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65章 抱大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拍卖场大厅。

    阎狱的到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或多或少的人,大气都不敢出,阎狱虽年轻,却一手创立拍卖场,杀手盟,如此成就,在同辈之中,当属翘楚,无人能及。

    曾有人形容他,温润如玉,然而,他风度翩翩的下一瞬,杀人如麻。

    仇他者,一夜,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杀手盟尽数出动,断头方归。

    杀手盟所过之处,白骨累累。

    恐惧,惶怕。

    他双手负于身后,在拍卖场侍卫的簇拥下走来,张家公子与他年纪相仿,在看到阎狱时,这张公子下意识昂首挺胸,仿佛看见严肃的父亲。

    阎狱停下脚步,眼眸四扫,寒光涌动,如冬末,积雪化,冷意浓。

    侍卫停止脊背,往前跨出一步,漠然看着张公子等人,问:“何人在此喧哗打闹?”

    张公子闷哼一声,他身旁之人当即咋呼,指向轻歌,义愤填膺的说:“九爷,就是她,在拍卖场打伤了张家的人,蛮横不讲理,九爷,还请你主持公道。”

    拍卖场侍卫看了看轻歌,又望了望张公子,最终,站在阎狱旁侧,“九爷?”

    “丢出去。”阎狱淡淡的说。

    张公子面露微笑,鸣鸣得意的望着轻歌。

    三楼雅房,阎烟嘴角含笑,抿了一口茶。

    然而,下一刻,众人全都惊呆!

    便见阎狱身后的侍卫,将指责轻歌的人抬起,拖走,那人惊惶,百思不得其解,“九爷,错了,错了,不是我,是她,是夜轻歌。”

    阎狱眸子一抬,看向那人,墨黑的眼,在漩涡之底逐渐晕染开来,被侍卫架着拖走的男人立即噤声,哑口无言,望着阎狱,咽了咽口水,说不出话来,满心惶恐。

    “九哥。”轻歌说。

    轻歌头一回发现,抱大腿的感觉如此之好。

    阎狱看着轻歌,眸光柔和了几分。

    他与阎家分开,祖爷的态度便是阎家的态度,阎家能把夜轻歌推到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可他不一样,他摆明态度,便意味着杀手盟,拍卖场全都向着夜轻歌,便是宣告落花城,他就是夜轻歌的靠山,后台。

    他很硬。

    世人想要欺负夜轻歌前,也要看看是不是以卵击石。

    “近来可好?”阎狱问。

    他最想知道的还是上个月圆之夜,夜轻歌是如何度过的。

    没有他在,夜轻歌的痛苦,更是可怕。

    “甚好。”轻歌微微一笑。

    她能够感受到阎狱的担心,尽管如此,她心里依旧有些小埋怨,当初在玄月关,阎狱为了逼她远离纷争,让她服下了头痛之毒,后来她没有按时服用解药,导致现在头疼症愈发严重。

    对此,阎狱非常愧疚。

    “你们几个,带着小夜去五楼,五楼看的清楚些。”阎狱说:“小夜喜欢喝酒,把我储存的花意浓拿出来。”阎狱望着轻歌,“花意浓比墨邪的美人醉要好上不少,你等会儿尝尝看。”

    轻歌挑眉,“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阎九,你这话,我就不喜欢听了。”一道声音,从轻歌身后传来。

    轻歌目光微微亮。

    她回头看去,墨邪身着红袍,器宇轩昂,徐徐走来,脸上抹着胭脂,气色很好,甚至格外妖异,所谓祸水红颜,在他面前,黯然失色,不过如此。

    李嫣然看见墨邪,浑身上下,所有细胞,都在跳跃,欢快无比。

    李嫣然恨不得扑上去,翻云覆雨,颠鸾倒凤,与其大战个三百回合,但李嫣然是矜持的,她强壮镇定,那羞答答的眼神,留恋于墨邪,整个人仿佛陷入情迷意乱当中,与平时的优雅温柔,判若两人。

    周围男人,看见李嫣然这番姿态,双腿一夹,血液发热,不由咽了咽口水。

    若非道德,只怕一个个,都巴不得与李嫣然亲近,爽快一番。

    “公子。”李嫣然喊了声。

    墨邪甚至未看李嫣然一脸,径直走至轻歌身边,伸出手揉了揉轻歌脑袋,“等会儿你去尝尝花意浓,再说说究竟是他的花意浓好,还是我的美人醉过瘾。”

    “小希爱上了你的美人醉。”轻歌无奈的道。

    墨邪脸一黑,“该打,他一个小毛孩,懂什么,那美人醉,只你一人饮,下回我给他酿别的酒,送去听雨轩的美人醉,可不能再给别人喝。”

    “知道了。”轻歌耸了耸肩。

    “拍卖时间快到了,上楼吧,后面还有事,我先告辞,小夜,等拍卖结束,我去找你,带你去落花城最好的酒馆,不醉不归。”阎狱捏了捏轻歌的脸,转身便走,留下两名侍卫,照看轻歌。

    轻歌撇了撇嘴,无可奈何,这一个两个,都把她当成小妮子了,又是摸头杀,又是捏脸萌,闹的是哪样?

    “夜姑娘,请上五楼。”侍卫毕恭毕敬的道。

    夜轻歌,可是上等贵客!

    轻歌左看右看,便见吴紫灵眨巴眼睛,可怜兮兮望着她。

    轻歌问侍卫:“我能带朋友上去吗?”

    “可以。”侍卫道。

    “紫灵,吴才兄,你们几位与我一同去吧,一人着实无聊。”轻歌道。

    吴紫灵,吴才,以及其他公子哥们,甚是惊讶,他们,还从未去过五楼……

    莫说五楼了,能上个二楼,就已欢天喜地。

    “轻歌,真的可以吗?”吴紫灵觉得不真切,不确定的问了遍。

    “当然。”

    “太好了。”吴紫灵搂着轻歌,蹭了蹭。

    “带路吧。”轻歌看着侍卫。

    侍卫走在前面,带着轻歌几人朝五楼走去。

    “要一起吗?”轻歌回头看向墨邪。

    墨邪笑了笑,说:“义父稍后会来,我在另一间雅房等他,义父说想你了,给你备了晚宴,为你接风洗尘。”

    “那就替我谢谢他老人家了。”说罢,轻歌离开。

    轻歌走后,墨邪也没有停留。

    至于李嫣然、张公子一行人,则彻底被人忽视。

    张公子的脸,宛如猪肉,冻僵了,难看的很,他小心翼翼望着李嫣然。

    李雅然眼圈红的可怕。

    为何,夜轻歌一来,便能夺走所有璀璨?

    夜轻歌高高在上,她如此的卑微。

    她所爱的男人,连一个眼神都吝啬于她,整颗心,却都是夜轻歌。

    李嫣然心有不甘。

    “嫣然,拍卖快好了,我们上二楼吧。”张公子说。

    张公子是六大世家之一张家唯一的男丁,容貌也不差,响当当的贵族,偏生,只对这李嫣然一往情深,在李嫣然面前,所有爪牙全部卸下,只剩一颗被奴役的心。

    却说三楼雅房,阎烟面色如锅底,手中茶杯,灵气震碎,散成齑粉,一一落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