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77章 备好臂膀,择日取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千尘钢……

    轻歌与阎烟的谈话,顿时之间,引来其他人的注意。

    众人都清楚千尘钢的价值,对于炼器师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阎烟心有怒火,她知道夜轻歌是炼器师,但认为夜轻歌不过是有些炼器天赋罢了,还不足以到达人级炼器师的巅峰,朝地级突破,故此,夜轻歌根本就不需要千尘钢,千尘钢只是对于那些即将突破地级的炼器师来说,异常珍贵。

    故此,在阎烟眼中,夜轻歌是故意捉弄她。

    毕竟,以阎烟的身份,落花城内,不论何人,都会卖她个薄面。

    阎烟眸色凉薄,她生来一张美人脸,气质清冷,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刻意疏离,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这种,唯有自小生长在大世家的人,才有。

    他们锦衣玉食,生来就高人一等,天赋与资源,无人可比。

    轻歌不予理会,阎烟死缠烂打,让她心有不悦。

    落花城的人,都是如此?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要看上了,别人要是争抢,都处以死刑?

    张公子如是,李嫣然如是,阎烟亦如是。

    轻歌以为,落花城卧虎藏龙,强者如云,直到她踏进这片城池,才发现,那些有实力之人,都在为世家卖命,而落花城,是各大世家的角逐之地,没有背景的天才,终是要没落,沦为奴隶。

    轻歌眼神清寒,她抿着削薄的唇,穿着一袭紫衣,怀里抱着哭成花猫的燕小七,轻歌望了眼阎烟,收回视线,朝外走。

    燕小七眨巴眼睛,紧紧环着轻歌臂膀,脸上露出笑,眼角处还挂着泪痕。

    阎烟见轻歌要走,望着轻歌的背影,阎烟眼底泛过一道杀意。

    阎烟往前迈了一步,眯起双眸,喊道:“夜轻歌,下月狩猎,你我比试一番如何?若我赢了,你把千尘钢给我,若我输了,我将那凤凰霓裳,送给你。”

    轻歌脚步顿住,回头一看,薄唇轻启,淡淡吐出二字:“凤凰霓裳?不感兴趣。”

    凤凰霓裳,在落花城,与听雨轩地位相等,是祖爷赠给阎烟的及笄之礼,多少出自贵族的女子,羡慕不已,据说,一件凤凰霓裳背后的价格,可以与半个张家相抵。

    李嫣然听得凤凰霓裳四字,心动了。

    她曾想着,有朝一日,她能嫁给墨邪,大喜那日,身穿凤凰霓裳,听雨轩是她的府邸……

    可这一切,如今,都与她没有关系。

    她像是跳梁小丑,站在角落,看着那两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对峙。

    李嫣然曾无意与阎烟搭话过,阎烟那种不屑轻蔑的眼神,彻底刺痛了李嫣然的心。

    轻歌风轻云淡,丝毫不在意。

    她从不在意戴着什么发钗,穿着怎样的霓裳,甚至住着多好的宅子。

    她在泥潭深处摸爬滚打,是从百死无生中活下来,她清楚,只要活着,手里还有一把刀,比什么都重要。

    “是吗?那我给你下战帖,如何?”阎烟冷笑:“代价是一条手臂,夜轻歌,你有没有兴趣?”

    “阎烟,住口!”阎狱与墨邪二人并肩走来,听得此话,阎狱狠狠皱起眉头,甚是不满,怒道。

    这一出好戏,正是精彩,尚未落幕,故此,周围的拍卖者们,脚步缓慢,动作悄然,都不肯离去,偷偷观望着这边儿。

    阎狱此刻想的是,阎烟二剑灵师,但阎烟契约了一头高等魔兽,魔兽种类冷血凶悍,手上又持有一把高等兵器,以及各种暗器,更为重要的是,每年狩猎,阎烟都是第一,她深知如何狩猎,夜轻歌虽已突破三剑灵师,恐怕不是阎烟对手。

    不仅阎狱这般想,其他人,也这样认为。

    狩猎方面,夜轻歌绝对是要甘拜下风的。

    然而,轻歌的回答,让所有人皆是一惊。

    轻歌一寸寸回过身来,面向阎烟,她一向有自己的原则,不容更改,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可以有愤怒嫉妒之心,却不可因此谋财害命。

    不过一块千尘钢,尚且是神秘人赠予她,阎烟却为此,想要她夜轻歌的一条臂膀。

    既然如此,她怎能坐以待毙。

    阎家大小姐又如何?

    若有人想要害她,她自然百倍还之。

    “战帖么?我接了,阎小姐,备好臂膀,我择日取之。”轻歌勾起唇角,眼露凶狂,嚣张而不可一世。

    阎烟眸子微微睁大。

    当阎狱出现为夜轻歌说话时,阎烟便已怒火滔天,她自认为夜轻歌不敢接她下的战帖,怎知,夜轻歌如此轻狂。

    阎烟甚至能够感受到,她的脸,火辣辣的疼,仿佛被人狠狠掴了一掌。

    站在一侧的李嫣然,错愕不已,无比震惊。

    夜轻歌,怎么敢?

    她怎能如此嚣张,无法无天?

    她不仅接了阎烟的战帖,还放出狠话,让阎烟准备好一条手臂,也就是说,夜轻歌赢定了?

    狂妄!

    拍卖场,五楼,雅房窗台关着,城主永夜生背对着窗台而战,听到轻歌的回答,永夜生非常欣赏。

    既来之,则安之,若摆脱不了麻烦,那就潇洒接下。

    夜轻歌倒是对他胃口,可惜,夜轻歌此人,不能为我所用,便要除去。

    永夜生想到那日在玄月关城门外发生的事,便对夜轻歌起了忌惮。

    大厅,阎烟眼神疯狂,“很好,夜轻歌,我们,狩猎再见,你的手臂,我要了。”

    阎烟转身就走,怒不可遏。

    侍卫连忙跟上。

    阎烟走后,阎狱走至轻歌身旁,不悦道:“你怎能这么鲁莽?”

    墨邪看着轻歌笑。

    他相信,夜轻歌有那个实力,能够战胜阎家的天才。

    轻歌耸了耸肩,“送上门的麻烦,我能怎么办?”

    “九哥哥。”轻歌怀里的燕小七,朝着阎狱笑。

    阎狱望着燕小七,回头与墨邪对视一眼,心里头突然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燕小七逢人便认娘亲……

    “小七,你……”墨邪走来,话尚未说完,就被燕小七打断。

    燕小七抱着轻歌脖颈,笑嘻嘻:“墨哥哥,快看,我娘亲是不是好美?”

    墨邪脸黑了几分。

    燕小七如长颈鹿般,伸长了脑袋,凑在墨邪身边闻了闻,“好香啊,这是什么味道?”

    脂粉的味道。

    墨邪眼神黯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