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9章 荼蘼花开的日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刑荼蘼说:“秦家家主说,希望我能继续跟他们合作半人半兽的事吗,我答应了。”

    “做的很好。”轻歌道:“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唯静观其变,以静制动,方为上上策”

    刑荼蘼赞同道:“看来我们想法一样,是想先稳住秦家,而且秦家也是图谋不轨,假以时日,秦家必然想控制住我,若是不然,他会派人取代我的位置,如此,驯兽岛就会为秦家提供无数魔兽,让秦家没有后顾之忧,不用为魔兽之事烦恼。”

    “我速速去落花城,有我在,秦家应该会专心对付我,现在驯兽岛还不够凝结强大,这么多年,驯兽岛有些亏空。”

    轻歌略微思索了会儿,道:“来驯兽岛前,我让夜府兄长夜无痕,以及落花城阎家九爷为你搜罗四星大陆有驯兽天赋之人,到时候我让人把名单给你送来,上面会记载详细地址,你稳定了驯兽岛后,可以去把这些有才之人找来,他们的加入,会让驯兽岛更加强大。”

    闻言,刑荼蘼颇为激动,直接站了起来,双眼发亮,“轻歌,你说的可是真的?”

    如今,驯兽岛最为欠缺的,就是具有天赋的驯兽师,驯兽岛的存在,就是培养他们,他们的成长,便是驯兽岛在四星大陆立足的资本。

    “屠杀军这些年,走南闯北,足迹遍布大陆的各个角落,也遇到过不少驯兽师,我已经派人通知几位上将,若是可以的话,资料过段时间也会给你。”轻歌道:“只不过,屠杀军在这方面,不是很擅长,他们都是武将,给的资料,也很模糊,想找到这些驯兽师,难度很大,但我认为,越是偏僻之地,天才倍出,虽然难度大,但绝对不会辜负你走一回。”

    “我也是这般想,就算信息模糊了点,有个大概就好,有缘的话,我定找到,若是无缘,便也罢了。”刑荼蘼道。

    很早之前,她就有这种想法,才会天南地北的走,在锻炼自己驯兽能力的同时,也想看看有没有驯兽师能够入她眼,可惜,她失望了。

    驯兽岛在搜集资料方面,并不出色,故此,刑荼蘼一直都踏不出这一步。

    夜无痕能够搜罗四大帝国与附属小国里的驯兽师,阎家九爷本事就更大了,整个四星大陆,除了隐世宗族和幽冥岛,只要他想查,便能查到。

    “你与阎家,关系可好?”刑荼蘼问。

    “祖爷琢磨不透,阎九对我很好。”轻歌如实回答。

    “那我也放心了,祖爷是个非常严肃的人,不要去得罪他,有阎九护着,你在落花城起码不会受他秦家人的欺负。”刑荼蘼如是道。

    “……”

    轻歌微微一笑。

    两人聊着,不知不觉,已是正午。

    刑荼蘼安排午饭,饭后,轻歌三人离开驯兽岛,坐上船。

    刑荼蘼岸前相送。

    “落花城是龙潭虎穴,不好挣扎,不过,那里群雄荟萃,能让你更加强大。”刑荼蘼站在海边,说:“轻歌,不论发生什么,我驯兽岛,便是你的后盾,不论何时,都不要怕。”

    “别担心,谁要是敢动我,我立马修书一封送来驯兽岛,让你为我出气。”轻歌打趣儿道。

    刑荼蘼无奈,笑了。

    白媚儿站在一侧,美如洛神,青阳之下,肌肤如翡玉般晶莹剔透,似瓷娃娃。

    她敛起神色,眸光黯淡。

    她不懂,夜轻歌何德何能,为何,总能让人心甘情愿相随,生死无悔。

    白媚儿无法理解,刑荼蘼竟愿为了夜轻歌,覆了整座岛。

    她能够感觉到,驯兽岛于刑荼蘼来说,无比重要。

    “一路平安。”刑荼蘼浅笑,“等到荼蘼花开的日子,我会去找你。”

    “好。”

    “……”

    三人上船,船夫划船,渐行渐远,日上中天,海面倒映金光,似火色弥漫。

    船夫哼着古老的曲儿。

    扶希趴在轻歌腿上昏昏欲睡,白媚儿坐在后侧为轻歌按揉太阳穴。

    “王上,头疼时,不要掐眉心,非但不能缓解头疼,还会让你上瘾。”白媚儿轻声道。

    轻歌闭上眼,极其享受。

    不得不说,白媚儿按揉的手法,甚是娴熟,她的头疼,得到了缓解。

    “媚儿,你也看到了,跟着我,太危险。”轻歌突地说。

    白媚儿按揉太阳穴的动作顿住,她蓦地跪下来,拉住轻歌衣袖,仰头:“王上,你这是要赶媚儿走吗?”

    轻歌将白媚儿拉起,“说什么傻话,你一个女儿家的,跟着我,搞不好,命都没了,多不好,你是白上将的女儿,我当然喜欢你能找个良人,相夫教子一辈子。”

    白媚儿不停摇头,“父亲追随夜将军,南征北战,铁血真情,这是父亲的信仰,王上,媚儿什么都不想要,只愿跟着你,就算死在路途,也比苟活着好。”

    轻歌叹息,“说什么胡话,罢了,你想留着,就留着吧。”

    得到轻歌肯定的回答,顿时,白媚儿喜逐颜开。

    她垂下眸子,眼底寒芒四起,雷霆乍现。

    倏地,斜叉里,飞来一只毒箭,沿着轻歌肩膀射出去。

    扶希醒来。

    轻歌站起,朝外走去,船夫坐在边沿,一动不动。

    轻歌拍了拍船夫的肩膀,“老船长。”

    身穿蓑衣的船夫,身体僵硬,往后倒地,七窍流血,面颊呈青紫色,宛若中了剧毒。

    扶希与白媚儿走出来,看见船夫的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扶希小眉头蹙起。

    白媚儿低头检查尸体,动作熟稔,“王上,此人至少死了半个时辰。”

    面对一具尸体,白媚儿没有任何的恐慌感,轻歌不经意的打量着白媚儿。

    轻歌脸上的漆黑面具,遮住了半张脸,徒增神秘。

    “看来,有人得知我要去落花城,已经坐不住了,想要我们死在这片海上,无声无息。”轻歌残虐一笑。

    “是谁?”白媚儿问。

    轻歌唇动无声,念出两个字:秦家。

    落花城,秦家。

    秦家家主坐在桌前,钻研古书。

    蛇葬走了进来。

    “秦叔叔。”蛇葬说。

    “小葬,来,我有一惑,需要你来解之。”秦家主放下书。

    “秦叔叔何惑有之?”蛇葬道:“我听说,夜轻歌要来落花城,城主府和阎家都没有动静,也不知这祖爷在想着什么,不过,墨邪与夜轻歌感情至深,必然会护着她。”

    “夜轻歌?”秦家主满面阴冷,“她来不了了,生无人,死无尸,她能怎么来?”

    蛇葬微怔,旋即恍然大悟。

    以秦家主的手段,怕是夜轻歌在半途,就已粉身碎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