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94章要么生,要么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光酒杯,杯口如碗。

    秦家主见夜轻歌如此洒脱镇定,底气十足的姿态,倒是疑惑了。

    他的确能喝水滴子,然而,十坛水滴子,见鬼吧,真把十坛水滴子喝了,明日太阳他也见不到了。

    秦家主不过是想借水滴子,来消消夜轻歌的锐气,他自认为,夜轻歌一杯就倒,然而,当夜轻歌仰起头,一滴不剩的将一整杯水滴子喝完,秦家主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

    夜轻歌不如他想象的脆弱。

    轻歌把夜光杯轻放在桌上,抬眸,看向秦家主。

    一众视线,全都汇聚在秦家主身上,秦家主双眸一眯,闪过阴狠。

    他偏不信,夜轻歌有如此本事,能把水滴子当水喝。

    他酒量惊人,多年淬炼,时常享用水滴子,久而久之,才能做到一次饮一坛而已。

    秦家主捧起酒杯,一口饮尽,两人的动作,都果断利落,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水滴子性寒,酒烈,秦家主平日小口而饮,不敢这么大口喝,喝完之后,秦家主不由轻咳几声,面色泛红。

    他朝轻歌看去,希望看到痛苦的表情。

    然而,他失望了。

    轻歌玉手一挥,神色冷漠,“满上。”

    李总管狐疑的看着夜轻歌,上下打量,试图观望出破绽与漏洞,除秦家主外,夜轻歌还是他看到第一个喝了水滴子后面不改色之人。

    “且慢。”秦家主面色罩着阴霾。

    李总管倒酒的动作止住。

    轻歌望着秦家主,似笑非笑,秦家老狐狸恼羞成怒了。

    老狐狸与李总管以为水滴子能毁了她,却不知,爱酒之人,愈烈愈好,酒国当中,她独爱梅子酒,对水滴子一酒,有所耳闻,心微微动,却没有渠道能够得到水滴子,夜青天、夜无痕等人认为水滴子性寒,不适合女子,酒窖里也没有储存此酒。

    饮完一杯水滴子后,五脏六腑,似火烧,似冰淬,灵魂骨髓,四肢百骸,在两重天里来回徘徊。

    普通修炼者,根本忍受不了这种刺激,稍微脆弱的筋脉,在水滴子的刺激之下,甚至会裂开,五脏六腑,也如惊雷,炸碎。

    而这,才是水滴子的厉害之处。

    但正因为冰火两种元素,融合于酒,故此,炼丹师们,倒是喜欢在炼制丹药之时,加入水滴子,以毒攻毒,能将丹药的效果,达到最大化。

    轻歌垂着双眸,眉目如寒,上一刻,她在岩浆里游泳,在深海下燃烧,灵魂一个激灵,轻歌陡然睁大眸子,眼瞳紧缩。

    冰火两种元素,一同融入她的赤红筋脉当中,血魔花徐徐怒放,在精神世界里凝结成冰,以第二十五条筋脉为中心,冰,还在蔓延,最终,与轻歌的五行天赋之一,冰封水融合。

    她体内,只剩下冰,像是刚下了一场大雪。

    轻歌面色没有任何改变,只是眸光微闪。

    下一刻,火焰燃烧,化冰成水,所有的水,全被赤红筋脉里的血魔花吞噬。

    与其他筋脉不同的是,赤红筋脉,外面全都烧着火焰,内里却是寒冰,血魔花便盛放在两种极端之中。

    呯。

    灵魂,一道清脆之声响起。

    轻歌欣喜,一直堵塞的赤红筋脉,打通了些许。

    不仅如此,她参悟的虚无境空间,又扩大了。

    轻歌敛起喜色。

    秦家主一直在观察夜轻歌的表情,不放过一丝一毫,轻歌瞳孔的变化,他看在眼里。

    他以为,夜轻歌终究承受不住水滴子的刺激,如今只不过强装镇定罢了。

    秦家主脸上露出一抹笑。

    “夜姑娘是爽快人,拼酒讲究的是痛快,一杯一杯,哪里畅快?不如,我们直接抱坛而饮?”秦家主肆虐的道。

    一坛酒下去,夜轻歌,你能承受?

    七窍流血,走火入魔,脏腑碎裂,骨骸冻结,血液成灰。

    水滴子的恐怖,夜轻歌还没见识到。

    逞强的结果,终是灭亡。

    轻歌将神识从身体中抽回来,异常冷漠。

    她疏离淡然的望着秦家主,一言不发,那深邃墨黑的眼眸,竟是让秦家主产生了怯意。

    下一刻,秦家主怒火烧起。

    笑话,他堂堂秦家之主,还会怕一个黄毛丫头不成?

    轻歌依旧默不作声。

    她想,为何这些人,总是喜欢把别人往绝境上逼。

    沾染鲜血的双手,吃起馒头来,难道没有血腥味吗?

    哦。

    这些贵族,大世家,哪里穷酸过?

    他们吃的是山珍海味,满汉全席,怎会去啃那粗糙馒头呢。

    轻歌把眼睛闭上,她给了秦家主机会,秦家主把话收回去,她会给秦家主一条后路。

    秦家主以为她受不了水滴子的刺激,才提出一坛一坛喝。

    秦家主的目的,如此明显。

    他要弄死她。

    秦家主见夜轻歌不说话,心里窃喜,他以为,夜轻歌怕了,夜轻歌当真承受不住水滴子里冰火二重天的滋味。

    “夜姑娘酒量惊人,该不会是怕了吧?”秦家主再次逼着轻歌。

    轻歌蓦地睁眼,宝剑出窍,血刀现世,似有两道雷霆,窜进秦家主眼中。

    秦家主惶惶。

    扶希咬紧下嘴唇。

    燕小七抱着轻歌脖颈,眼圈微红,“娘亲,燕家有许多好喝的酒,我们不喝这个,好不好?”

    “秦家主……”墨邪想要为轻歌说话。

    轻歌抱着燕小七,递给墨邪,打断了墨邪接下来的话,“老邪,帮我照顾一下小七。”

    “娘亲!我要娘亲抱。”墨邪接过燕小七,朝轻歌伸出双手。

    轻歌捏了捏燕小七的脸,与墨邪对视。

    墨邪欲言又止,最终,没开口。

    轻歌云淡风轻的笑一声,回到酒桌前,面朝秦家主,直接端起一坛水滴子,掀掉封口,冷冷望着秦家主,“秦家主,既然十坛水滴子都取来了,那就别浪费了,稍后青阳大师会带着长虹剑前来,我们也不该浪费诸位的时间,十坛,一人五坛,先喝干者,胜!”

    她说过,她给过秦家主机会。

    想害她的人,她百倍回之。

    她也不曾给自己留后路,那是懦弱的象征。

    于强者来说,要么生,要么死,后路,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email protected]++

    秦家主错愕,表情维持不住。

    在场众人,全都震惊,哗然。

    夜轻歌疯了不成?

    五坛水滴子,要她命!

    李嫣然嗤:夜轻歌,张狂的代价,是死亡。

    秦家主阴狠,他没有台阶下,夜轻歌把他逼至悬崖之巅。

    夜轻歌,既然你不要命,那就成全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