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97章 面具下的惊天秘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氛围,渐渐凝固,剑拔弩张。

    李嫣然一脸骄傲,气焰甚是嚣张,与往常,判若两人。

    这场晚宴,她决不能让夜轻歌如愿,否则,往后在落花城,夜轻歌的地位水涨船高,不仅如此,她亦能看出,燕复平有拉拢夜轻歌的意思,若夜轻歌有出色的表现,背后必有燕家支持。

    阎家态度模棱两可,自从夜轻歌来到落花城,入住听雨轩,阎家除了阎九,没什么动作,但,在此之前,夜轻歌来过一次落花城,彼时,祖爷专门召见夜轻歌。

    李嫣然有着不好的预感,阎家祖爷,虽夜轻歌还有感情。

    绝不能这样!

    李嫣然双目阴狠,她的路,还很长,未来,她将会是落花城最耀眼的女人,夜轻歌绝不能阻挡她!

    轻歌站在桌前,面无表情,神色淡漠,眸光扫向李嫣然,眼底深处,闪过一道杀意。

    自从成为暗黑师后,她的半边脸颊生长着幽冥花碎片,她以灵气、煞气克制住黑暗元素,脸上的面具,也是她专门炼制,掩盖住幽冥花图案。

    李嫣然方才指责她作弊,是慌不择路,不得不说,李嫣然到底是个聪明的,知道从面具这里下手。

    她决不能取下面具,不论作弊与否,夜轻歌的面具之下,必有秘密。

    李嫣然找到了夜轻歌的弱点。

    “夜姑娘,把面具取下来吧,证明之后,我们再继续。”秦家主赞赏的看了眼李嫣然,继而道。

    轻歌眼如宝剑,看着秦家主。

    李嫣然得意洋洋。

    “李姑娘,我的面具,从未被人取下。”轻歌直视李嫣然,一字一顿,道:“作弊之言,完全是无稽之谈,想要我取下面具也行,只不过,我自证清白过后,你,是不是得给我一个交代?”

    燕小七探出个脑袋,说:“李嫣然,若我娘亲没有作弊,我就挖了你的眼睛。”

    “放肆。”秦家主怒然。

    李嫣然是他秦家人,理当维护,毕竟,这与秦家的尊严颜面息息相关。

    李嫣然心里颤了下,她看着轻歌脸上的面具,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着见不得人的秘密,否则,夜轻歌不会这么紧张,夜轻歌理直气壮的姿态,不过是声东击西罢了。

    她要揭穿这个秘密。

    秦家主看着轻歌的脸,忽的想到圣龙盘被盗之事。

    他还不敢确定,圣龙盘被盗,是否与夜轻歌有关。

    “小七,这是大人之间的事,你不要插手。”秦家主看着燕小七,说:“童言无忌,接下来,可不能再说这种话了。”

    “秦叔叔,你这叫包庇,秦家人是人,我娘亲就不是人了吗?她凭什么冤枉我娘亲?上位者之间的对话,她李嫣然有什么资格参与?”燕小七冷笑一声,难以想象,这还只是一个小孩。

    燕小七转眸,视线落在李嫣然身上,“我娘亲之父,战神夜惊风,之母,落花阎夫人,义父,城主大人,娘亲的奶奶,更是当初闻名天下,济世救人的鱼圣手,她,一个狗奴才,也敢蹬鼻子上脸?谁给她的勇气?秦叔叔,是你吗?”

    燕小七妙语连珠,丝毫不客气。

    李嫣然脸色愈发难看。

    燕小七搂着轻歌脖颈,而后跳了下来,站在椅上,朝着秦家主笑了笑,“秦叔叔,我年纪虽小,但你也别忽悠我,我今日不以年纪说话,我以燕家千金的身份……”燕小七转头,看向李嫣然,“告诉你李嫣然,只要我燕家在落花城还有一席之地,就轮不到你一个奴才来欺负我娘亲。”

    李嫣然双目通红,顿时,眼眶里聚集了水雾,万分委屈,全都压在心底,她的尊严全都轰然倒塌,泪流满面。

    李嫣然容貌本就温婉,此刻,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心软之人,更是恨不得将这么一个可人儿,揉进怀里,狠狠疼爱。

    一时之间,酒宴上的人,都甚是心疼李嫣然。

    李嫣然清楚,这种时候,以她的身份,不能跟燕小七硬来,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丫鬟为李嫣然擦去泪水,依旧有眼泪源源不断流出。

    燕小七一脸冷漠,她是燕家千金,又岂能天真无邪?

    暗潮涌动,杀机隐隐。

    她也知道,这座城池,有多少人在打她娘亲的主意。

    兴许,有些可笑,但她当真喜欢娘亲的怀抱。

    那种温暖会让她暂时忘了,她是个没娘的孩子。

    一直在观望此处的燕复平,错愕不已。

    燕小七平日嬉嬉笑笑,从未有过如此认真之时。

    燕复平苦笑,他想,即便夜轻歌今晚没有通过考验,为了燕小七,他也会支持夜轻歌吧。

    秦家主脸色剧变,燕小七背后的燕家,他暂时惹不起。

    当然,也只是暂时的。

    秦家主皱着眉头,莫不成,夜轻歌脸上的面具下,当真是见不得光?

    秦家主给了李总管一个眼神,李总管心领神会,手肘撞了撞李嫣然,与李嫣然对视。

    李嫣然心脏微颤。

    事已至此,她决不能退缩,她背后有秦家主撑腰。

    那侧,张公子走来,拿着一方手帕递给李嫣然,他看着李嫣然哭的梨花带雨,心疼不已。

    “夜轻歌,你欺人太甚。”张公子怒了,回头瞪着轻歌。

    “孬种。”燕小七嗤了一声,“欺她李嫣然的是我,冤有头债有主,你若真想当这个护花使者,就来找我,我随时奉陪。”

    张公子眼神变了变。

    的确如燕小七所说,他就是个孬种,他清楚自己的身份,不敢在燕家神威前造次。

    但这笔账,他必然要算在夜轻歌身上的。

    轻歌懂,她只是张公子的出气筒。

    张公子以为,她是好欺负的那个。

    轻歌不言,却是默默望着李嫣然。

    想要她取下面具,可以,那李嫣然也得拿出相应的代价。

    她面具之下确实有惊天秘密,但李嫣然还没那个资格窥测。

    “夜轻歌,你若没有作弊,我愿自断一指。”李嫣然咬了咬牙,狠下心肠,说。

    “很好,李姑娘爽快人,我又怎能扫兴。”

    轻歌说罢,抬起手,伸向面具,没有丝毫的犹豫。

    李嫣然瞳眸睁大。

    夜轻歌这么自信,难不成,她中计了?夜轻歌就当着她这句话?

    不,不可能的。

    面具里,一定有秘密。

    众人,全都想知道,那面具下,有什么。

    秦家主眯起眼睛,圣龙盘里有幽冥花碎片。

    夜轻歌,你最好不要露出马脚,否则,幽冥岛的人,不会放过你。

    当然,秦家也不会。

    秦家主,阴笑。

    夜轻歌,必死无疑,不论用何种方法,他也绝不会让夜轻歌活着。

    那个神秘占卜师说,夜轻歌的存在,会阻碍到秦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