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88章 接风晚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面对李嫣然的辱骂,轻歌没有半分波澜。

    听雨楼台,第一次相见,她便知李嫣然是个怎样的人,倒也在预料之中。

    轻歌摇头叹息。

    李嫣然想要嫁给墨邪,最大的阻力并非夜轻歌,而是她自己。

    李嫣然不懂。

    当轻歌来到落花城后,李嫣然就成了个刺猬,恨不得用全身的刺,贯穿轻歌的身体,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轻歌并非是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相反,她睚眦必报,只是不屑罢了。

    她的时间有限,绝不会浪费在李嫣然这种人身上。

    突地,轻歌抬眸,城主府前,台阶之上,男子身着红袍,面施脂粉,双手负于身后,眼神极冷的看着李嫣然。

    李嫣然方才的话,全被墨邪听了个彻底。

    李嫣然脸色剧变。

    “公子……”李嫣然瞳眸紧缩,颤声,心里害怕极了。

    “轻歌,父亲听说你已经到了,让我来府前接你。”墨邪无视李嫣然,看向轻歌,说。

    “那倒是我的荣幸了。”轻歌浅浅一笑,带着人,朝墨邪走去。

    一行人,进入城主府。

    李嫣然宛如跳梁小丑,哪怕凶神恶煞,大吼大叫,依旧没有人理会,这种成为空气被人忽视的感觉,让李嫣然抓狂,尤其是张夫人之前的话,李嫣然根本无法接受。

    她天生自卑,这种卑微,融入骨髓。

    她自小貌美,有一颗攀比的心,她希望,有朝一日,风光万丈,无人可及。

    如今,她像是过街老鼠,人人都会来看她的笑话。

    李嫣然眼眶通红,硬是不让泪水流出,眼前府上牌匾,龙飞凤舞的城主府三个大字,愈发模糊。

    “嫣然,为父平时怎么教你的,喜怒无形,宠辱不惊,只有这样,你才有出头的一天。”

    李总管恨铁不成钢,“可你看看你现在,逼着张公子给你拍红月石,刚才还羞辱夜轻歌,那种话,被旁人听去,岂不是说你李嫣然没教养,你要知道,你没有修炼天赋,能让你名扬四海的,只有你的气质和才华,夜轻歌一个有娘生没爹养的人,你跟她一般见识作甚?”

    说至最后,李总管语气加重,希望李嫣然能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父亲,你难道没看出来,公子有多在乎她吗?夜轻歌不死,这落花城,就没有我李嫣然出头的一天。”

    李嫣然咬牙切齿,压低嗓音,说:“你跟我说,只有城主夫人这个位置,才属于我,张家?我根本不屑,一个小小的张家,在三大世家和城主府面前,连说话的份儿都没,父亲,你要相信我,假以时日,我必然会成为墨邪的妻子,等永夜生死了,墨邪继位,我要张夫人,为今日之言,付出代价。”

    李总管欲言又止。

    从小,在他的管教上,李嫣然利欲熏心。

    身为父亲,他当然清楚,李嫣然有多么痛恨奴才之女的身份,她多想掠上九天,万众瞩目,成为至高无上的那个。

    然而……

    “嫣然,过去了这么久,你也该懂,墨邪不是张家那傻小子,就算你花费再多时间,他也不会搭理你,与其如此,倒不如退而求其次,张家六大世家之一,与秦家地位相等,张公子对你一往情深,绝不会让你做妾,嫁给他,往后你就是张家夫人。”李总管语重心长的说。

    李总管比李嫣然看的通透些,他任由李嫣然爱慕墨邪,也是希望墨邪能看上李嫣然,然而,墨邪不比其他世家公子,甚至从未在乎过李嫣然。

    再者,其他世家的公子,爱慕李嫣然的有之,但,婚姻事,父母之命媒妁之约,这些公子未来的妻子,必然门当户对,两家结亲,一定会给彼此带来利益和巨大的好处,他们,绝不会为了娶李嫣然而忤逆长辈。

    张公子不同,只要李嫣然点头,张家未来夫人的位置,便是李嫣然。

    若李嫣然傍不上墨邪,张公子就是最好的选择。

    然,李嫣然着了魔,非墨邪不嫁。

    她以为,只要没了夜轻歌,一切都会好起来。

    “父亲,无论用何种方法,我都要嫁给墨邪。”李嫣然眼神阴冷,“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过一种秘法,将人制成傀儡,由施法人控制吗。”

    “秘法来于远古,很是凶险,稍有不慎,就是大错。”李总管倒吸一口冷气。

    他以为,李嫣然对墨邪一往情深,直到此刻,他恍然大悟,李嫣然贪恋的,是墨邪的身份。

    “晚宴快开始了,进去吧,今日晚宴,世家较量,非比寻常,你不是想让夜轻歌在落花城无立足之地吗,这就是个机会。”李总管道。

    他一直都坚信,自家女儿是个有能力的人。

    李嫣然冷笑一声。

    李总管三人,进入城主府。

    城主府西院,是举行宴会之地,轻歌来时,满堂宾客。

    九流,六大世家,三大家族,全都来人。

    这一场宴会过后,轻歌在众人的心中,非同一般。

    尤其是与阎烟的狩猎之争,以臂膀为赌注……

    轻歌走进时,没人发现,屋檐之上,那黑暗阴影处,一个小小的人儿,望着轻歌,那双眼眸,刹那,涌满了笑意,似有满园桃花开,华光流转。

    那人身穿黑衣,头戴斗笠,身形娇小,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刀,刀用蓝色布条缠住,看不出原型,刀的气息也被这蓝条封盖。

    轻歌察觉到什么,往屋檐看去。

    屋檐上,空间扭曲,黑暗元素浓郁,那小人儿,登时,消失不见。

    轻歌心里空荡荡。

    她盯着那处发呆。

    “好神秘的黑暗元素。”魇道。

    “来了暗黑师?”轻歌问。

    “是个很强大的暗黑师,但从修炼程度来看,年纪非常小,是一名女子。”魇说:“那人隐匿暗处,也不知是敌是友。”

    轻歌微微一笑。

    兴许,她明白了。

    那傻孩子,每隔一段时间,便来看她,却从不现身。

    也不知瘦了吗,长高了吗……

    据说,在幽冥岛,她被称为不祥之神。

    不详?

    怎么会呢。

    那么可爱的孩子。

    “姐姐,该入席了呢。”扶希捏了捏轻歌手掌,仰起头,睁大眼望着轻歌,说。

    轻歌回神,游目四顾,宾客们都在看她。

    “轻歌。”永夜生朝她走来,春光满面。

    “义父。”轻歌颔首,不冷不热,不卑不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