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86章 鱼圣手,拉拢张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马车平稳行驶。

    轻歌看着还在笑的吴紫灵,竟是说不出话来。

    吴紫灵说过,她的父亲很宠她。

    吴紫灵心仪墨邪,然而,从未强求,没到李嫣然那般地步,城主府晚宴,吴家主让吴紫灵不惜一切的靠近魏家大公子。

    于家族来说,个人幸福,都只能牺牲。

    魏家大公子未来的妻子,身份必然高贵,吴家主已经做好打算,于吴家来说,吴紫灵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份卑微的礼,送给魏家,摆出吴家态度。

    轻歌虚眯起眸子,九流世家在各大世家的光辉之下,不敢有所动作,吴家敢这么快就摆出坚定态度,必然有所原因。

    否则,为何会是魏家?而非阎家,燕家?

    轻歌若有所思,她不会安慰人,但她能体会到吴紫灵的悲凉。

    吴紫灵全然没了往日的欢快。

    “吴才兄怎么说?”轻歌问。

    轻歌对于吴才这个人,较为欣赏,吴才最疼吴紫灵,定不会袖手旁观。

    “哥哥为此事正在跟父亲闹矛盾,父亲平日最疼我,也是,吴家在落花城虽是末流,但放在落花城以外的地方,那可是权贵,我既然享受了多年吴家小姐的待遇,就不该反抗父亲。”吴紫灵无所谓的笑了笑,一双眼睛红个彻底。

    吴家之事,轻歌不好插手。

    的确,吴紫灵既是吴家小姐,多年的荣华富贵衣食无忧,便是为了今朝。

    马车在城主府前停下,陆陆续续已经来了不少人,偌大恢弘的城主府,热闹的很。

    轻歌走下马车,冤家路窄,遇见秦家人。

    秦家一共来了三辆马车,为首的那辆,走来一名中年男子,男子两鬓生白,锐气很重,他看向轻歌之时,宛如一座山岳重重压在轻歌天灵盖上,似有片刻的喘不过气。

    这个男人,非常的强,不仅如此,邪气很重。

    “他不是暗黑师,体内却有浓密的黑暗元素,即便他刻意用灵气掩盖,我也能嗅到那种味道,只能说明,此人经常与暗黑师打交道。”

    精神世界,魇说道。

    轻歌抿唇,永夜生是五剑灵师,应该能够察觉到秦家的黑暗元素。

    不,与其说城主府,倒不如说三大世家都知道秦家暗中在跟幽冥岛来往,只是不说破罢了,不然,那场拍卖会,三大世家不会默契到让秦家成为替死鬼。

    然而,幽冥岛来人,想要带走屠血刀,倒是出乎意料。

    如今看来,屠血刀的最终得主,还不好说。

    轻歌的心思,千回百转。

    城主府的晚宴,看似为她准备,主角是她,实则是落花城各大势力之间的较量,以及她往后在落花城如何生存。

    三大世家,她必须择其一。

    墨邪的地位,才是最危险的那个。

    永夜生会收墨邪为义子,绝不简单。

    只有走进落花城,轻歌才知,这趟水,有多深。

    吴紫灵见轻歌看向秦家男人,瞅了瞅,解释:“轻歌,这人是秦家家主,非常有威严的一个人,六大世家以秦家为首,只要再加把火,秦家甚至有可能挤上去,成为第四个顶尖世家。”

