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83章 九月髻,邪儿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见此,轻歌满心欢喜。

    “醒了?”轻歌问。

    墨邪颇为惺忪,眼神迷茫扫向轻歌,望了望。

    墨邪猛地坐起,异常焦虑,他身上的伤被发现没关系,主要是落花毒,好在,永夜生从炼丹府请来的医师,为他遏制住了落花毒,然而,这是暂时的。

    老医师曾说过,积压在墨邪体内的毒素,未来若是爆发,一发不可收拾。

    墨邪低头,垂眸,嘴角裂开一抹苦笑。

    他是不是时日不多了。

    落花之毒,在折磨他年轻生命,淹没他的蓬勃。

    近来,他的身体,愈发不受控制,甚至,有时他会发现,身体与灵魂,不在一个空间,已经不属于一个整体了。

    他的灵魂,好似即将脱离躯体。

    轻歌知道墨邪抑郁过度,却不曾想,愈发严重,长此以往下去,性命堪忧。

    轻歌张了张嘴,话到咽喉,又生生吞入腹中。

    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无用。

    脚步声响起,白媚儿端着药汤走了进来,轻歌拿过药汤,悄然间仔细检查一遍后,又让魇感应一番,确认没问题后,才端碗拿勺,为墨邪喂药。

    白媚儿退下。

    轻歌一言不发,犹如机械般重复着喂药的动作,墨邪嘴巴一张一合,像个娃娃,乖的出奇,把轻歌喂的药都喝了。

    “轻歌,我……”墨邪想了想,决定说些什么。

    “闭嘴。”轻歌横了他一眼,继而喂药。

    墨邪哑口无言。

    药碗见底,轻歌放下碗。

    “再有下次,你就离开落花城,回北月去吧。”轻歌望着墨邪,道:“要是在这里不如意,那就别继续待着,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你能为我做的事,就是好好活着,长命百岁,一世无忧,如此,才是对我最大的恩惠。”

    “我该怎么办呢?我已经逃不出来了。”墨邪闭上眼,似是在回忆:“每个晚上,梦魇纠缠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的性格越来越暴躁,动辄打骂奴仆,心情压抑之时,更是喜欢流血割肉的感觉,我天生如此,与落花城无关,更与你无关,这是我的缺陷,我自小就爱上自残,只是这几年更加疯狂,无法克制罢了,你不必有愧疚感,这与你无感。”

    落花毒,被他用另一种病症诠释。

    至少,轻歌一旦知道是落花毒,定会疯狂。

    榻子边上,一面梳妆镜,一方桌。

    墨邪拿起流云梳,起身,走到轻歌身后,剧烈咳嗽几声,旋即拿着梳子,取下绑着轻歌发丝的红绳儿,为轻歌梳发。

    他说:“还记得吗,你小时候,特别胆小,谁都怕,唯独敢跟我说话。”

    一场晚宴,夜府宴请北月几大世家以及权贵之人。

    小小夜轻歌躲在假山背后,目光闪烁,望着那热闹非凡的一片,似是在憧憬着什么。

    夜家四小姐,夜雪,如城堡里走出的公主,成为万众焦点,那么瞩目,二小姐夜羽,英姿飒爽,虽是女子,红装裹身,舞鞭过后,引来叫好声。

    倒是她,夜轻歌,夜青天最宠爱的宝贝儿,躲在假山背后,瑟瑟发抖,不敢出去。

    夜羽威胁她,让她跟爷爷说,不想参加今日晚宴,否则,那些人又要拿针扎她,让她吃馊馒头了。

    小轻歌在假山后睡着了,秋日的风,凉意很浓,小小少年与其他几人在夜府玩着躲猫猫的游戏儿,少年走进这方假山林,看到了小轻歌。

    小轻歌靠着假山,月光隔着假山,洒下阴影,遮住了她满是紫红胎记的半张脸,另外半张,皮肤白皙,细腻柔嫩,白月光芒照出了细小绒毛,睫翼很长,如蒲扇般铺盖在眼睑,她如绵羊儿蜷缩着,似是做了美梦,笑了。

    那一瞬,墨邪觉得,他看到了世间最美的精灵。

    “邪儿,你在哪?”直到母亲的声音响起,唤回墨邪的心神。

    小轻歌睁开眼,站了起来,迷茫的看着墨邪。

    她脸上的胎记,毁了一切美好。

    墨邪看着她,揉了揉小轻歌的脑袋。

    墨邪从掏出最爱的桂花糕和一小壶梨花酿给她,“晚上没看见你,你饿了吗?这个给你吃,偷偷告诉你,这梨花酿很甜,是我自己酿的,最成功的一次,你是第一个品尝者,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下回我来找你玩。”墨邪说着,跑了出去。

    小轻歌拿着桂花糕与梨花酿,呆呆的站在原地。

    浓雾给回忆罩了一层纱。

    轻歌坐在椅上,她看着那泛黄的梳妆镜,似乎能够身临其境,感受到以前种种。

    甚至,她有种错觉,那不是夜轻歌本尊的过去,而是她的回忆。

    轻歌浅笑。

    看来,她也是犯迷糊了。

    她甚至忘了,她不是夜轻歌,只是时间久了,她与夜轻歌,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了。

    墨邪为轻歌扎了一个高高的髻,甚是美丽,轻歌也很满意。

    精神世界,魇说:“夜丫头,你不懂,这髻,被称为九月髻,远古时期,女子及笄,男子会为心仪之人梳九月髻,我老了,现在应该没多少人知道九月髻的存在。”

    轻歌神色漠然,墨邪总是如此,他从不透露自己的感情,却无时无刻都在宣告。

    轻歌自然不懂,儿时,墨邪每回拉着北月冥与萧如风去夜家,都是为了见她。

    但墨邪虽小,却知,朋友妻,不可欺,夜轻歌是北月冥的未婚妻。

    北月冥对夜轻歌不好,墨邪又是自私的,他希望如此,这样,北月冥就会与夜轻歌解除婚约,到时,他趁热打铁。

    他就一直等啊……

    等到夜轻歌性情大变,翻身一跃成为天才,她终于放弃了北月冥,身边却有了梅卿尘。

    他笑着祝福,可大婚之日,梅卿尘弃她而去,那一刻,墨邪怒火滔天。

    那个男人,怎敢这样对她?

    墨邪想着,他是可以娶她的。

    然而,他又错过了,他总是等待,从未主动出击,在他犹豫徘徊之时,那个叫做姬月的男子,占据了夜轻歌的心。

    墨邪懂,姬月与梅卿尘不同。  bAnFu-(.*)sheng. com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他是时候,放下了。

    不,这是他的秘密,不会有人知道。

    墨邪一如从前,默默守护着她,放弃迦蓝名额,独自前往落花城,为她开天辟地。

    九月髻。

    轻歌敛眸。

    九月。

    四星大陆,太古时期,相传,一对传奇恋人在九月殉情,投身入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