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50章 清水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在花月殿内与虞贵妃寒暄了许久,虞贵妃从柜子里拿出的一罐墨汁似得东西放在轻歌手上,道:“味道有点苦,也维持不了很久,不能大喜大怒。”

    轻歌点头,旋即把瓶罐里的黑色液体喝干净,远山般的眉头轻轻粗气,轻歌咽了咽口水,这何止是有一点苦,活了那么久,她还是头一次喝到这么苦的。

    不过效果很好,喝完后没多久,轻歌满头银白的发竟是逐渐变黑。

    “把面具摘了,我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吃完晚饭后就派人送你回夜家。”虞贵妃道:“传承月蚀鼎,惊动万剑花,域王送礼,海主宴请,蛮荒城城主远送,碧玉公子蓝生烟为你说话,轻歌,这一路风雨你都闯了过来,一个小小的族比应该难不到你,族比之后就是四朝大会,迦蓝学院的长老应该会过来择选新生,四星大陆很大,北月困不住你。”

    “等了这么久,我自然是奔着第一而去的。”轻歌接过虞贵妃递来的香茗,轻抿了一口。

    虞贵妃勾唇淡淡一笑,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让世人知道无名就是夜轻歌?”

    说话时,她起身把为轻歌准备的衣裳拿出来,很简单的衣裳,没有过多的装饰。

    “快了。”

    轻歌接过衣裳,在屏风后速度换上,走出来时,虞贵妃正喝着烫口的茶,抬眸的刹那有惊艳之色划过,她将茶杯放在桌上,点了点头,“这衣裳虽不华丽,但没几个能穿出它的味道。”

    胭脂色的长衫如残血般罩在她身上,没有勾勒出淋漓身形,却蓦地让人肃然起敬,心里有慢慢的庄严之感。

    金色的流漆大门忽的被打开,身姿婀娜的婢女脚步小心的走了进来,在虞贵妃身侧停下,半跪:“贵妃,皇上让您带三小姐去清水殿用膳。”

    轻歌与虞贵妃相视一眼,虞贵妃起身,“走吧,你去西海域的这些日子,皇上好几次想看你或是带你一同用膳都被我推了,这次再不去他可真要起疑心了。”

    “也行。”

    轻歌与虞贵妃朝外走去,花月殿外的宫女奴婢们见虞贵妃出来,立即摆起依仗跟上,好不风光。

    路上,两人闲谈。

    “小殷她最近怎么样了?”轻歌问。

    “朝阳那孩子的心性你又不是不知道,生龙活虎的,一日到晚都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完全没有女儿家的样子,真不知道她日后要怎么去寻一个良人。”虞贵妃扶额,提到殷凉刹有些头疼。

    轻歌轻笑,“我倒是蛮喜欢她这一点的。”

    虞贵妃摇了摇头,似是想起什么,道:“你人在西海域可能不知道,前些日子朝阳和梁国公的世子打了起来,硬是把人家打的好几天下不了床,若非七皇子及时赶去,恐怕腿都要打断来,这孩子……”

    “定是梁国公的世子惹了她。”

    在轻歌的眼里,殷凉刹虽然时而野蛮,但骨子里是善良的,她就算再作恶,也不会如此无理取闹。

    “被你说对了。”

    虞贵妃笑道:“听说是梁国公的世子在酒宴上说了你的坏话,言辞难听,又是身败名裂又是废物妖怪的,朝阳听见后二话不说就上前把人揍了一顿,皇上想好好管教管教朝阳,不过那梁国公性子一向温和,与殷将军生前也把酒言欢过有几分交情,也没往心里去,反而把自家儿子教训了顿。”

    轻歌挑了挑眉,一抹笑溢入眼底,初秋凉寒,她却是觉得春暖花开。

    三言两语便到了清心殿,清心殿春暖夏凉,有一处凉台,凉台之上盖了一层灵气屏障,可挡风雨,也能欣月赏星,而凉台的四周是大院子,夏有月季东有血梅,一年四季都被裹在芬芳中,倒是有些雅致情趣。

    花月殿的婢女们在清心殿外后着,清心殿的规矩是不能带奴才上去的,自然,皇上是除外的。

    谁让这北月都是他的呢。

    轻歌扶着虞贵妃走上凉台,隔着轻纱,轻歌隐约可见北月皇的身影,虞贵妃抬起手将轻纱掀起,望着坐在晶石桌前的北月皇娇媚一笑,只是那笑,并非蔓延至眼底,让人心花怒放的刹那间又让人如堕冰窟。

    北月皇看见虞贵妃,眼前一亮,哪怕虞贵妃入宫这么久陪伴他那么多年,可每一次见到,都不会厌倦,他快过半百了,是北月的君王,手掌天下人的性命,可在她面前,反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藏着羞涩,有着腼腆。

    北月皇起身把虞贵妃扶了过来,轻歌站在一旁,一抬眸便是看见坐在对面的北岭海,北岭海一身墨黑蟒袍,威武雄壮,偏偏眉眼间还蕴着书生气息,既是矛盾,又恰到好处。

    “听说三小姐在贵妃那里呆了一个来月,宫里可还好?”北岭海说话时有些试探的感觉,他上下打量着轻歌,目光犀利如剑,仿佛能洞穿轻歌的一切秘密。

    “北月皇宫自然是最好的地方。”轻歌不卑不亢,淡然回应。

    “你这孩子怎么还站着,快过来坐。”北月皇看了眼轻歌,“轻歌当真是难请,朕可是请了足足一个月才把你请来。”

    虞贵妃朝轻歌招了招手,轻歌在虞贵妃身旁坐下,面不改色道:“听说皇上曾赐虞贵妃一块灵石,花月殿是后宫妃嫔中灵气最为旺盛的地方,难得进宫一趟,自然要抓紧时间好好修炼。”

    北月皇大笑,“好个安国郡主,这张嘴,伶俐的很。”

    轻歌浅笑。

    “安国郡主,你呆在花月殿一个月都不曾露面,这斗兽场的无名阁下一回来你就出来了,真是蛮巧的。”北岭海笑道。

    轻歌身体蓦地一颤,虞贵妃倒酒的手微微凝滞,眸光冷淡,她将酒水斟满了杯子,递给北月皇,道:“优秀之人往往都有相似之处,皇上你说是吗?”

    北月皇接过酒杯一饮而下,“贵妃说的是。”

    北岭海干笑了几声,轻歌冷冷的望着北岭海,诸多皇子之中,北月冥恃才傲物恃宠而骄,太子天赋异禀名响四星,其他诸多皇子也都庸俗的很,至少她所见过的那些皇子是这样,唯有北岭海让她看不透。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