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79章 战帖,断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似有一双手,将李嫣然的灵魂撕裂。

    她跌落深渊,痛不欲生。

    李嫣然瞪大赤红的眸子,眼眶酸涩,她望着墨邪,眼里逐渐聚集水雾,墨邪的脸愈发模糊,李嫣然无比痛苦,死生不如。

    许是因为爱而不得,亦或是墨邪这般行事,丢了她的颜面。

    毕竟,在落花城贵族的圈子里,她以墨邪未来夫人居之。

    她为人处世,从不热情过火,只是在不经意间,让其他人为她做了想做的事,譬如张家公子,唯有墨邪,她一厢情愿,哪怕流水无情,她依旧自信,假以时日,墨邪一定会为她折腰。

    直到夜轻歌出现在落花城,李嫣然幡然醒悟,她不过是做了一场镜花水月的梦,所有美好都是她的独自臆想,墨邪眼里,不曾有过她。

    她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卑微的乞求,墨邪,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不早,该走了。”墨邪说着,往外走去。

    轻歌、白媚儿等人,随后跟上。

    李嫣然独自一人,站在原地不动,众人望着她的眼神之中,或多或少,带着嘲讽轻蔑。

    张公子与友人在角落处,看向李嫣然。

    “张兄,死心吧。”

    友人拍了拍张公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不值得。”

    张公子付出太多,却都付诸东流,毫无收获,最为关键的是,李嫣然对张公子的好,总是理所当然的接受。

    张公子很想果断决绝地转身就走,然而,他好似一具尸体,身子僵硬,不得动弹,他迈不开双腿,满是失落的眼神,停留在李嫣然身上,挪不开眼。

    她那么纤瘦,好似一根枝条,风起时,摇摇欲坠。

    张公子鬼使神差般,像是着了魔,走向李嫣然。

    “嫣然,红月石很美,配你是最好的。”张公子强颜欢笑。

    李嫣然恍惚着,神魂出窍,张公子让她回过神来。

    李嫣然望向张公子,心里头衍生出厌恶之情,想到那用五百万灵气丹拍下的红月石,她非但没有半点儿高兴,甚至还抗拒。

    既然她本性暴露,又何必遮遮掩掩。

    李嫣然张了张嘴,欲言又止,最后朝外走,绝情的很。

    张公子下意识伸出手攥住了李嫣然的手腕,李嫣然回头看着张公子。

    张公子说:“嫣然,嫁给我,好不好?”

    李嫣然看着张公子的脸,思想陷入混沌。

    以她的出身,能够嫁给张公子,成为张家夫人,已是天大恩赐。

    可,儿时,她曾暗暗发誓,李嫣然要成为落花城最耀眼的女人。

    张夫人这个位置,不够。

    城主夫人,才是她想要的。

    李嫣然拍掉张公子的手,“张公子,你知道我,此生,非墨邪不嫁。”

    她为自己营造出了痴情的形象,大多数男子都很是欣赏,起初,张公子会把目光放在李嫣然身上,也是因为她对墨邪的穷追不舍。

    他诧异,世间竟有如此痴情的女子?

    张公子手空着,望着李嫣然纤细背影,他心里也空荡荡。

    他在想,是他不够好吗?

    李嫣然迅速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几位友人往这边走,指责张公子,又不忍心说太重的话。

    张公子去拍卖场后台,交了一百万灵气丹,他暂时不能把红月石带走,除非把剩下的四百万灵气丹拿出来。

    然而,一百万已是他的全部家产。

    张公子寻思着,如何跟张家长辈说这件事儿。

    若他没在规定时间内交够五百万灵气丹,张家一系列人,从此往后,禁止出入拍卖场。

    张公子咬了咬牙,他是张家唯一男丁,长辈们不会对他如何的。

    此时,天香阁。

    轻歌等人,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畅快淋漓,没那么多拘束。

    轻歌淡淡笑着,她看着墨邪,想起几年前,她初来北月,身边只有墨邪与萧如风,那时,墨邪二人时常提着两壶小酒,来夜府找她。

    刹那,恍如隔世。

    彼时,姬月陪在她身边,如今,姬月在妖域,千锤百炼。

    “这位是?”墨邪看向轻歌身旁的白媚儿,问。

    自从轻歌来到落花城,白媚儿就一直跟在轻歌身边,不离不弃。

    “白媚儿,白鸿海上将的女儿。”轻歌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墨邪抿唇,不言。

    当初在极北之地,白鸿海、刘虎二位上将的去世,一直都是轻歌心里的一个梗。

    她一直认为,若非自己实力太差,又怎会让兰无心残忍杀害两位上将,死无全尸!

    一顿沉默过后,便是狂欢。

    吴才等人,排着队来问轻歌,极北之地发生了何事,又是如何从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成为四星大陆最闪耀的天才……

    他们问着许多千奇百怪的事,都是关于轻歌九死一生的过往,听者热血沸腾,恨不得背起行囊上路,历经无数劫难。

    “轻歌,落花城狩猎,比你想象的要危险多了,你不该应下阎烟的战帖。”阎狱皱起眉头,还在担心狩猎之事。

    他不认为,轻歌能够战胜阎狱。

    并非他对夜轻歌没信心,而是他清楚,狩猎,有多危险,身为每年的狩猎之王,阎烟,又是多么的强大,这不仅仅是实力之争。

    更何况,赌注是一条臂膀,代价太大,太血腥了。

    “不怕。”轻歌笑道。

    阎烟并未与她开玩笑,赌注代价是一条手臂,意味着阎烟起了杀心,原因仅仅是她没有把千尘钢让出去而已。

    大世家的公子小姐,这种唯我独尊高人一等的姿态,真是让人反胃。

    轻歌嗤笑。

    她不是阎烟爹娘,没必要宠着她。

    想来,阎烟曾经也跟许多人下过战帖,那些人,要么没有接战帖,要么就是输了。

    更何况,就算他们有赢的实力,他们也只敢输。

    毕竟,阎烟,阎家大小姐的身份摆在那里。

    但,她不惧。  [ban^fusheng]. 首发

    她要让阎烟清楚,既然敢下战帖,不仅要有赢的觉悟,还要又输的准备。

    轻歌半眯起眼。

    阎烟的手背,她要定了。

    两人之间,倒没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一日,直至深夜,一行人,各回各家。

    即便深夜,一个个,也都兴致勃勃,热情不减。

    “明日父亲为你准备的接风晚宴,落花城各大世家的人都会来,你可不能迟到。”临走前,墨邪说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