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05章 青阳大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风青阳的到来,引起轩然大波。

    风青阳是四星第一炼器师,尊贵的地级炼器师,他的天赋实力,无人可及,诸多新手炼器师,都崇拜他,敬佩他,希望成为他那样的炼器师。

    这些年,风青阳从未现身,一点儿消息都没。

    如今,风青阳闭关潜心修炼出来的两把兵器,在四星大陆掀起了浪潮。

    屠血刀,长虹剑。

    屠血刀以九千万的价格,被神秘人拍走,长虹剑则在城主府寻有缘者。

    众人都期待着,狂热着,得到长虹剑的人,实力倍增,地位上翻。

    花,究竟落谁家呢?

    不得而知。

    祖爷半眯眸子,“屠血刀那里要加派人手,这长虹剑也不能放过,比之屠血刀,长虹剑寻有缘者,更能正大光明的得到,烟儿,你实力在落花城年轻一辈中能排下前三,一定要为阎家拿下长虹剑。”

    祖爷瞥了眼阎烟,委以重任。

    因幽冥岛插手,屠血刀会被谁拥有,尚不知道,但长虹剑是风青阳亲手交给有缘者,得到长虹剑,说不定还会得到风青阳的重视,其他人在最近几年,也不敢名目张大的抢夺长虹剑。

    祖爷若有所思。

    其他几大世家之人,所思所想,与祖爷相差无几。

    秦家主双目阴鸷,长虹剑,他势在必得。

    屠血刀被他拍下,然而,引来了诸多追杀,幽冥岛也来人了,不过,幽冥岛来的人,不是给他撑腰的那一方势力,秦家主甚至不敢让人把屠血刀带回秦家,生怕引来灾难。

    夜晚,秦家主左思右想,才知自己被三大世家与城主府摆了一道,他们在利用他。

    秦家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他虽有野心,但现在时机未到,羽翼未丰满,怎敢明面上跟三大世家叫板?何况,城主永夜生五剑灵师,分分钟教他做人!

    长虹剑不同于屠血刀。

    一双双眼睛,犹如烈火,盯着风青阳怀里的长虹剑。

    轻歌坐在桌前,与燕复平聊了几句。

    轻歌注意到,风青阳,是将千尘钢赠给她的人,那日,阎烟吴紫灵也在场,只有轻歌能够认出。

    她闻得到他身上的味道。

    自从参悟虚无境后,轻歌六根感知,敏锐的可怕。

    “城主,久仰。”风青阳环着长虹剑,双手作揖。

    他的双手,并未露出。

    世人已忘了风青阳的模样,只记得他炼器成就。

    往昔,风青阳也是四星大陆一大风流人物,引无数少女折腰的存在。

    轻歌仔细观望着风青阳,风青阳与她父亲同辈。

    彼时,风青阳,北月皇,夜惊风三人感情甚好,三人时常在悬崖边上,大风刮过,喝最烈的酒,笑谈天下事,何等痛快。

    可惜,北月皇不过利用而已,登基之后,兄弟之情被他抛诸脑后,杀心可见。

    夜惊风死后,风青阳游走四方,拒见任何人。

    轻歌勾唇一笑。

    兴许,风青阳知道她是夜惊风的女儿,否则又怎会把千尘钢赠给她。

    “青阳大师来落花城,也不早通知我,招待不周,大师不要见谅。”永夜生说。

    “城主客气了,听说城主为义女操办晚宴,我便与阿九商量,借此晚宴,为长虹剑寻主,若此处没有寻到,今晚我便离开落花城,去其他地方。”风青阳道。

    风青阳在炼器方面,是地级大师,但世人有传言,风青阳的修炼实力,深不可测,没人敢打他的主意。

    阿九——

    风青阳私下与阎九的关系很好?

    这,引人深思。

    “大师可要入座,还是?”永夜生问。

    风青阳不喜欢虚的,风行雷厉,怕是不会入席。

    “还有几位贵客要来,我且入席,等待一番。”风青阳朝四周看了看。

    “大师想与谁同桌?”

    听得此话,风青阳游目四顾,每个人心脏咯噔,加快跳跃的速度。

    谁都希望得到风青阳的青睐。

    即便同一桌,说上两句话,都是能够炫耀一辈子的事儿。

    而且,与风青阳交谈,得到长虹剑的几率,说不定会大许多。

    众人屏住呼吸,等待风青阳的选择。

    永夜生垂眸,眼底深沉。

    看来,风青阳十多年没有踪迹,在世人心中,依旧有着崇高的地位。

    风青阳朝着永夜生作了作揖,“城主,我见到故人了。”

    说着,风青阳转身就走,朝阎烟走去。

    阎烟双目瞪大,惊喜。

    她的炼器天赋,在落花城,那可是出了名的。

    她的师父在炼器工会虽然有一定地位,然而,在风青阳面前,却不值一提。

    阎烟咽了咽口水,遏制欣喜之色。

    宾客们也都以为风青阳会坐在阎家这一桌,然而,风青阳走到阎烟身旁,并未停下来,继续朝后一桌走去。

    阎烟提在嗓子眼的心,顿时坠入万丈深渊,衍生出一阵阵寒意。

    阎烟的脸色,可怕。

    阎烟回头,看向风青阳背影。

    风青阳径直往前走,在燕家一桌停下。

    燕复平起身,双手抱拳,“青阳大师,久闻大名,不如一见。”

    “这位是燕家主,燕复平。”阎狱在风青阳身旁,低声介绍道。

    风青阳点点头,“燕家主,幸会。”

    风青阳转头,看向夜轻歌,“惊风的女儿?”

    “正是,家父夜惊风,家母阎碧瞳。”轻歌颔首。

    她是炼器一脉的晚辈,风青阳大师,还是要尊敬的。

    “长虹剑,可想试试?”风青阳问。

    轻歌敛眸,沉默。

    长虹剑,的确很诱人,但她来到四星大陆,十八般兵器,独爱刀,她亲手炼制的明王刀,虽不如屠血刀凶煞,也没长虹剑有名,但,用得顺手。

    明王刀,是杀人的刀。

    她已经习惯了。

    即便长虹剑力量再强。

    众人望着轻歌,倒吸冷气。

    夜轻歌这厮运气好的过分。

    风青阳大师是想要把长虹剑送给夜轻歌吗?

    至此,陷入自我情绪的阎烟,脑海当中灵光闪过,她突地想起,在街道上摆着小摊贩卖长虹剑的神秘人,就是风青阳。

    阎烟咬牙切齿。

    她如一个跳梁小丑。

    风青阳早已打算把千尘钢给夜轻歌,她却在苦苦相争,真是可笑。

    祖爷不着痕迹的打量阎烟,暗暗摇头叹息。

    真是一辈不如一辈了。

    心小,路又如何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