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66章 顶梁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阎九,来无影,去无踪,身如鬼魅,势若烈火,阎烟因为几件小事,倒是与阎九亲近了些,这也是阎烟最为骄傲的地方。

    阎烟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拍卖场,阎九竟会如此护着夜轻歌,甚至丝毫不给张家面子。

    阎九的态度,已经摆明。

    从今往后,在这落花城,他将会是夜轻歌的靠山。

    有阎狱在,谁敢肆无忌惮的欺负夜轻歌?

    没人。

    就连她阎烟,也得三思而后行。

    阎烟心思如泉涌,惆怅复杂,酸涩难耐,不是滋味,她是阎家大小家,天才新星,自认高人一等,傲气十足,目空一切,偏生自小喜欢跟在阎狱身后。

    阎狱孤僻的性格,正合她意。

    家族如此之大,阎狱却是她一人的兄长,哪怕对她不冷不热,比之其他人,却是好上许多。

    直到此刻,阎狱望着夜轻歌的眼神,宛如一个和蔼长辈,满是宠溺柔和,嘴角漂浮的笑意,那么刺眼。

    似乎,天塌下来了,莫慌,有他在,万事皆好。

    再想到方才轻歌夺走她看中的千尘钢,阎烟突地双目瞪大,将一口红血喷在茶杯里。

    “大小姐。”侍卫惊惶。

    阎烟摇头,横了眼侍卫,侍卫忧心忡忡,犹豫片刻,走至角落站着不动。

    阎烟抬手,擦去嘴角血迹,如她这般大世家的女子,颜面与尊严,超越一切,贵族的小姐们,犹如百花,竞相开放,恨不得一花独秀,将其他人压的抬不起头来。

    阎烟挑眉,默不作声,神色冷淡,面颊透白,吓人。

    便见她伸出手,端起茶杯。

    清茶淡水,浮着她方才吐出的猩红血迹,阎烟似是没有看到,亦或者是熟视无睹,粉嫩咽喉滚动两下,她一口将茶水饮尽,削薄樱唇沾染着血迹,宛如一朵妖艳的花。

    侍卫望着此刻的阎烟,只觉得这偌大雅房,喘不过气来,窒息感,宛如犯人的手,攀上脖颈,卯足了劲,狠狠掐着。

    侍卫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诚惶诚恐,大气不敢出。

    阎烟,比常人可怕。

    不,倒不如说,大世家的每个人,都很可怕。

    他们光鲜亮丽,内里早已腐朽,行尸走肉一具,没了纯净灵魂与鲜活心脏,是从十八层炼狱里爬出的魔鬼。

    唯有这些与他们贴近的奴仆,才能看到他们最为真实的一面。

    五楼,金碧辉煌,奢侈华丽,宛似建于高空之上的至尊宫殿,每一朵被雕镂出的花中央,镶嵌宝石,鎏金轻绣,乃是十足工艺品,令人惊叹,甚至不敢踏足,生怕弄脏雅房内的一切。

    吴紫灵小心翼翼,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谨慎,东张西望,眼里充满好奇,眸中倒映金光,吴紫灵叹声道:“原来,五楼雅房是这个样子,太尊贵了,轻歌,我们都是沾了你的福,不过,你藏得也深,九爷竟然对你这么好,要我也有个这么好的兄长,死而无憾了。”

    说至此,吴紫灵察觉到不对劲,机械般的转头朝旁看去,便见吴才一脸阴森的看着她,冷笑了两声,吴紫灵嘿嘿笑着,抱着吴才胳膊,“兄长最好了。”

    吴才面色温和,闷哼一声。

    屋内众人,走进雅房时,皆是叹为观止,脸上露出夸张表情。

    除轻歌之外,有一人反常,这人便是白媚儿。

    轻歌暗中观察白媚儿,白媚儿走进这鎏金镶钻的屋子,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眼神更是如常,仿佛,并不稀奇。

    据她所知,白媚儿生在山村,十几年,见识过的华贵,少之又少,再是经历生死,对如此奢侈,怕是也免疫不了。

    轻歌心知肚明,只不过如今更加断定她的猜测罢了,眼前之人漏洞百出,竟有自信站的笔直,轻歌却也不点破。

    轻歌低眉浅笑,她曾看到过,那个可怜的人儿,没了皮的美人,被大火烧成灰烬,容貌被人占据,名字被人代替。

    可怜人,早已成为骨灰。

    消散在东逝的风中。

    轻歌眸光凉薄,嘴角勾起的笑,寒意衍生,屋内的人,全都一怔,脊椎发冷。

    白媚儿为轻歌倒了一杯茶,轻歌轻呷了一口。

    茶水里倒映出她的眉眼,轻歌望着另一个自己,想起深海下冰棺里的红发女子,轻歌不再言语,戾气却重了些许。

    终有一日,她也要让那些人常常剥皮抽筋,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滋味。

    “拍卖开始了!”吴紫灵趴在窗台前,大呼小叫。

    吴才站在一侧,貌不出众,洵洵儒雅,他不由多望了几眼白媚儿,于夜轻歌,他是欣赏的。

    但,白媚儿的出现,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缕光,让人眼前一亮,挪不开眸子。

    “这位是。”吴才问。

    “我的朋友,白媚儿。”轻歌介绍道。

    “雪一捧,千娇媚,好名字,白姑娘生得如花似玉,落花城男人如狼,白姑娘要小心才是。”吴才笑谈。

    白媚儿神色漠然,轻瞥吴才,“谁若不轨,我必杀之。”

    吴才诧异,倒是个有血性的姑娘。

    轻歌把玩着空了的茶杯,白媚儿没显出实力,站在她身边,倒像个杀手。

    她相信,真的白媚儿,绝非如此。

    “都是自己人,不必拘束。”轻歌站起,挑起酒壶,为九流世家的公子哥们,倒上满满一杯酒。

    花意浓,拍卖场只在接待四五楼贵客时,才肯拿出,珍贵程度与墨邪的美人醉,不相上下。

    轻歌饮上一口花意浓,含在嘴中,似是春暖花开,芬芳入骨,那一刻的心旷神怡,好似亲眼看到冰山下的雪莲,迎着刺骨冷风绽放,最终,染上艳丽之色。

    “花意浓可是只有那三大顶级世家的人才能喝到,没想到我吴某人今日能一饱口福。”吴才喝了口酒,笑着说:“夜姑娘,我吴才,虽不肝胆相照,也不重情重义,甚至还有几分胆小怕事,但凭着姑娘今日为我吴家出头,让我吴家没有失一份颜面,从此往后,我吴才愿随姑娘,闯荡南北,不死不归。”

    吴紫灵错愕不已。

    在她的记忆当中,吴才鲜少意气用事,就连说话,每一个字,都得经过深思熟虑。

    吴紫灵想到拍卖场大厅发生的事,以及轻歌的不退步,心中一暖,望向轻歌,“轻歌,我等虽是九流世家,但只要你不倒下,我们不怕。”

    “轻歌,你就是我的顶梁柱!”吴紫灵喝酒,大声说。

    轻歌挑眸。

    方才大厅,吴紫灵若是跪下,吴家在落花城,便没了立足之地。

    在这座宽阔城池,扭曲的世界观,不难接受,轻歌仅仅只是为吴紫灵说一番话,吴家姐妹,便想誓死效忠。

    只因,这华丽之牢,血流成河,真情暖意,实在难能可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