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95章祖爷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姑娘如此豪迈,秦某佩服,那就如姑娘所言,饮尽五坛者,胜。”秦家主看向永夜生,郑重其事:“城主,麻烦你当个见证。”

    五剑灵师永夜生作为见证,就算夜轻歌饮用水滴子走火入魔,筋脉断裂,死在城主府西院,也没人会怪罪他。

    可以说,秦家主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

    然而,他忘了,以他的实力,两坛水滴子,已是极限,过犹不及,五坛下去,他的身体状态,则会变得很糟糕。

    大世家的人,往往如此,尊严颜面,胜于一切,哪怕善于谋略之人,也时常败给虚无的颜面。

    这是他们的弊病。

    轻歌嗤笑,花不多少,捧起一坛酒,仰起头,坛口向下,水滴子如泉涌,入了轻歌的口,咽喉滚动间,冰火两重的水滴子,在轻歌的脏腑流连。

    一坛毕,轻歌面无表情,她将酒坛砸在桌上,看向脸色透白的秦家主,右手轻抬,“秦家主,请。”

    墨邪见轻歌将一坛水滴子喝完,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可见,夜轻歌有所准备,并非鲁莽行事,区区水滴子,奈何不了她。

    墨邪无奈摇头,满眼宠溺的望着夜轻歌。

    这妮子,总是有着让人提心吊胆的本事。

    那侧,秦家主脸色骤变,黑如锅底,难看不已,他的眼神停在酒坛上,不可置信。

    夜轻歌喝光了一坛水滴子,竟是什么事都没?这淡然自若的姿态,连他也做不到。

    “老秦,到你了,后生可畏,你该不会是力不从心了吧?”永夜生话里有话,看似为轻歌开口,却是刺激到了秦家主。

    秦家主始终不信,夜轻歌,能够把水滴子当水来喝。

    常人提及水滴子,谈之色变,心里惶惧,而这一直都是秦家主的骄傲,不容任何人破坏。

    秦家主望了眼李总管。

    李总管瑟瑟发抖,走至桌前,将酒坛封口掀开,刺激的酒香味,弥漫西院,一些虚弱女子,面色泛红,两眼迷离,醉醺醺。

    秦家主端起酒坛,试图一口喝完。

    “咳……咳咳……”

    半坛入腹,秦家主剧烈咳嗽,放下酒坛。

    秦家主擦去嘴角酒水,看向四周,满堂宾客的视线,全都汇聚于他。

    秦家主咽了咽口水,忍受着烈火烧心的滋味,将剩下的半坛酒饮尽,随后秦家主将酒坛砸碎,目光阴鸷扫向夜轻歌,“夜姑娘,继续?”

    “当然继续,秦家主痛快人,轻歌敬仰。”轻歌面带微笑,犹若春风,“轻歌一向爱酒,早便听闻水滴子之名,今日能够喝个痛快,荣幸之极。”

    说罢,轻歌拿起第二坛水滴子。

    水滴子里的两种极端元素,最为精粹的部分,会被赤红筋脉吞噬,故此,她还没有承受水滴子给她带来的痛快,就已恢复如初。

    两坛入腹,赤红筋脉,疏通了不少,轻歌掌握的煞气,愈发精纯有力。

    这是一件好事。

    轻歌惊喜,再把剩下的三坛水滴子喝了,她的煞气,能提升一个档次。

    将近一年来,赤红筋脉的血魔花煞气,迟迟未动,好似遇到一个瓶颈,卡在这儿,筋脉里也堵塞的不行,她诸事繁多,又不能一直把时间放在筋脉上。

    而且,血魔花有个致命点。

    煞气若不好好控制住,这煞气,则会将主人的神识吞噬,取而代之,再缓缓将她变成一个傀儡,行尸走肉,杀人机器。

    而水滴子里的两种极端元素,也能抑制煞气的喷发。

    轻歌正需要这样的力量,怎知,秦家主自动送上门了,她求之不得。

    喝完两坛水滴子,轻歌面上没有任何变化,眸色倒是迷离了几分。

    幽风徐徐,长衫曳地,优雅清绝,她回眸看去,红唇轻勾,白皙的脸颊漾着笑容,美目生辉,又何止是百媚生?

    此时,阎家祖爷,被婢女搀扶着,拄着拐杖走了进来。

    她一进西院,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山河失色之笑,风华绝代之姿。

    时光荏苒,记忆恍惚,祖爷一向的肃然的面部表情,此刻动容,威严的眼,透了些许红。

    如今的轻歌,与往昔的阎碧瞳,合二为一,成了一个人。

    “像,可真像啊。”祖爷叹息。

    若非阎碧瞳执意要嫁给夜惊风,她阎家,早已成了这片大陆的巅峰。

    她一生都不会原谅这个女儿。

    哪怕阎碧瞳已经死了。

    祖爷闻到酒的味道,眉头紧蹙,“这是……水滴子?”

    “祖爷,是祖爷来了。”有人看见祖爷身影,出声。

    顿时,众人全都朝祖爷看去。

    祖爷算是落花城最有威望之人,德高望重,不仅因她年迈,更是这些年,她为落花城、阎家的付出。

    多年前,落花城一场万兽困城的劫难,便是祖爷一己之力,力挽狂澜。

    落花城之人,对她,心存敬畏。

    十年。

    这十年来,世人只闻祖爷名,却从未见她出手。

    甚至,世人不知,她的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十年前,她三剑灵师巅峰,但也有人说,她已突破四剑灵师。

    除永夜生外,其他三大世家的家主、元老、护卫实力,皆藏得深,不肯透露。

    这是他们的底气资本,危险来临时,也是扭转乾坤的那一棋。

    永夜生回头,燕复平、秦家主则是都站了起来。

    宴会上的其他人,全都站起,可见祖爷在落花城,地位之高。

    “祖爷。”

    阎烟见到祖爷,满心欢喜,见祖爷朝轻歌那儿走去,阎烟脸上的笑凝固住。

    “轻歌,邪儿,随我来。”

    永夜生带着轻歌与墨邪,相迎祖爷。

    除脚步声外,便是祖爷的金蟾拐杖拄地之声。

    两方碰面,永夜生笑:“祖爷一向不出门,能来我城主府,蓬荜生辉。”

    “祖爷。”轻歌与墨邪拱起双手,道。

    祖爷不着痕迹看了眼轻歌,视线转移,落在轻歌身后酒桌上的水滴子,“看来老身今日来此,有热闹看了,秦家主竟舍得把水滴子取来。”

    “老秦与轻歌,正在拼酒对饮,十坛水滴子,全都取来了,先饮尽五瓶者,胜。”永夜生解释道。

    祖爷脸色骤变,看向秦家主,“秦家主,你糊涂了?跟一个后辈计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