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16章 临阵脱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兰无心的理智召回。

    她冷冷的看着永夜生,全然没了方才嚣张的气焰和肃杀。

    五剑灵师,她不是对手。

    即便放眼血族恐怕也就老祖宗能够与之匹敌,老祖宗说过,血族要想重见天日,永夜生是个关键,若能拉拢,事半功倍,哪怕不能成为盟友,最好也不好得罪。

    兰无心收敛了气势,嘴角两侧的獠牙也慢慢缩小,直到看不见。

    “兰长老,老祖宗怕是不愿看到兵戎相见的一幕,今日晚宴,十几年来,青阳大师第一次出现,兰长老请给分薄面。”永夜生淡淡的道。

    永夜生中年之态,却从骨子里透出了儒雅之感。

    面对兰无心的戾气,他选择的是保留兰无心的全面,身为一城之主,除了心狠手辣之外,也得八面玲珑。

    “城主客气了,我自然不会与小人一般见识,当然,账这种东西,还得记着。”兰无心阴狠双眸转向轻歌,“夜轻歌,不详,今日看在城主的面子上,我留你一命,他日必然取你们二人狗头。”

    兰无心眼中红光乍现,一双眸子,宛如有鲜血在流动,惊悚可怕。

    没人敢与之对视。

    那样一双瞳眸。

    夜菁菁挑了挑眉,回头看去,不屑轻蔑,“就你?”

    轻歌瞥了眼兰无心,随后继续与风青阳讨论夜惊风年轻趣事。

    兰无心的狠话,像是跳梁小丑最后的垂死挣扎,那么可笑。

    兰无心脸庞扭曲,双眼愈发的赤红。

    口角之争,无伤大雅。

    永夜生回到位置上,祖爷看向永夜生,道:“城主可真忙。”

    永夜生笑着摇头,“现在的孩子,都是年轻气盛的,动不动就要杀人。”

    祖爷笑了笑,突地,敛起笑容,一脸严肃望着阎烟,“稍后你亲自去跟夜轻歌说,解除战帖之事。”

    什么!

    阎烟蓦地抬头,她方才被祖爷责罚了一番,脸色白的很。

    听到祖爷的话,阎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祖爷把她的骄傲自尊置于何地?

    下战帖之人是她,临阵脱逃之人也是她,要落花城的那些千金少爷们如何讨论她?

    若是祖爷亲自去说,她摆出一副不愿意的态度,阎烟还是能够接受的。

    可不知为何,祖爷忽然改变主意了,要她亲自去说。

    不。

    泼出的水,无法收回。

    不到最后,怎知她不能卸掉夜轻歌的胳膊呢?

    阎烟眼底泛起一丝狰狞之色。

    祖爷望着阎烟,甚是失望。

    大丈夫能屈能伸,有能之人,何惧一时的埋汰?

    夜轻歌走到这一步,历经无数风浪,漫天讥讽,那些名声,夜轻歌何曾在意过?

    想来,这就是阎烟跟夜轻歌的区别。

    祖爷叹了口气。

    阎家付出代价,花费大量钱财,也难以栽培出一个天才,只不过堆积出了他们的骄傲而已。

    除此之外,毫无作用。

    祖爷满眼失望。

    曾经站在巅峰,辉煌如风的阎家,要没落了。

    后辈的不争气,阎家底蕴的挥霍,终有一日会成空。

    祖爷内心,深深的叹了口气。

    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老了啊。

    琉璃台子上,阎狱身长玉立,站在台上看着四周众人,等待着下一个挑战者来拔长虹剑。

    水晶框架碎裂,便走来一名侍卫,充当架子,捧着长虹剑。

    其他人虽想来试试看,但三大世家和血族挑战过后,还有幽冥岛跟城主府没出手,其他人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抢了他们的抢了风头,

    燕家这一桌,风青阳笑了几声,与轻歌说道:“丫头,你可不知道当年我们几个发生过多有趣的事,你父亲被世人称之为战神,他率领屠杀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到之处,百姓跪地膜拜欢迎,再年轻点,你父亲去极北,遇到一头高等魔兽,几个回合下终于战胜,然而你父亲竟然不想跟魔兽契约,而是要把那魔兽烤了吃了,那魔兽吓得疯狂逃命,从此往后,可能都对人类有阴影了……”

    风青阳笑的甚是夸张,但他声音好听,似泉水缓缓流淌着。

    轻歌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那就是她的父亲,苍生心中的战神,四星大陆的英雄。

    这一生,夜惊风唯独亏欠夜青天。

    风青阳又道:“你别以为你父亲有多勇猛,你知道他怕什么,他怕蟑螂跟老鼠,当初一只蟑螂跑进了屋子里,他吓得一晚上直哆嗦,要你娘抱着才肯睡。”

    提及阎碧瞳,风青阳眼中有一丝落寞。

    那样好的女子,谁不喜欢呢?

    他、夜惊风、北月皇三人,多年的好友,在同一个时间段遇到阎碧瞳,皆是一见倾心。

    阎碧瞳独爱夜惊风。

    轻歌非常的惊讶,还有这种事儿,夜惊风竟然害怕蟑螂。

    轻歌裂开嘴,笑出了声。

    墨邪转头望着轻歌,那一刻,春暖花开,岁月静好,他的视线只落在她身上。

    风青阳又与轻歌讲了一些有关夜惊风的趣事,最后,风青阳看向夜菁菁,“不详,你怎么不去试试长虹剑?”

    “长虹剑?不感兴趣。”夜菁菁说。

    琉璃台上,长虹剑突地震颤了一下。

    斗笠轻纱下,风青阳两眼深思。

    轻歌浅笑。

    夜菁菁如当初一样,喜爱甜食,坐上的糕点全被夜菁菁扫空。

    “长虹剑很厉害的,说不定它就是你的了。”风青阳继续引诱。

    夜菁菁回头看了眼长虹剑,道:“白送给我,也不要,放在身上麻烦着。”

    长虹剑又震颤了一下。

    众人无奈。

    他们那么宝贝的长虹剑,她竟然这么的不屑一顾!

    城主永夜生笑着站起,“青阳大师,这长虹剑如此稀奇,我倒要看看,以我的力量,能不能将他打开。”

    风青阳道:“城主,长虹剑择主,不在力量,而是机缘。”

    永夜生旁侧,祖爷问:“城主就这么想要长虹剑?”

    “只是想试试,长虹剑是不是真的那么玄乎而已,祖爷多想了。”

    永夜生掠过长空,落在琉璃台。

    阎狱将长虹剑交给它。

    众人诧然,三大世家派出的人,都是年轻一辈,城主五剑灵师亲自上阵,未免太不公平了。

    他们相信,五剑灵师出马,拔出长虹剑,那岂不是轻轻松松之事?

    宾客们,满脸失望,方才的雀跃与兴奋,烟消云散。

    他们没有机会了。

    长虹剑是城主府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