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80章 二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等轻歌回到听雨轩,已是后半夜。

    月光皎洁,朦胧淡淡,洒下一层银色光辉。

    白媚儿搀扶着轻歌,走近院落,听雨楼台下,湖水流动,波光粼粼,阎夫人的雕像,晶莹剔透,美轮美奂,长剑所指,暗夜蛟龙,那一双眸子,好似能闪耀出日光也比不了的灿烂。

    轻歌站在湖边,牵着燕小七,望着阎碧瞳。

    她闭上眼,仿佛能够感受到,一片黑暗当中,湖面泛着光,那倾国倾城的人儿,长袖翩翩,惊鸿一舞,夜惊风坐在旁侧,看着只属于他一人的美,不由勾起唇角,英俊一笑。

    那是她的父母。

    轻歌睁开了双眸,眼神漠然,转身便走。

    许是痛快,喝了一晚上的酒儿,虽说未醉,但也乏了。

    “娘亲,你跟阎夫人长得真像。”燕小七睁大眼,看了看阎碧瞳,又偏头看向轻歌,说。

    阎碧瞳虽然不在了,但落花城的无数人,依旧仰慕她,就连燕小七,看着阎碧瞳雕塑时,眼底深处,闪耀着一丝火光。

    见此,轻歌竟是颇为自豪。

    她的父母,如此优秀。

    “走吧。”

    轻歌没有丝毫停留,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墨邪。

    在天香阁时,一众人喝到正欢,墨邪突地离去,轻歌随后悄然跟上。

    她看见,墨邪去到天香阁旁桥下的江边,墨邪趴在树下狂吐不止,方才喝的酒水,全都吐了出来,呕心裂肺,许久过去,墨邪扶着书站起来,软弱无力,脸颊透白。

    墨邪走至江边,捧起水往脸上浇,洗去脂粉。

    月光落在她脸上,轻歌在暗处,望着她,触目惊心。

    没了胭脂水粉的掩盖,墨邪的脸,特别憔悴,眼窝深陷,萎靡不振,就连双眼,都是无精打采的。

    墨邪掀起袖子,轻歌看到一道道伤痕,连一块好肉都没。

    他寻了一处地方坐着,拿出脂粉盒子,熟稔地的抹在脸上,与方才相比,的确好了许多,完事之后,墨邪收起锦盒,若无其事地走回天香阁。

    在天香阁二楼的长廊上,墨邪迎面碰见了轻歌,那一瞬,他无比心慌,顿时,又故作镇定。

    “去哪了?”

    轻歌靠着墙壁,仰头喝了一大口酒。

    “老了,酒量大不如前。”墨邪说。

    轻歌把手中的酒坛朝墨邪丢去,她望着墨邪,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她没联想到落花毒,她只以为墨邪陷入自我挣扎,偶尔抑郁,才会经常做出自残之事。

    墨邪接着酒坛,呆讷。

    时间啊,一晃好多年。

    他依稀记得,夜雪历练归来,湖心亭摆酒宴,他与萧如风带上北月冥之礼,乘坐荷叶船,到达亭中央,彼时,她被人排挤,在角落里,宠辱不惊,风轻云淡,偶尔看向他时,眼中漾着笑意。

    那样的光彩,无人可及,哪怕她被称之为第一丑女。

    他一直想不通,这样的宝儿,宠着还来不及,北月冥却弃之如敝履。

    墨邪用心演绎的一场戏,轻歌没有拆穿。

    只是,进屋之前,长廊上,轻歌与之对视了许久。

    她仔细观望着墨邪脸上的每一部分,即便遮了脂粉,依旧掩盖不了那森然沉重的气息。

    听雨轩内,轻歌沐浴过后,搂着燕小七睡在一张床上。

    燕小七缩在她的怀里,粉嫩嫩的脸蛋儿,小嘴嘟着。

    燕小七动了动身子,嗡里嗡气的呓语:“娘……”

    轻歌本就浅眠,听到燕小七的声音,她睁开眼,眸光一闪。

    她抬起手,放在小腹上。

    这里,未来某一天,兴许能酝酿出新的生命。

    是她与姬月的宝贝。

    轻歌很好奇,同时,一并期待着。

    轻歌揉了揉燕小七的小脑袋,燕小七借势,像是一条小泥鳅,往轻歌怀里钻。

    隔日,清晨。

    大街小巷都热闹的很。

    据说,屠血刀得主,被人追杀。

    当然,还有人说,屠血刀背后之人,非常神秘强大,已经带着屠血刀,安全离开落花城,总而言之,众说纷纭。

    轻歌坐在桌前,给燕小七喂粥。

    吴紫灵屁颠屁颠跑进听雨轩,一点儿也不见外的为自己盛了一碗粥,而后开始八卦起来。

    “轻歌,你说这屠血刀,被谁拍走的?”吴紫灵说完,喝了一大口皱,咋咋呼呼跳了起来,吐着舌头,双掌如扇,往舌头上扇着风,口齿不清的说:“烫死了。”

    轻歌瞥了眼吴紫灵,淡淡的道:“被秦家拍走的。”

    “秦家?他也敢?而且,他秦家哪里能拿出九千万灵气丹,再则,三大世家都想要屠血刀,他秦家敢跟三大世家作对?就连城主府后面都给三大世家面子,不拍灵气丹了呢。”吴紫灵挥了挥手,显然不信。

    吴紫灵往热粥上吹了吹,冷了些后,才开始喝。

    燕小七眨眨眼睛。

    “三大世家与城主府,知道秦家会拍下屠血刀,所以根本就没打算拍,他们想等秦家拍完之后,再把屠血刀抢来,至于能不能抢到,会被哪家抢到,就不得而知了,总归,屠血刀,虽是好兵器,却会给落花城带来灾难,若能毁之,最好不过。”

    轻歌拿着手帕擦拭掉燕小七嘴角的一粒粥,随后,说:“当然,这样说太绝对,不是还有那长虹剑在等有缘人吗,青阳大师若把长虹剑也留在落花城,两者权衡,倒也能相抵了,不算什么坏事。”

    吴紫灵似懂非懂,听得头都要炸了。

    “可是那长虹剑,青阳大师不打算拍卖。”吴紫灵撇着嘴,“谁知道最后会被哪个人拿去。”

    “如此最好,机缘者得之。”轻歌道。

    此时,轻歌已经给燕小七喂了整整一大碗粥。

    “二狗,我饱了。”燕小七坐在轻歌腿上,回头看去。

    轻歌身后,阎家侍卫笔直的站着,听得燕小七给他的“爱称”,二狗侍卫,起了一身的冷汗。

    “小姐,该回去了。”二狗说。

    “娘亲,你要跟我回去吗?”燕小七问:“你跟爹爹,再小七生个弟弟吧,我养的小狗死了呢。”

    轻歌:“……”

    感情生个弟弟,就是代替死去的狗狗?

    二狗同志一脸委屈,他也是在狗狗死后,被改名为二狗的。

    北风那个吹儿,他心里的那个哀怨啊。

    “不了,小七,你先回去,今晚城主府晚宴,不是还会再见吗?”轻歌道。

    “哦,好吧。”燕小七垮着脸。

    二狗带着燕小七离开,燕小七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多希望轻歌能说出挽留的话。

    可惜,她失望了。

    燕小七眼圈红红。

    侍卫脸色却是凝重。

    夜轻歌方才说的那一番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