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04章 长虹剑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闻言,阎烟脸色骤变。

    祖爷此时提及阎碧瞳,对夜轻歌又是何种态度?

    阎烟双眼微红,她心里害怕,夜轻歌天赋不比她差,甚至已经突破三剑灵师,这等速度,她不敢媲美。

    若祖爷接纳夜轻歌,她最怕的,还是自己的地位,摇摇欲坠,轰然坍塌。

    她本是家族天才,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她决不允许,半路来的野丫头,抢掉属于她的位置。

    阎烟双眼狠狠眯起,阴郁冰寒。

    祖爷回过神来,望着轻歌,笑道:“孩子,让你笑话了。”

    “祖爷。”轻歌放下酒杯,非常郑重肃然,“我也很想她,即便我从未见过。”

    祖爷怔住。

    她怎么忘了,这孩子是阎碧瞳的血脉,却从未见过自己娘亲,她出生时,父母双亡,丹田破碎,长相丑陋,在夜府,不知受了多少委屈。

    终于,她跨过重重障碍,来到落花城,祖爷顾虑重重,不敢相认,怕给她带来麻烦。

    可,有她祖爷在,谁又敢动夜轻歌?

    奈何,阎家内部,满目疮痍,夜轻歌此时进了阎家,反倒对其不利。

    “孩子,过来。”祖爷朝轻歌招招手。

    轻歌走向祖爷。

    祖爷抬起手,将轻歌的白发,勾至耳后,“你的路,不止于此,好好走下去,若有什么需要的,来找祖爷。”

    “是。”轻歌点头。

    阎烟望着祖爷与夜轻歌的亲昵姿态,心里的嫉妒种子,生根发芽,疯狂长大。

    此时,躺在床上的李嫣然醒来,她不顾张公子的阻拦,穿戴好,来到西院,看见祖爷对轻歌的态度,李嫣然双目刺红。

    凭什么她夜轻歌来到落花城,就能得到一切,尊贵的地位,美丽的听雨轩,燕复平的青睐。

    而她李嫣然,是所有人的笑柄。

    像个风尘女子,被人看个精光。

    所有人看见李嫣然,议论纷纷,指指点点,那轻蔑鄙夷的眼神,看的李嫣然脸都黑了。

    张公子怕李嫣然想不开,一直跟在李嫣然身边。

    轻歌如芒在背,斜眸看去,对上李嫣然仇恨的眼神。

    女人的恨意,往往如此,来的莫名其妙,深入骨髓。

    轻歌轻松自在,朝精神世界,抛入一抹灵魂传音,自我调侃,“天才,总是麻烦不断。”

    魇:“……”

    这厮,何时如此自恋?

    “孩子,你就坐老身这儿吧。”祖爷虽然没有让夜轻歌归入阎家的意思,但对轻歌的态度,非常友好。

    她不让轻歌进阎家,阎家水深,夜轻歌不该来,但她以祖爷的身份,告诫在场诸人,夜轻歌身上,流着她的血,若是出事,不会放任不管。

    “祖爷,我方才可跟城主、轻歌说了,轻歌得跟我一桌才对。”不知何时,燕复平走来,笑了笑,道。

    轻歌看向燕复平。

    被轻歌牵着的燕小七,朝燕复平晃了晃粉嫩的手,“爹爹。”

    燕复平笑了笑。

    “怎么,你还要跟老身抢不成?”祖爷拐杖一压,气势十足,闷哼一声,下颌微微抬起,瞥着燕复平。

    燕复平双手抱拳,“不敢,我可不敢跟祖爷抢人,只是凡事都得讲个先来后到。”

    “燕家主难不成没听过后来居上?”祖爷面无表情,神色冷漠。

    燕复平:“……”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

    “祖爷,燕家主可喜欢轻歌了,轻歌也说好与燕家主同坐呢。”阎烟说:“你看小七,那么喜欢轻歌,一口一个娘亲喊的多甜,燕家主难得喜欢,你可不能棒打鸳鸯。”

    阎烟所言,看似无害,字字珠玑,将轻歌推至刀尖。

    阎烟言下之意,是说燕家主看上了夜轻歌,夜轻歌会得到燕家主青睐,施展的是狐媚术!

    祖爷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阎烟。

    看来,这么些年,她小瞧阎烟了。

    心思不纯之人,修炼一途,难以达到至高巅峰。

    “阎姐姐,我娘亲有未婚夫,我爹爹此生不娶,你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要乱说话哦,不然会被人笑话头发长见识短的。”燕小七听出了阎烟的弦外之音,立马回击。

    只有她能打着童言无忌的名号,保护夜轻歌。

    噗嗤!

    精神世界,魇直接笑喷了。

    这燕小七,可爱的很,若是可以,他倒是想亲亲抱抱举高高。

    燕复平宠溺的看着燕小七,他最疼小女儿,只怕燕小七去杀人放火,他还会在后面鼓掌呐喊。

    燕小七平日笑嘻嘻,难得遇到个喜欢的人,燕复平自然不会阻止。

    前提也是夜轻歌入了他的眼。

    此人,人中龙凤,终有一日,会上天穹,登宝塔。

    阎烟脸色从青变到紫,再到黑,可谓精彩万分。

    她非常喜欢燕小七这个妮子,天真无邪,可爱的很,如今,燕小七为了夜轻歌,竟然呛她。

    阎烟不懂,夜轻歌究竟有什么好。

    燕小七摆了摆手,“算了,阎姐姐,我这回不跟你见识了,娘亲大量,也不计较,不过阎姐姐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哦。”

    说着,燕小七竖起手指,放在嘴边,喊出一个“嘘。”

    燕小七三言两语,最后倒成阎烟的不是了。

    阎烟身体僵硬,脸皮扯动了两下。

    “祖爷,做人不可言而无信,我便去燕家主那儿了。”轻歌道:“轻歌告辞。”

    轻歌带着人,与燕复平,走向燕家酒桌。

    永夜生留了下来,坐在祖爷身旁,“祖爷,我们许久未说过话了,今日来说个够。”

    祖爷黑着脸,“祖爷并不想跟你说话。”

    永夜生:“……”

    这变脸的速度,有点儿快。

    轻歌在燕家酒桌前坐下之际,红毯中央,西院大门,走来两人。

    阎狱与一穿黑衣,戴斗笠的神秘人。

    “青阳大师来了。”

    永夜生屁股尚未坐热,就已站起,朝阎狱二人走去。

    神秘人即是风青阳。

    风青阳怀里抱着一把剑,剑被黑布包的严严实实。

    “青阳大师,小九。”永夜生道。

    “城主大人,青阳大师稍后就走,时间不多,今日青阳大师希望能找到长虹剑主,若是没有,他便会去别处寻有缘者。”阎狱道。

    阎狱说话时,眸光四扫,看见轻歌,朝轻歌淡淡一笑。

    轻歌点了点头。

    两人互动,毫不掩饰,可见感情之深。

    阎烟见此,两眼暗沉森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