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6章 海上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浮沉海,岸边。

    天光渐亮,东方之巅露出鱼肚白,曙光,似烟雨朦胧般洒落,好似笼罩着一层轻纱,刹那间,光芒万丈,乍现,所有黑暗都将被驱逐。

    两个酩酊大醉的女子,倒在海边,海浪石头他们的下半身。

    周边,是墨黑色的酒坛。

    日光刺眼,轻歌睫翼微颤,旋即睁开双眸,四肢冰凉,阳光却暖。

    随后,刑荼蘼醒来。

    宿醉过后,她昏昏沉沉,头疼欲裂。

    轻歌起身,朝刑荼蘼伸出手,清晨的青阳,在她指缝间折射进刑荼蘼的眼,刑荼蘼下意识虚眯起眸子,她仓促一笑,把手搭在轻歌掌心,轻歌略微用力,便将刑荼蘼拉了起来。两人裙摆湿漉漉,朝岛内走去,虽是如此,却优雅从容,哪怕污垢满面,也不见任何狼狈。

    回到石殿,沐浴过后,婢女端来才煮好的粥,香气四溢。

    喝过之后,浑身皆暖。

    直到现在,轻歌每日都要服下赤羽当初为她炼制的药剂,梅卿尘对她狠下毒手,从未留情,若不好好调养,后遗症很重,好在赤羽在炼丹方面的本事很大,轻歌倒也无忧。

    她现在担心的是扶希双眼。

    扶希眼睛虽然好了,但若是受了刺激,或是激烈猛撞,都会影响到眼睛。

    喝粥时,轻歌放下碗筷,看向扶希,说:“小希,你要保护自己的眼睛。”

    扶希朝其咧嘴一笑,“姐姐不要担心,我会的。”

    虽是如此说,但关键时刻,他最为在乎的还是夜轻歌,不曾想过自己会遭受什么,不然的话,归海山闯入殿内,扶希完全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周旋,不必如此极端,引得归海山勃然大怒。

    骨气这种事,还是得分时间段的。

    要不然,怎会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一类话。

    扶希的眼睛,曾经受到过位面隧道的余波,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

    赤羽说过,扶希双眼,若是再次失明,那就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看着扶希脸上的笑,轻歌叹了口气,无可奈何。

    她身边,总是有一群固执疯魔的人。

    “你的眼睛要是再次出了事,我就把你卖给西海域卖猪肉的断袖大叔,听说他还有恋童癖,最喜欢白嫩的小孩儿了。”轻歌黑着一张脸,使出了杀手锏。

    扶希的笑,顿时凝固住,脸已经垮了下来。

    “姐姐,你好坏。”扶希撇着嘴,泪汪汪,煞是可爱。

    轻歌忍俊不禁,哈哈大笑。

    刑荼蘼无奈摇了摇头,在她印象中,夜轻歌时刻紧绷,犹若冰霜,还不曾见过这般小孩子气的时候呢。

    氛围,颇为轻松。

    白媚儿坐在一旁喝粥,眸光流转。

    ……

    轻歌突破三剑灵师后,还需静下心来修炼,巩固三剑,驯兽岛四面环海,又经历了一场大乱,这十日来,轻歌便去海边盘腿修炼,除了灵气之外,还有炼器与虚无境,轻歌速度虽慢,却从来没有落下过。

    当然,在常人眼中,轻歌不论是修炼还是炼器,速度都是快到堪称变态。

    这段时间,白媚儿依旧坚持不懈的为她熬药汤,轻歌从未喝过。

    海风阵阵,扑面而来,轻歌盘腿坐着,天地间,最为精纯的灵气,氤氲在她的周围。

    骤然间,轻歌睁开双眼,锋芒毕露,雷霆乍现,她蓦地起身,一跃而起,玉手伸出的刹那,明王刀破空而出。

    轻歌踩着翻滚的海水,朝前掠去,双手执刀,高高举起,飞掠而上,旋即一刀落下,刀身蕴满灵气,此刻宛如无形蛟龙,便见一道光刃,自明王刀中飞出,将这片海域,一分为二。

    轻歌站在两片海域的中间,两侧是涛浪,在这惊涛骇浪里,轻歌显得如此渺小。

    片刻,两片海浪落下,将她吞噬,欲要融为一体。

    刹那之间,轻歌闭上双眼,雷巢里的精神之力蜂拥而出,犹如爆炸般,海面上水花溅开。

    她的精神力,到底是有局限性,如此过后,轻歌赫然有些头疼。

    轻歌趁海浪即将融合时,好似浮光掠影,迅速离开,落在岸边。

    她背对着的这片海域,两层涛浪,汇为一体。

    轻歌把明王刀插入地上,抬眸朝天边看去,夕阳如血,火烧云漫了天际。

    轻歌垂下双眸,目光轻闪。

    “魇。”轻歌薄唇轻启,说。

    “嗯?”

    “明晚,便是月圆之夜了。”轻歌淡淡的道。

    精神世界,魇保持沉默,幽幽响起他的叹息声。

    轻歌要在月圆承受的痛苦,难以想象。

    “九哥回来吗……”轻歌皱了皱眉。

    阎家九爷,阎狱。

    他若是来驯兽岛的话,陪着她,她倒是能减轻一些痛苦。

    “我已经派人给了城主府、阎家消息,不久后我就会去落花城。”轻歌说:“落花城,那才是龙潭虎穴。”

    在落花城,只要她有本事,能够瞬间提高她的地位。

    但落花城里的那些人,绝对不是吃素的。

    “夜丫头,不要怕,姬月不在,这不是有我吗,虽然我连心都没有,只是骨头架子,但我也能为你保驾护航。”魇道。

    轻歌苦笑。

    起初,他们互相利用,不曾想,相依为命这么久,如今却惺惺相惜。

    “嗯,不怕。”轻歌笑着说。

    她回到石殿,找到刑荼蘼几人,商量月圆之夜的事。

    她说:“荼蘼,我明日晚上要闭关修炼,不要打扰我。”

    刑荼蘼点点头,“我会给你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

    “王上要闭关?”白媚儿疑惑不解。

    “是这样的,明日好好带着小希,别让他胡来。”轻歌说。

    “是。”白媚儿回答道,眼神里却藏着狐疑。

    闭关?

    闭关一日?

    此时,小扶希撇撇嘴,“宝宝乖着呢。”

    轻歌不由笑了笑,她与姬月的孩子,真应该像扶希这样机灵可爱。

    就连刑荼蘼,也愈发欢喜这个小孩。

    第二日,傍晚,刑荼蘼把轻歌带到闭关修炼的宫殿,非常偏僻,甚是静谧,还有重军把守,常人进不来。

    “这地方不错。”轻歌打量四周。

    “那是,这可是我为你精心挑选的,你且修炼着,有什么需要派人通知我即可。”刑荼蘼说完便走。

    轻歌走进殿内,在榻子上躺着,闭目小憩。

    等她感受到那一股热量与痛苦时,她打开窗户,悄然掠了出去,无影无踪。

    轻歌出现在浮沉海边。

    她怕承受不住痛苦,被人发现,倒不如在浮沉海的角落,找一处地方修炼。

    之所以让刑荼蘼准备,无非是掩人耳目。

    总归来说,防着点,不是坏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