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63章 大不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吴才眉头一皱。

    经过一番言谈,他格外欣赏喜欢夜轻歌,李嫣然话里藏针,绵里带刺,吴才虽厌恶,但李嫣然背后的秦家,他们得罪不起,再者,簇拥在李嫣然身旁的公子,皆来自于六大世家,他们这种九流之人,只能敬而远之。

    更何况,吴紫灵话一说出口,直接将李嫣然比作浪荡之人。

    顿时,李嫣然的脸都绿了。

    “吴紫灵,你怎么说话的?”张家公子极其不悦,大有撸起袖子欲要跟吴紫灵干一架的架势,李嫣然可是他梦中"qing ren",怎能被吴紫灵这般侮辱?

    其他几位公子也是怒不可遏,看着吴紫灵的眼神,都夹杂着火意。

    吴紫灵眨了眨眼睛,心有不甘,但还是低下了头。

    她方才,鲁莽了。

    “吴小姐,你侮辱我也就罢了,张公子几人,也是你能侮辱的?你这样说话,会让人认为秦家没有教养,教出个没娘养的女儿。”李嫣然笑意盈盈的说着,话也恶毒,偏生让那一群男子讨厌不起来。

    李嫣然转头看向几名男子,说:“此事就算了吧,我想,吴小姐是无心的。”

    吴紫灵双手攥成拳头,她忍着怒意,不能反驳李嫣然,否则就是晚辈之间的打闹了,有可能涉及到几人背后的世家。

    “嫣然,你大人大量,不与她计较,这事,我们可不能不管。”张家公子说完,面朝吴紫灵,气势汹汹,眼底闪过一道寒光,怒斥:“吴紫灵,跪下来,给嫣然道歉,否则,你休想走出拍卖场的大门。”

    吴紫灵蓦地抬头,眼睛瞪大。

    要她,下跪?

    吴紫灵身子颤了颤,双手愈发地攥紧,颇为尖锐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她却浑然不觉。

    “吴紫灵,快跪下吧。”

    “别磨蹭了,浪费大伙儿时间,咋这么墨迹,直接道个歉不就好了。”

    “……”

    那些男子,满脸的不耐烦,嘲笑讥讽。

    李嫣然甚是傲然,冷眼瞥着吴紫灵,吴紫灵虽是世家小姐,但在她这个管家之女面前,还不是抬不起头来?

    “别了,吴小姐无心的,吴小姐不愿道歉,我不会强求,拍卖快开始了,我们走吧。”李嫣然说道。

    轻歌眸子虚眯,李嫣然口口声声为吴紫灵说情,话里的意思却是害了吴紫灵。

    吴才等人当然也听出来了,他们怒的不行,可他们毕竟只是九流世家的公子。

    吴才一向宠爱这个妹妹,如今,妹妹受辱,理智的他,也是稳不住了。

    “张兄,下跪就有点过了。”吴才说:“紫灵还小,不懂事,童言无忌,让她给李姑娘道个歉即可。”

    “怎么?男儿膝下有黄金,她吴紫灵膝下有什么?不能跪?”张家公子蹬鼻子上脸,耀武扬威,他可要好好为李嫣然出这一口恶气,说不定能得佳人心,抱得美人归。

    如是想着,张家公子心里欢快,此时此刻,恨不得拽着吴紫灵的头发,将她按在李嫣然面前。

    “吴紫灵,你跪是不跪?”张家公子语气加重,声线拔高,“听说吴家有一座铁矿,铁矿原来主人是我张家,暂时租给你吴家而已,给你吴家一条发财路,据说,这铁矿是吴家的经济来源之一,若我让父亲收回铁矿,你吴家……”

    “别说了,我跪就是!”吴紫灵眼圈闪着泪花儿,红了一大片,她瞪着张家公子,掌心伤口溢出血迹,她满肚子气,偏生只能咽下,吴紫灵喘了喘气,朝李嫣然走去。

    每走一步,吴紫灵的心在泣血。

    奇耻大辱,痛不欲生。

    站在李嫣然跟前,吴紫灵双腿一弯便是要往下跪。

    突地,白嫩的手,伸过来,轻轻握住了吴紫灵的胳膊肘,将其抬起。

    吴紫灵跪不下去。

    吴紫灵垂眸朝旁侧看,一双云绣染血,淡紫衣摆,吴紫灵抬头,诧异的看着她,“轻歌……”

    “若你父亲得知你朝一个奴才女儿下跪,你要他老人家把脸往哪搁?你要吴家如何在落花城立足?”轻歌冷冷的道。

    “我……”

    “不许跪。”轻歌声音很轻,却如雷声般轰然。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看着这一场闹戏。

    李嫣然脸色发青,夜轻歌竟敢当着众人之面,说她是奴才之女。

    这四个字,像是一座山,压在李嫣然的心上,让她喘不过气,逐渐窒息。

    李嫣然最痛恨其他人提及她的身份。

    “是,我是奴才的女儿,我什么都不配拥有,夜姑娘,你话中的意思,莫不成是觉得,奴才就没说话的资格?连活着都是奢侈?只能被你奴役?”李嫣然强装镇定,说道。

    李嫣然是个聪明的,哪怕处境危险,她也知什么话对自己有利。

    “李姑娘,你若要曲解我的意思,那我也不解释了。”轻歌冷嗤,毫不在意。

    张家公子脸上挂不住,站出来说:“夜轻歌,这不关你的事,你别多管闲事,吴紫灵,你跪不跪?若是不跪,说出来便是,我这就跟父亲商量,收回吴家铁矿。”

    张家公子怒气冲冲。

    吴紫灵脸色大变,吴才皱着眉头,忍着气,观察形式。

    平时,吴才成熟稳重,到底也是二十出头的人,过于稚嫩,面对强权,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受辱。

    吴紫灵闭上眼,泪水流出。

    她跪下去了。

    轻歌再一次拽住吴紫灵,阻止了她。

    “轻歌。”吴紫灵泪流满面,委屈的很。

    她也要颜面,可她得顾家。

    白媚儿站在一侧,默默看着。

    轻歌将吴紫灵一把推向白媚儿,“媚儿,照看好她。”

    “是。”白媚儿扶着吴紫灵。

    “夜轻歌,你什么意思?”张家公子阴测测得说:“你别忘了,这里是落花城,不是四大帝国,还轮不到你来一手遮天。”

    张家公子瞪着吴紫灵,“吴紫灵,你有后山是吧,好,很好,铁矿你是不要了吧?”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吴紫灵想要挣脱白媚儿的束缚。

    轻歌看了眼吴紫灵,眼神很冷,登时,吴紫灵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轻歌收回眼神,望着张家公子,“还希望张公子不要出尔反尔,讲个诚信,把吴家铁矿给收回去,另外,张公子,吴紫灵并未做错事,你要她一个世家小姐下跪,岂不是过了?还是说,你认为,张家是落花城之王,你张公子金嘴一张,其他世家之人,说跪便跪?张公子,我倒是可以给你跪,就不知,你承不承受得住?”

    “不过,我可说好了,我这一双膝盖,除了天地父母之外,便是为义父而弯。”

    轻歌冷笑,站在张公子面前,作势下跪。

    张公子脸色骤白。

    夜轻歌若是跪了,那就是张家对城主的大不敬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