗巨大的树后,走出一人,是张家公子。

    张公子躲在暗处,望着李嫣然低声下气的样子,不由攥紧了双手。

    他身为世家公子的高傲,在李嫣然这里,全都粉碎,毫无尊严可言。

    他付出所有的好,李嫣然视若无睹。

    那墨邪不肯看她一眼,她却追着不放。

    张公子低头,他的手断了一指,医师用干净的雪色软布包扎着。

    虽然服食了止血止痛的丹药,软布依旧溢出了血迹,伤口处隐隐作痛。

    张公子抿唇垂眸,树叶垂下的阴影覆盖了他脸,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公子,我错了,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太爱慕公子,才会挤兑夜姑娘,可我没有坏心……”李嫣然紧攥着墨邪的袍摆。

    墨邪额上溢出冷汗,身体微颤,他在忍耐着某种极致的痛苦。

    墨邪垂眸看着李嫣然攥着他袍摆的手,皱了皱眉头,衍生出一抹杀气。

    他自小不喜欢与女人接触,正因为如此,家中两老和北月帝都的人们,还以为他是断袖之癖。

    墨邪紧抿着唇,妖孽的脸上泛现一丝丝戾气。

    体内的落花毒和疼痛感,墨邪已经无法忍住,李嫣然却还在哭哭啼啼,不让墨邪回到院子。

    墨邪咬着牙。

    头一次心烦。

    李嫣然说个不停,满腹委屈要倾诉,“公子,请原谅我,我以后不会再做这种出格的事了。”

    李嫣然心里清楚,她最好的武器是软弱,她已经如此落魄狼狈,唯有借此博得怜悯,她才能重新振作起来。

    李嫣然想的很好,然而墨邪软硬不吃,也不领情。

    墨邪不予理会,往前走了几步。

    落花毒发作,他很痛苦,灵魂身体脏腑心脏备受煎熬。

    “公子,你还在怪我吗?”李嫣然睁着一双深红的眼睛。

    墨邪眼前景象已经开始模糊,听着李嫣然柔软之声,墨邪只觉得异常聒噪,像是有无数只乌鸦在耳边不停的叫,烦得很。

    李嫣然抬起手,自以为柔弱可怜的擦拭掉眼角的泪痕。

    墨邪眉头宛如打了死结般狠狠皱着,氤氲着可怕的戾气。

    他的血液逆流,好似魔鬼,丧失了理智。

    李嫣然突地抱住墨邪双腿,“公子,从你来到落花城的那一天,我就爱慕着你,只要能嫁给你,哪怕做妾,我也愿意。”

    “做妾,你也配?”墨邪双眸血光闪耀。

    他抬起腿,一脚踹在李嫣然身上,顿时,李嫣然滚了出去。

    李嫣然擦伤多处,头上的珠钗全都乱了,落了一根金簪在地上。

    李嫣然回头,不可置信。

    墨邪竟然这般粗暴的对待她。

    墨邪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他看不清,隐约能够找到李嫣然的位置,攥着李嫣然脖颈,五指收拢。

    “给我滚。”墨邪一字一顿,声声如寒冰淬骨。

    躲在暗处的张公子见此,连忙跑了出来,“墨邪,放开她。”

    李嫣然感到窒息,张开嘴,说不出话,双手握着墨邪的手腕。

    墨邪体内的疼痛感不断加深,他把李嫣然甩出去,李嫣然砸在那颗巨大的树干上,而后身体往下滑落。

    墨邪回头朝院子里走去,跌跌撞撞。

    有侍卫看到,连忙过来扶着墨邪。

    张公子走到李嫣然面前。

    李嫣然额头撞到树身,好大一块狰狞伤口,不止青肿,还渗出了血迹。

    张公子满眼心疼,擦去李嫣然额上的血。

    李嫣然皱着眉头,脑子里嗡嗡嗡,片刻过去才回过神,她回头看,墨邪已不见踪影,眼前只有张公子。

    李嫣然不耐烦,一把甩开张公子,朝外走去。

    张公子连忙跟上。

    “嫣然,他不要你,我要你。”张公子急忙说。

    李嫣然停下脚步,回头,怒不可遏:“谁说公子不要我了?你能不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套假惺惺。”

    今日发生的事,李嫣然还没来得及消化。

    张公子站着不动,神情呆滞。

    他所做的一切,在她眼中,全是假惺惺?

    张公子瘫倒在地。

    而后,他起身跟在李嫣然后边。

    他没了家,只有李嫣然。

    李嫣然满肚怒气,见张公子穷追不舍,便寻到了发泄口。

    她捡起地上的柴木棍,朝张公子头上砸去,宛若疯狗。

    城主府偏僻的一角,平日文静的姑娘,此刻癫狂,将十几年的卑微,转换成怒气发泄出来。

    李嫣然释放了所有,忽然觉得很轻松,背上的那座山,没了,常年戴在脸上镶嵌肉里的面具,也破碎了。

    李嫣然哈哈大笑。

    这才是她的真面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