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51章 城门前的纷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个月,四星大陆上,都没有夜轻歌的消息。

    有人欢喜有人愁。

    秦家主自鸣得意,以为为秦家除了一个障碍,夜轻歌死在深海。

    倒是城主府的墨邪,每日都会派人去打探夜轻歌的消息,然而,犹如石沉大海的,什么都没。

    墨邪颇为焦急。

    这日,庭院前,黑衣侍卫几起几落,掠至墨邪跟前,单膝跪下。

    “有轻歌的消息吗?”墨邪问。

    墨邪身形消瘦,脸色苍白,哪有往日不羁的姿态风采,偌大鲜红的长衫,只能衬的他羸弱,好在凌厉的双眉,透出几分杀气。

    彼时的他,是长在战场的野草,受鲜血浇灌,如今,空谷幽蓝,遭狂风打击,摇摇欲坠,几近凋零。

    侍卫望着墨邪,眼底泛过心疼之色,甚是不忍。

    他难以想象,墨邪身中落花毒,足足两年了。

    究竟是如何强大的意志力,让他坚挺到现在。

    “四国王快到落花城了。”侍卫道:“不足一日路程,可以看出,在此之前,四国王有意隐瞒自己的行踪,直到这两日,才故意暴露。”

    “应该是有人不愿她来落花城了。”墨邪挥了挥衣袖,“我倒是要看看,在这落花城,谁敢欺她,休怪我翻脸无情,你且去保护她,快到之际,再来通知我,留意秦家,最好截住秦家的人。”

    “是。”

    侍卫来无影去无踪,犹如疾风,倏地一声,掠了出去。

    庭院幽深,只剩墨邪一人。

    墨邪望着庭前含苞待放的花儿,微微发怔。

    此时,一名身着紫衫的女子,嘴角勾着浅笑,盈盈一握的腰,如柳枝般摆动,婀娜多姿,缓步走来。

    “公子。”

    女子声似黄鹂,悦耳且柔,带着一股江南女子的温软。

    女子手中,提着一盅汤,淡淡香味从缝隙中溢出。

    墨邪回过神,望见女子,下意识皱眉。

    女子容貌清秀,小家碧玉,闺秀气质,一颦一笑,都有着书香味儿,初看不觉惊艳,细看耐人寻味,如昙花绽放的过程,颜彩越来越深,似一只妖精。

    “李嫣然,你来作甚?”墨邪极其不悦。

    “公子,你身子不好,我炖了鸽子汤,你喝点吧。”李嫣然道。

    “你知道我不喜欢这些汤汤水水,拿走吧,你是李家的人,以后别动不动就来城主府,更别进我的院子,男女有别,你一个姑娘家的,是不是得自重?”墨邪冷着脸,劈头盖脸一顿说。

    李嫣然脸色变了变,许是习以为常,随后又恢复如初,面颊挂着笑。

    李嫣然脸颊红润,突地,墨邪长指擒住李嫣然下颌,凑上前,仔细端详着李嫣然的脸庞,如三月桃花,盈盈如水,唇红齿白。

    墨邪的凑近,让李嫣然措不及防,“公子……你这是……”

    “你脸上可是抹了脂粉?”墨邪问,并且松开手,双手负于身后,面色冷峻。

    李嫣然点头,“公子以前说过,不喜欢施粉黛的女子,我也很少涂脂抹粉的,只是这两日夜夜失眠,面色苍白,才抹了点。”

    李嫣然双手绞着衣袖,低头垂眸,忐忑不安。

    她很了解墨邪,墨邪不喜欢脂粉的味道,认为过于庸俗,可她,只想在墨邪面前展示最好的模样。

    “给我抹点。”墨邪说。

    李嫣然眨了眨眼,不解:“公子,你……”

    “把你的脂粉拿来,抹在我脸上。”墨邪转身进屋。

    “是。”

