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60章 古怪的神秘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千尘钢,女子势在必得。

    轻歌虚眯起眼眸,并非她好强争胜,实属是这千尘钢过于难得,炼制突破地级的兵器,还差一种材料,便是千尘钢,她天赋异禀,会的职业很多,主修灵气,副修炼器,她与炼器,有不解之缘,故此,哪怕耽搁了驯兽与精神力,若是得空,她也会静下心来,好好炼制一把兵器。

    何况,千尘钢她先看上,既然她想要,女子这般,岂不是胡搅蛮缠?

    至少,以轻歌的角度来看,即便她再需要千尘钢,却也知先到先得的理,若先拿起千尘钢的人是女子,轻歌绝不会硬抢。

    轻歌眉尾轻挑,眼底划过一道冷光。

    “姑娘言下之意,我若不给,你便要抢?”轻歌微微一笑,道。

    与此同时,轻歌还注意到了吴紫灵的神情变化,自从这女子出现后,吴紫灵就把脑袋压低,诚惶诚恐,甚至都不敢与女子对视,可见,女子在落花城,身份地位都很高。

    她,究竟是谁呢。

    轻歌兴趣盎然。

    她倒是要看看,女子如何把千尘钢从她手中抢走。

    女子见此,不悦,这夜轻歌,当真是不知好歹。

    “抢?夜轻歌,我这是在跟你交易。”女子语气加重,好似威胁。

    轻歌不理会女子,拿着千尘钢,不经意间拍开女子的手,转而望向摊子前的老板,说:“阁下,千尘钢多少灵气丹?”

    “灵气丹?”摊贩老板穿着黑衣,戴着斗笠,神秘兮兮,听到轻歌说话,他似是有几分不高兴。

    “你若不希望我用灵气丹购买,我能用其他物品与你交换,只要我有。”轻歌说:“我现在非常需要这千尘钢,可否卖给我?”

    “若我不卖呢?”神秘人仿佛是个固执的孩子,语气却别样深沉。

    轻歌将千尘钢放下,“我不强人所难,若阁下不卖,我便不买。”

    说话时,轻歌倒也洒脱,她看了眼身旁女子,不卑不亢,不急不缓,说道:“姑娘,我与千尘钢无缘,你若能买,那便是你的了。”

    女子皱眉,神情难言。

    轻歌转身便走,毫不犹豫,摊贩见此,连忙出声喊住轻歌,“慢着。”

    轻歌脚步顿住,回头看。

    摊贩摆摆手,说:“年轻人,火气别这么大,我不过假设而已,怎么说走就走了?我把东西摆出来,自然是要卖的,只不过,现在你们俩人都想买,我这倒是有点头疼了。”

    “阁下,请卖给我,我师父急需千尘钢,阁下能够得到千尘钢,想必也知对于一个即将突破地级炼器师的人来说,千尘钢有多重要。”女子试图让神秘人把千尘钢卖给她,“阁下尽管开口,无论怎样的价格,我都能接受。”

    “你要千尘钢,也不是不可以。”神秘人如是说,女子脸上浮现淡淡笑意,然而,下一刻,那笑,逐渐凝固住。

    便见神秘人继而道:“千尘钢的珍贵性,你也知道,这样吧,你把阎府地契拿出来,与我交换千尘钢,这千尘钢,就是你的了。”

    “阎府地契?”女子坐不住了,眼眸微微睁大,一贯的优雅冷漠顿时瓦解,不可思议的望着一派悠闲的神秘人。

    “不可能,阎家根基,怎能儿戏?”女子眉头狠狠皱着。

    轻歌垂眸。

    女子,是阎家的人?

    旁侧,吴紫灵悄悄看了眼女子,凑在轻歌耳边,说:“轻歌,这是阎家大小姐,阎烟。”

    阎烟,此人与墨邪有婚约。

    轻歌仔细打量着女子,神色不改。

    “阁下,阎府地契,我也没有,也拿不到。”轻歌面朝神秘人,说。

    阎家地契若是被她拿走,祖爷岂不是要满城追杀她。

    轻歌想了想,千尘钢的确难得,然而,这摊贩如此捉弄人,下难题,不要也罢。

    她始终相信,假以时日,她必然能突破地级。

    她的征途,即便没有千尘钢,也无法停止,当然,若是拥有,最好不过。

    神秘人见轻歌要走,甚至懊恼,又苦苦喊住轻歌,“站住,你这姑娘,真是不讨喜。”

    轻歌无奈,停下,不知这神秘人,究竟要干嘛。

    “一块破铁而已,你若想要,送你便是。”神秘人拿起无比珍贵的千尘钢,朝轻歌丢去,轻歌下意识伸出手,抓住千尘钢,不解的望着神秘人。

    “送我?”轻歌眸光闪烁。

    “听不懂人话?说送你就是送你,你容貌极丑,与这破铁甚是搭配,赶快走赶快走,别打扰我卖东西。”神秘人挥挥手,赶走轻歌。

    轻歌嘴角抽了抽,“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轻歌略微思索,想了想,不能白拿千尘钢,她从虚无境,切割出半臂粗的天辰铁,拿出来,放在神秘人面前,“我看你摊前摆卖的物品多是炼器材料,想必也是一位炼器师,这天辰铁,赠与你,你若不要,丢了便是。”

    轻歌收好千尘钢,再度离去。

    神秘人望见天辰铁,斗笠之下,眼放白光,恨不得扑上去将天辰铁收了,仔细想了想,还要维持面子,神秘人咳嗽两声,嫌弃的说:“这破铁,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免得你心里愧疚。”

    轻歌轻笑,这神秘人,倒也有趣。

    阎烟站在一侧,看着轻歌与神秘人你来我往,不论千尘钢,还是天辰铁,都是极其珍贵之物,此时此刻,她甚至插不上话。

    阎烟脸色难看了几分。

    这神秘人,说是要拿出阎家地契才肯把千尘钢卖给她,可转瞬又免费送给夜轻歌,岂不是打她的脸。

    阎烟不愧是阎家大小姐,即便满腔火气,却也镇定自若,她领着侍卫,跟上夜轻歌。

    轻歌一行人,准备去拍卖场。

    拍卖场前,阎烟拦住轻歌。

    “夜轻歌,说个价格,把千尘钢让给我。”阎烟道。

    轻歌看向阎烟,说:“姑娘方才看到了,我用了多少天辰铁才得到千尘钢,我也不为难你,我只要一半的天辰铁,你若能拿出,我立即把千尘钢给你。”

    轻歌的虚无之境里,有无数天辰铁,可阎烟,却是拿不出一个芝麻点大的天辰铁。

    天辰铁甚至比千尘钢还要珍贵。

    阎烟脸色变了又变,万分精彩。

    夜轻歌在刁难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