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13章 长虹,花落谁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魏大公子的实力,能与阎烟齐名,实力还在阎烟之上,就连他,都打不开长虹剑……

    不仅如此,长虹剑与剑鞘之间,甚至未出现一丝裂缝。

    众人都开始重视了。

    所谓有缘者,没那么容易。

    “接下来,谁要来试试?”阎狱将长虹剑放在琉璃台子的水晶框架上。

    众人面面相觑。

    除非三大世家和城主府的人全部挑战过了,其他人才有资格上台。

    故此,六世家和九流之人,心里都期盼着三大世家的人,打不开长虹剑,如此,他们才有拔出长虹剑的机会。

    无数人盯着那把剑看,心脏砰砰乱跳,生怕长虹剑就那么被人打开了。

    他们还没有挑战过呢。

    “九哥哥,我来我来。”燕小七笑眯眯,屁颠屁颠地爬上琉璃台子。

    “小七也想试试看?怕是得用上吃奶得劲儿。”阎狱拉着燕小七走上台子,伸出手捏了捏燕小七肉嘟嘟的脸颊。

    “我要拔出长虹剑,然后送给娘亲。”燕小七侧着脑袋笑,天真烂漫。

    难以想象,适才面对李嫣然与阎烟时,燕小七何等的强硬,伶牙利嘴。

    阎狱把长虹剑递给燕小七,“有些重,拿稳了。”

    长虹剑是普通剑的十倍重,燕小七在修炼方面有天赋,但在不运用灵气的情况下,想要轻轻松松拿起长虹剑,有些难。

    果然,燕小七抱住长虹剑后,有些重,她脚步踉跄几下,险些摔倒。

    阎狱见此,拿住长虹剑。

    “这么重?九哥哥,你帮我拿着剑鞘好不好?”燕小七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他。

    燕小七一身粉衣,脸颊白皙,皮肤柔嫩得仿佛能凝出水来,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瞳眸漆黑有神,脑袋两侧扎着两个小包子,可爱的很。

    “好。”

    阎狱单手拿着剑鞘,剑柄处朝着燕小七。

    燕小七双手抓住剑柄,用尽全力一拔,长虹剑非但没有动静,燕小七手一松,摔了个底朝天。

    燕小七眼圈红了,她揉了揉屁股,并没有泄气,再度站起,拔!

    依旧徒劳无果。

    她拔不动长虹剑。

    燕小七急红了眼,她还想打开长虹剑送给娘亲呢。

    娘亲肯定会很高兴的。

    燕小七不相信,再次去扒,摔了一身灰。

    阎狱看着试图拔出长虹剑的燕小七,微微愣住,燕小七很认真。

    “小七,回来了。”轻歌突地出声,朝着燕小七面带微笑。

    “可是……”燕小七看了看长虹剑,很不甘心。

    轻歌不说话,就那样看着燕小七。

    “好吧。”燕小七撇了撇嘴,走下琉璃台子,朝轻歌一路小跑过去。

    燕复平看了几眼轻歌,燕小七这孩子,被她抓得死死的。

    为何?

    但他相信,燕小七有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作为父亲,他自然清楚,燕小七不是稚童,她的想法常人无法窥测。

    燕小七一把猛地扑进轻歌怀里,轻歌揉了揉她的脑袋,燕小七仰起头,抬起脸,一双眼睛聚满了泪,“娘亲,小七好没用,没能打开长虹剑。”

    轻歌恍惚,诧异着。

    燕小七一口一声娘亲,她只当是童言无忌的玩笑话,没有当真,燕小七几次拥护,她也只是心怀感激而已,可是看着燕小七深红的眼圈,她甚是心疼,又很疑惑。

    不过见过几次面而已,她被认作娘亲,据她所知,以往在落花城,燕小七乱认娘亲的例子,数不胜数,还把人家黄花大闺女绑回家放在燕复平的床上。

    可,她是不同的。

    轻歌倒了一杯水,安慰燕小七,擦掉燕小七眼角泪痕。

    “小七若是喜欢,为娘等等就去把长虹剑取了,好不好?”轻歌说。

    她一声为娘,雷倒多少人。

    噗嗤!

    墨邪正在喝酒,朝着旁侧直接喷了出来,喷了侍卫一脸,侍卫那叫个委屈儿。

    至于其他人的关注点,则在夜轻歌所说的长虹剑上。

    她想拔出长虹剑?

    痴人做梦!

    阎狱与魏大公子都不能,她凭什么?

    “老邪,你不去试试?”轻歌看着墨邪,问。

    “等父亲去吧,他一个五剑灵师都打不开的话,我去也没啥用。”墨邪喝了口酒,说。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什么屠血刀,什么长虹剑,他统统不在乎,他只要夜轻歌炼制的兵器。

    轻歌斜睨了眼墨邪,再看了看夜菁菁,燕小七还坐在她腿上,扶希在旁侧大口吃肉。

    白媚儿如同婢女,站在一旁。

    吴紫灵跑去吴家那一桌了,跟吴才谈天说地,不亦说乎。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

    可惜的是,她的虚无之境里,没有了那个狂妄自大的男人,火焰狼在沉睡,坐在她身旁虎视眈眈的敌人,不再是夜雪姐妹,而是兰无心、李嫣然……

    每个阶段,都要历经不同的敌人。

    轻歌冷笑。

    三大世家年轻一辈,都去了台子上拔长虹剑。

    可想而知,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有人心不甘,想多试几次而已。

    此时,阎烟上了琉璃台子。

    她势在必得,信誓旦旦。

    她看着水晶框架上的长虹剑,眼中闪烁着异彩,只要得到这把剑,她就不用收回战帖,狩猎场上,便能战胜夜轻歌,再正大光明的拿了夜轻歌的臂膀。

    除非夜轻歌跪下来乞求她。

    她高傲的像个女王,不屑一顾。

    夜轻歌,她不放在眼里,连与她匹敌的资格都没。

    穷酸地方的落魄国王,有何资格在她面前嚣张。

    阎烟的心脏,疯狂跳动。

    她一定要拿到长虹剑。

    这是她翻盘的唯一机会。

    阎烟咽了咽口水,看向阎狱。

    阎狱站在琉璃台子一边,不想搭理她,战帖之事,让阎狱太失望了。

    阎狱非要袒护那个夜轻歌。

    阎烟一肚子气。

    万众期待。

    阎家的天才,自然是不同的,兴许,她会给众人带来惊喜。

    祖爷微笑着,她非常器重阎烟,只可惜,阎烟格局太小,在这一点上,阎烟永远比不上夜轻歌。

    阎烟伸出手,握住剑柄,她闭上双眼,提起灵气,甚至将炼器的精神之火,覆在整条手臂上。

    她拼尽一起,拔!

    剑鞘,一如原样。

    阎烟睁开眼,闪过一丝慌张。

    她继续拔,依旧没用。

    很轻的嘲笑声响在阎烟耳边,阎烟脸色透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