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56章 听雨楼台,投机取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刻,轻歌有着沉闷的窒息感,灵魂好似遭到狠狠一击。

    “怎么了?”精神世界,魇忧心忡忡,问道。

    泪水滴落在手背,轻歌低头垂眸望去,眉头轻蹙,她抬手拭去眼角泪痕,转眸走进房内,躺在床上,身子僵硬,四肢冰凉。

    她足足躺了一夜,眼眸一转不转,盯着天顶看,灵魂似乎已经出窍,没了任何思维。

    翌日,清晨,白媚儿端着熬好的药汤前来,轻歌如往常一样,一滴不剩的喝了,等白媚儿消失在视野,她再将药汤全部从体内逼出来。

    午时,城主府来人,给轻歌送了许多书,已经有关落花城一切的资料,这几日,落花城风平浪静,轻歌除了看书之外,便是修炼。

    炼器,灵气,精神力,她都不能耽搁怠慢。

    即便无人叨扰,轻歌依旧忙的不可开交。

    然而,自从夜轻歌到落花城后,城内的每个人,几乎都会讨论到她,或是崇拜敬仰,或是嗤之以鼻。

    众人最为关心的,还是阎家祖爷的态度,此前,祖爷曾派人前往北月夜府,赠之一礼,世人便认为祖爷是接受夜轻歌这个外孙女了,若是如此,夜轻歌在落花城的地位,势必水涨船高,无人敢得罪。

    毕竟,夜轻歌与阎家的血缘,不可变更。

    至于永夜生义女一身份,世人皆知,不过是永夜生的权宜之策,没人会当真,至多面子上过得去罢了。

    可如今,夜轻歌入住听雨轩,已经整整七日,阎家不曾说过一句话,落花城其他人,都在等消息,看阎家的态度,再想着如何对付夜轻歌。

    直到现在,这些人,都以为阎家不要夜轻歌了,那夜轻歌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伺机而动,虎视眈眈,轻歌的处境,并不好。

    这日正午,轻歌登上听雨楼台,修炼完毕,三剑灵师的基础,基本是巩固了。

    “王上,秦家总管之女,李嫣然来了。”白媚儿走上听雨阁,说。

    “李嫣然?让她来吧。”轻歌半眯起眸子,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李嫣然才名远播,虽是区区总管之女,却深得秦家主的器重,甚至让落花城诸多公子哥儿,趋之若鹜,李嫣然也挑明了心意,只盼城主府的墨邪,饶是如此,那些人儿,更加愿把她娶回家。

    这般痴情者,岂是外面那些妖艳贱货能够相提并论的?

    不多时,李嫣然上了听雨楼,身旁跟着那日城门前甚是嚣张的丫鬟,李嫣然身着一袭水墨长衫,三千黑发半挽,眉目清秀,五官精致,轮廓线条柔美,似上古画师笔下泼出的美人儿,她安静默然,坐在偏侧,雨声细细,这听雨轩,与她相融。

    李嫣然看了眼丫鬟,丫鬟拿出一个红色锦盒,放在桌面,“四国王,这是我家小姐为你准备的贺礼,恭喜你住进听雨轩。”

    “李小姐客气了。”轻歌淡淡的道,语气虽疏离,却没有过分高傲。

    “四国王与墨公子情同手足,那便也是我的家人,你初来落花城,有许多不懂,可以问我。”李嫣然笑道。

    李嫣然一开口,便摆足了女主人的姿态,不知不觉中,给了轻歌一个下马威。

    那日城门前的羞辱,她不曾忘记,近来她甚至都不愿出去,生怕旁人提及那日之事,惹人笑话。

    落花城众人皆知,她对墨邪一往情深,平日也就罢了,夜轻歌远在天边,而今夜轻歌就在眼前,她决不能坐以待毙。

    “李小姐的心上人,是墨邪?”轻歌问。

    李嫣然不曾想,轻歌会这么堂而皇之将她的心事说出来,顿时,李嫣然有些坐不住了,脸色变了几变,精彩万分。

    “四国王,你这是什么意思?”丫鬟质问。

    轻歌冷冷的看了眼丫鬟,那丫鬟往后退了两步,缄默,一言不发。

    “李小姐,明人不说暗话,你心上人若是墨邪,就该想着如何让他留意你,而非是来我这找存在感。”轻歌道:“你是听雨轩的客人,把我当朋友,我还是会为你准备茶水,至于其他的,李小姐还是收心吧,谣言并不可信,李小姐应该清楚,我的未婚夫,乃是姬月,墨邪与我,多年兄妹情谊,不要过分揣测。”

    轻歌见李嫣然锐气不重,就把话说个明白。

    李嫣然眸光轻闪,丫鬟不悦,还想为自家主子辩解些什么,李嫣然抬起手,阻止了丫鬟接下来的话。

    李嫣然端起茶杯,轻呷了一口。

    她把茶杯放在桌上,望向轻歌,道:“当初,你钟情北月冥,北月冥与你有婚约,你却杀了他,跟梅卿尘走,拆散梅卿尘蓝芜二人,直到你遇到了姬月,你才肯放过梅卿尘,与姬月百年好合,夜轻歌,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轻歌眼中,杀意毕露。

    “恼羞成怒了?”李嫣然毫不胆怯,与之对视。

    “媚儿,送客。”轻歌漠然的道。

    她也是愚昧,竟是把希望放在李嫣然身上,认为李嫣然,能够陪伴墨邪一生。

    白媚儿走到李嫣然身旁,伸出手,“李姑娘,请吧。”

    “夜轻歌,你做贼心虚了?”李嫣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何为恼羞成怒?何为做贼心虚?”轻歌起身,目光冷漠,“李姑娘,你不了解墨邪,你也不懂我,回去吧。”

    既已失望,轻歌便不想在李嫣然身上浪费时间。

    轻歌独自走下听雨楼,无视李嫣然。

    李嫣然咬了咬牙,夜轻歌是在打她的脸,她本意是来试探夜轻歌,看来,夜轻歌是个潜在的威胁。

    “我们走。”李嫣然带着丫鬟离去,路过湖边时,看见一少年。

    少年双手捧着湖水,洗了把脸,他回头看向李嫣然,天真无邪,问:“你想成为墨邪哥哥的妻子?”

    听到墨邪二字,李嫣然心脏发颤,她停下脚步,望着扶希。

    “李家俏嫣然,落花盼天香?见面不如闻名,李姐姐让我失望了。”扶希道:“凡事不可投机取巧,尤其是感情,墨邪哥哥的妻子,绝非庸俗人。”

    扶希拍了拍脸,原路返回。

    “站住!”李嫣然眼底发黑。

    扶希直接忽视,绝不理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