    轻歌朝秦家主点了点头。

    秦家主眼神如刀,打量着轻歌,随后,走进城主府,跟上秦家主的,还有几个秦家晚辈。

    秦家的最后一辆马车,下来的人是李嫣然与父亲李总管。

    李嫣然虽是总管之女,但深得秦家主的器重。

    李嫣然精心打扮,华服正装,浓妆艳抹,风头更是掩盖了其他世家小姐。

    同时,张家马车行来,张公子与张家长辈走下来。

    张家两个长辈,看着轻歌的眼神极其不善,这张公子,一日未见,憔悴疲惫许多,想必,拍卖红月石的五百万,让他焦头烂额。

    轻歌看到张家态度,心如明镜,定是张公子在张家添油加醋,将所有的错都归咎于她,若不然,这口气,张家一定会撒在李嫣然身上。

    张公子可舍不得李嫣然受半点儿罪。

    “夜姑娘真是好大的气派,才来落花城,就惊动所有世家。”张家人走向轻歌,张公子之母,张夫人话儿带刺。

    “不敢当。”轻歌不卑不亢,漠然道。

    张家主望着轻歌,眼中不善之意,消失了许多。

    落花城内的贵族,潜意识都有着高人一等的傲气,张家主听张公子说夜轻歌多么多么不好,愤怒不已,认为这小妮子过于嚣张,目中无人,简直不把他张家放在眼里,这要是传出去,张家如何在落花城立足。

    今日城主府前一见,张家主倒是觉得,夜轻歌比李嫣然看的顺眼多了。

    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是大家风范。

    张家主毕竟阅人无数,轻歌出声的那一刻,他便想通,是自家儿子在泼脏水,归根究底,祸害还是李嫣然。

    张夫人闷哼了一声,想到白白损失的五百万,就得到了一块破石头,就肉疼的很,愈发的看夜轻歌不顺眼。

    “不敢当?夜姑娘是帝王之相,这小小落花城,怕是不适合你,还是回四大帝国,当你的安国王去吧。”张夫人说话毫不客气。

    张家主是个明白人,他拉了拉自家夫人。

    张夫人却是越想越气,五百万啊!张家有几个五百万!

    若非眼前女子执意要跟张公子竞拍,张家也不会无端失去五百万。

    轻歌看着张夫人,心中没有怒焰,张夫人是赌气之言,于轻歌来说,对手只要不想到谋财害命,她是不会反手。

    一旦反手,必然满门流血。

    轻歌敛眸,看向张家主,“两位是张家主和夫人吧,奶奶曾经周游列国,以医术闻名,以救人为乐,家主儿时,是否得过腿疾?”

    “正是,莫不成,当初治好我双腿之人,是夜姑娘的亲人?”张家主诧异。

    轻歌微笑:“奶奶鱼盈,爷爷说过,奶奶一生救治无数人,医者仁心,报姓不报名,前些日子回到北月,爷爷倒是跟我说过一些事。”

    一向沉稳的张家主,有些小激动。

    救好他腿疾的女子,眉目慈善,她不远万里来到落花城,治好张家主的腿疾,不要任何金钱,临走之时,张家问她姓名,她只说了一个鱼字。

    竟是夜轻歌的奶奶!

    许多年前,四星大陆有个女子,行走江湖,救过无数人。

    没人知道,那是夜青天的妻子。

    张家主清楚,夜轻歌不会以此来骗他。

    张夫人听得此话,收起了方才的脸色,倒是有些愧疚。

    张家主一生只娶一人,宠妻如命,张夫人偶有任性,但丈夫大于一切。

    得知此事,就算没了五百万灵气丹又如何?

    “夜姑娘,那可不只是腿疾之事,简直救命之恩,夜姑娘既然来了落花城,若是得空,不妨去张家坐一坐。”张家主说。

    “张郎说的不错,夜姑娘,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你既是鱼圣手的后辈,也算是张郎的救命恩人,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厨艺倒是不错,下回你来张家,尝尝我的饭菜。”张夫人脸色变得极快,倒是个有趣的人。

    轻歌浅笑,“如此,甚好。”

    张夫人顿时笑了。

    张夫人口雌伶俐,性情直爽,但心思不坏。

    张家以挖掘铁矿谋财,轻歌也有私心……

    她的网,覆盖整个落花城。

    落花城众人的性格,世家的底蕴,她一清二楚,自然清楚该拉拢谁,又该如何对付。

    旁侧,李嫣然怒不可言。

    她本想看一场大戏,见夜轻歌出糗,以张夫人的性格,夜轻歌没好果子吃。

    怎知,会是这样的结果!

    李嫣然双手紧攥,牙齿狠狠咬着下嘴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