    李嫣然愣了一瞬,而后转身就走,去拿脂粉盒子。

    此时,阎家。

    阎狱在屋内走来走去,直到有属下前来,禀报夜轻歌的消息。

    “轻歌傍晚就能到落花城?”阎狱问。

    “的确如此,城主府墨邪,也在留意四国王的一举一动。”属下如是道。

    阎狱松了口气,坐在椅上,抿了口茶,“墨邪是那丫头的老相好,留意她也是应该的,你保护好四国王,我去跟祖爷商量此事。”

    足足一个多月没有夜轻歌的消息,阎狱甚至以为,夜轻歌没有熬过月圆之夜。

    如今得知夜轻歌安然无恙的消息,阎狱多日来一直悬挂的心,终于放下。

    “夜丫头来了?那得去为她接风洗尘。”房内,祖爷听得阎狱的话,道:“我老了,这事就交由你去做,得让落花城的那些人知道,轻歌是阎家的人。”

    “不可。”阎狱说:“暂且不能兴师动众,祖爷这样做,的确给了轻歌名分,但同时也是把她推到风口浪尖,这几年阎家内部有多混乱,祖爷比我清除,祖爷若过分疼爱轻歌,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如让她先在落花城扎根,看看情况,再做打算,祖爷不必担心轻歌,有城主府墨邪在,轻歌应该不会受到委屈。”

    “瞧瞧,我这是老糊涂了。”祖爷笑了笑,说:“小九,那就照你说的去做,落花城里到处都是坏人,那丫头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祖爷放心,我定会护好轻歌,只是,我一直以为祖爷冷血无情,六亲不认,没想到会对轻歌这么上心。”阎狱似笑非笑。

    “小九啊,你就别炸我话了,夜轻歌是什么身份,你我清楚,即便她不是阎家的人,不是碧瞳的女儿,她的生死,我也得掌握在手。”祖爷摆了摆手,“去吧,老身乏了。”

    阎狱眼神变了变。

    果然,祖爷如兽,冷血残酷。

    阎狱双手攥了攥,夜轻歌来落花城,究竟是福是祸。

    落花城,被人称之为天堂,殊不知,这才是真正的地狱,位于十八层下。

    阎狱望着小憩的祖爷,欲言又止,最终缄默,转身便走。

    阎狱离开,房门关上的刹那,祖爷睁开眼,看着空气,陷入了沉思。

    祖爷突地笑出声,摇了摇头,“碧瞳,你真是生了个,比你还不听话的女儿。”

    “……”

    这日,傍晚,残阳如血,半壁江山笼罩着余晖。

    一辆不起眼的破旧马车,在城门前停下,身着白色盔甲的士兵,挡住马车去路。

    “来者何人?请标明身份。”士兵问道。

    “城主义女,四国王。”里边传来白媚儿的声音。

    两位士兵,面面相觑。

    恰好,城门里边,行来一辆马车,许是跟轻歌较劲般,两辆马车在同一条线上,谁也不肯让谁。

    那马车甚是华丽,如一只花孔雀。

    马车停下,帘子掀起,一个丫鬟指着破旧马车,极其嚣张,“前面的,让开,我家小姐有急事。”

    马车之中,李嫣然眸子微闪,“四国王?夜轻歌?”

    白媚儿听到丫鬟叫嚣之声,也来气了,从马车里钻出来,“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城门这么大,你家小姐为何要跟我们过不去,车夫左转一下,不就能出去了,谁也不耽误谁,你看看我们这儿,旁边挨着墙了,已经不能让了,我们占理。”

    丫鬟一看,的确,对面马车,已经在死角了。

    “小姐……”丫鬟找李嫣然寻求帮助。

    李嫣然不苟言笑,面无表情,认真的样子,把丫鬟吓了一跳。

    “不让。”李嫣然说。

    得到李嫣然的回答,丫鬟底气十足,狗仗人势,“你们也不瞧瞧自己的穷酸样,落花城岂是你们能来的地方吗?还四国王?四国王不好好呆在她的四大帝国当土皇帝,来落花城作甚?还真以为自己是城主府的义女了?”

    丫鬟说起话来,丝毫不忌讳。

    李嫣然皱了皱眉,想到夜轻歌与墨邪不明不清的关系,便沉默着。

    她倒是要看看,这夜轻歌,何许人也,有何等本事,能让墨邪上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