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1章 请自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岭海心思沉稳,喜怒不形于色,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谋划些什么,可是仔细一想,他淡然如风潇洒恣意,好似活得比谁都快活,心里一片坦荡。

    “郡主,听说你要参加这一次的族比。”北岭海道,他一旦开口,总能一针见血抓住重点。

    轻歌蹙眉,在去西海域之前,北岭海对她最多是有一些好奇,可这次清心殿用膳,她却感觉北岭海处处针对她。

    不,与其说是针对,倒不如说是试探。

    难不成北岭海知道了她的身份?若是知道的话,也无大碍,这件事情她迟早会抖搂出来,只是她想知道,北岭海一个皇子,没有封疆,身后也没有拥护他的功臣,天赋比不过太子,得宠比不上北月冥,又是怎么发现的?

    北岭海身后必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轻歌抿唇,冷笑,北岭海想试探她,却是把自己暴露了出来,只是她不想掺和皇族之间的事情,也不想知道北岭海到底藏些什么。

    “轻歌,你爹与朕是生死之交,他故去了,朕自然要替他好好护着你,你丹田破损,筋骨也不适合练习武技,族比一战虽说是点到即止,但往年总会有人缺胳膊少腿。”北月皇语重心长,“你在夜家深受大长老的宠爱,其他嫡系旁系对你多少都有些恨意,一旦对上,毫不留情,朕说这么多,你也该明白族比的凶险。”

    “轻歌谢过皇上的好意。”轻歌起身,拱手,态度盎然,“爷爷对轻歌宠之入骨,他一生戎马一世英雄,轻歌身为夜青天的孙女,怎能当个缩头乌龟?”

    北月皇太息一声,无奈道:“既然如此,等会儿用过晚膳后和岭海去兵库找柄兵器吧,日后若是有什么委屈,就来跟朕说。”

    轻歌笑着应下。

    她理解北月皇的这些年,他虽是夜惊风的忤逆之交,却也是北月王朝的帝君,他的一举一动都系着天下,不过,也仅仅是理解而已。

    晚膳过后,虞贵妃与北月皇准备去御花园散步,北月皇让北岭海带她去兵库挑选兵器,能在北月宾库挑选宾库的人一般都是北月的将军,轻歌能来,足以说明如今在北月皇心里的地位。

    自然,北月皇只是念及旧情罢了。

    “三小姐,那日在浠水河,我也是为了护住全船人的命,才对三小姐见死不救的。”北岭海忽然停下脚步,道。

    轻歌抬眸,淡淡的看了眼北岭海,“事情已经过去了,七皇子再提此事还有什么意思?”

    “不求三小姐能够原谅,只是我一直都很欣赏三小姐,不希望三小姐因此事而对我有了芥蒂。”北岭海道。

    轻歌蹙眉,这北岭海今日很是古怪。

    “轻歌……”

    北岭海喊着轻歌的名字,声音少许温柔,目光如水,“北月冥未来的王妃是夜雪,他们一旦成亲,你将会是都城里所有皇亲贵族的笑话,若是……”

    “若是什么?”

    “若是你愿意的话,我愿娶你为妻。”北岭海抽动着嘴唇,声音有些颤然。

    “七皇子,这玩笑可不好笑。”轻歌冷冷的道。

    北岭海在算计着什么她不知道,但她不愿淌这趟浑水,北岭海对没有任何爱慕之意,一个男人,怎会娶自己不爱的女人?

    “我没有开玩笑。”北岭海神情严肃,言语认真,“婚后我不会碰你,只要你和我成亲就好,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保护你。”

    说着,北岭海逐步逼近轻歌。

    轻歌朝后退了一步,脸色如霜,“七皇子,请自重。”

    北岭海看着面前如寒冰般的少女,咽了咽口水,双眼深邃,果然,他还是操之过急了……

    可是那个人说,必须要娶到夜轻歌……

    他以为这是个很简单的任务,毕竟,轻歌的名声不是很好,什么残花败柳,与管家私会,这也就罢了,虽说脸恢复了,但终究还是个废物,想他北岭海在皇子之中也算是出类拔萃的,多少女子等着他娶。

    “天要黑了,兵库我就不去了,劳烦七皇子为我选一把剑送至夜家。”轻歌说完后作了作揖便转身离去。

    北岭海望着轻歌的背影虚眯起眼,双瞳乌黑如墨,像是末日之后的最浓郁的夜色。

    晚风掠过,竹骄悄无声息的落在满地的落叶之上,四头血狼双瞳猩红,骄上的男子风华无双似画中仙,绛紫色的长衫将其衬得华贵不羁,邪肆妖媚,他抬眸,一双邪佞的眼似笑非笑的望着北岭海。

    “冥幽让你娶她?”冥千绝问道。

    北岭海点头,道:“主子说她牵扯到了血族,我们要今早脱身才好。”

    “血族又如何?”冥千绝冷声道。

    北岭海沉默着不说话。

    “夜轻歌不是你能娶的,接下来,你只要全心全力辅佐她进迦蓝学院即可。”

    音落,竹骄舞,四头血狼划过天际,暗夜之下,冥千绝垂眸,浓密似蒲扇般的睫翼在脸上覆盖出了一层阴影,男子的瞳孔之中好似覆了一层青烟,如烟似雾。

    他摩挲着指尖,白月在其身后升起,云巅的风甚凉,妖孽如斯。

    “四星,要乱了呢。”

    男子脸色浮现出一抹笑容,笑容逐渐扩大,妖冶,美丽如花。

    落叶纷纷,天地只剩墨色,没有温暖,没有生气,所有的一切都枯萎了,渐渐荒芜。

    佣兵协会,披着斗篷的男子端坐在四兽殿中,眉眼看得不真切隐藏在阴影里,空荡荡的殿宇好似被万物隔开的一片空间,孤独,荒漠。

    男子的身影与冥千绝有几分相似之处,仔细看去,却又有很大的区别。

    似是很痛苦般,男子捂着胸口面容狰狞滚倒在地,双耳之中弥漫出鲜血,流了一地,化为血泊。

    身披雪纱的女子如鬼魅般走了进来,她将男子抱在怀里,声音幽冷,“小幽,千绝没了理智,难不成你也要和他一起铸成大错?”

    冥幽眸中狠毒漂浮,咬牙切齿。

    “死,这些人必须要死!”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