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50章 入药之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浮浮沉沉无边无际的海面,涛浪相拥,风声呼啸,淡淡血腥味悄然弥漫,没了船夫的船儿,在海水上飘荡。

    白媚儿抿着唇,异常迷茫,“王上,现在,如何是好?”

    “姐姐,你看——”扶希朝后指去。

    轻歌回头看,被毒箭射穿的地方,成了黑色,像是泼墨一般,还在朝四周晕染,被毒素沾染之地,破碎成齑粉,像是遭到腐烂,慢慢瘫软。

    轻歌面无表情,眼神转冷,若就此下去,船就会消失殆尽。

    秦家是想要他们几人,死在这片海域吗?

    白媚儿往前走,从空间袋里拿出银针,扎进黑墨色的木板里,旋即拔出,仔细观察,白媚儿道:“此毒名为狼人毒,若任由此毒蔓延,等狼人毒碰触海水,周围的海水,就全是毒了,我们难以逃掉。”

    “看来,秦家非常自信,认为我在劫难逃。”轻歌冷笑一声。

    的确,没了船,海水又有毒,她根本就逃不出去,插翅难飞。

    轻歌游目四顾,仔细观察,秦家想必是派出了高手,此人起码是三剑灵师的实力,能够在海域中心来去自如,秦家主自信,认为只要一只毒箭,就能让她夜轻歌从此消失,便不能挡他秦家前路。

    狼人毒,疯狂弥漫。

    少顷,一条船,全都漆黑,轰然之间,炸裂。

    船只尸骨沉入海的瞬间,周围一片海域,全都如墨,那是杀人的毒。

    扶希面色煞白,白媚儿也甚是恐慌,这一刻,她能够感受到,死亡距离自己如此近。

    几人就要掉入海。

    轻歌眸光轻闪,电闪雷鸣间,精神之力蜂拥而出,似天地中最为强大凝结的一股力量,如劈山的斧子,将这片海域给一分为二,那沾着狼人毒的海水,分离出去。

    轻歌闭上眼,眉间传来疼痛感,身体内第二十五条赤红筋脉,蠢蠢欲动,刹那间,一朵偌大红莲,盛放于海面,接住了轻歌三人。

    被轻歌分开的海水,多是如墨水般的黑色,散发出刺鼻难闻的味道。

    轻歌的精神力有些枯竭,无法再支撑,那海水如雨点儿落下。

    染毒的海水,要是碰到了他们,必死无疑。

    白媚儿以血肉之躯,拥住轻歌,想要保护轻歌,不受狼人毒的吞噬。

    “不怕。”

    轻歌淡淡的道

    海水洒落的瞬间,轻歌指间红芒闪,尘封许久的胭脂伞被她拿出,伞打开,血色的光流转,笼罩着红莲上的三人,海水溅在伞面,护着伞内的人,躲过一劫。

    轻歌垂着眸,眼底倒映出怒放血莲,狼人毒导致伞面成黑。

    这胭脂伞是金蝉子送给她的订婚之礼,挡住区区狼人毒不在话下。

    方才一瞬,甚是惊险,好在轻歌化险为夷。

    只是可惜了那老船长,死于非命。

    轻歌想,老船长的尸体,或许已经沉入海底。

    红莲在海面荡,狼人毒渐渐消散,轻歌收起胭脂伞,海水洗涮掉胭脂伞上的狼人毒。

    驯兽岛距离落花城有一段距离,路程甚远,就算快马加鞭,也要半个月左右。

    三日后,几人在海岸边走下。

    红莲化作一道光,隐入轻歌眉心。

    轻歌身子微颤,似乎抽风般,再度想起了那具尸体,那张妖孽面容。

    轻歌收起心思,踏上路途。

    秦家认为她必死无疑,那她不必过于明目张胆,只要给阎狱一个消息,再去往落花城即可。

    落花城啊,真是让人向往的地方。

    强者云集,天才倍出。

    听说,那里优胜劣汰,有实力者,才能熬过天黑。

    轻歌长途跋涉,去往落花城的这段日子,四星大陆上,没有任何与夜轻歌有关的消息。

    秦家主暗自窃喜,以为夜轻歌死在海底,不会阻碍秦家,他也算是了却一桩心事。

    冰谷,雪女山。

    雪女山不复往日光彩,就像是一座荒芜小山丘,表面覆盖了层层积雪。

    梅卿尘身着大红喜袍,坐在丘上喝着烈酒,醉醺醺,面色深红,眼神迷离,似笼罩着轻纱,朦朦胧胧。

    他的周边,有几十坛酒。

    突地,梅卿尘转过身,趴在丘上,吐出了一堆水。

    他十几日没有进食,终日酗酒,人已然疯癫,偶尔清醒的时间,也像个暴君,凶戾无比。

    马车停下,兰无心与极北女王从马车内走出。

    兰无心看见堕落颓废的梅卿尘,眼神阴狠几分,双手紧紧攥起,她猛地朝梅卿尘走来,一脚踹在梅卿尘脸上,梅卿尘吃痛咧嘴,人仰马翻,一坛酒还沿着小山丘往下滚,酒水溅了一地的积雪。

    梅卿尘皱着眉,睁开眼,不悦的望着梅卿尘。

    梅卿尘拿过一坛酒,往脸上倒,洗了把脸,瞬间清醒。

    “梅卿尘,你想死是不是?”兰无心一脚踏上山丘,怒目圆瞪,玉手攥着梅卿尘衣领,一把将梅卿尘提起,“你若要死,我成全你。”

    梅卿尘一把挥开兰无心,“滚。”

    梅卿尘痛喝了一口酒,跌跌撞撞,摇摇晃晃,朝山丘下走去。

    “梅卿尘,给我站住!”兰无心怒喊。

    梅卿尘停下来,回头看了眼兰无心,“丑八怪,你说什么?”

    梅卿尘状若疯癫,仰头大笑,一面喝酒,一面往前走。

    “梅公子日日酗酒,脑子怕是不好使了。”极北女王说:“也不知这夜轻歌有什么本事,能让梅公子对她念念不忘,要我说,这夜轻歌,给蓝姑娘提鞋都不配。”

    兰无心咬牙切齿,眼见梅卿尘就要消失在视野,兰无心突地喊道:“梅卿尘,蓝儿就要死了,你管是不管?”

    梅卿尘疯疯癫癫,喝着小酒儿谁也不理会,一个刹那便已踏出十来步。

    “夜轻歌!夜轻歌!”

    兰无心身体颤抖,恨之入骨,牙齿咯咯作响。

    一匹马,疯狂奔来,在小山丘前停下。

    一个侍卫,跃下马身,单膝跪在兰无心面前,道:“血族医师有了结果,说是想要救蓝姑娘,就需要以人心入药,此人最好是灵气、精神力双修。”

    “双修之人,那不就是夜轻歌了?”极北女王连忙接过话茬。

    兰无心抬起脸,眼神森然,“夜轻歌,你的心,我要了。”

    “兰长老,我这就去查找夜轻歌下落。”极北女王看向侍卫,“去告诉医师,让他护好蓝姑娘,入药之心,很快就会送来冰谷。”

    “是。”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