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5章 她是个天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四国王夜轻歌突破三剑灵师的消息,犹如秋风卷落叶一般,传遍五湖四海。

    如今的她,威望更加。

    即便年轻稚嫩,天才之名,却没人敢质疑。

    这夜,轻歌与刑荼蘼喝的酩酊大醉,轻歌酒量甚好,浮浮沉沉,半醉半醒,一笑,百媚生,眼若秋波。

    “轻歌,我带你去看个东西。”刑荼蘼拉着轻歌的手,朝浮沉海的岸边走去。

    轻歌跟在后边。

    白媚儿望着轻歌背影,若有所思,夜轻歌的修炼天赋着实让人震惊,大半年时间,就已突破了三剑灵师,照这个速度下去,似乎,突破大灵师这种不敢想象的事,也指日可待了起来。

    海边,刑荼蘼在一棵树下吐了起来。

    轻歌站在刑荼蘼身旁,轻抚她的脊背。

    “酒太烈,以后少喝。”轻歌淡淡的说。

    刑荼蘼喘着气儿,无力摇摇头,“轻歌,父亲死了,归海山死了,我为什么,高兴不起来?”

    轻歌握住刑荼蘼冰凉的手,为母亲报仇雪恨,不过是刑荼蘼的执念而已。

    日积月累,执念已深,积压在心底,酿成风暴,一触即发,融入四肢百骸,她却更加压抑崩溃。

    杀人,并没有快感,而是一种沉重的心情。

    若是可以,谁不愿闺秀中守着美好,而非双手染尽鲜血,踏着尸体走上万丈阶梯,登入九重宫阙君临天下。

    光鲜亮丽背后,是白骨腥臭味。

    刑荼蘼眼眶微红,没了平日里的淡然自若。

    她始终无法释怀,归海山临死前的那一吻。

    像是滚烫烙印,狠狠烙在她的身上,郁结于心。

    刑荼蘼让自己情绪恢复,她低下头,伸出手,指向前方,“轻歌,看……”

    轻歌朝前看去,海上一轮明月,深蓝的是海,雪白的为月,海面倒映出流连忘返的美景,天上地下,好似有两个月亮互相映照,皎洁的,淡淡的光,如清雾一般漂浮在半空。

    “小的时候,每逢十五,娘亲便会带我来海边看月亮,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特别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可惜,还没到十五,月亮也不够圆。”刑荼蘼掐指一算,“你是十日后出发去落花城吗?正好,过了这月的十五,等到那天,我去取上等的雪酿酒,跟你饮上一杯,算是为你送行。”

    十五……

    轻歌眉头,几不可查的一皱。

    她之所以等过了时日再去落花城,便是想熬过十五的晚上。

    每个月圆之夜,都是她痛苦之日。

    精灵血脉的觉醒,像是砒霜,侵蚀她的脏腑,痛苦难耐。

    “好。”轻歌微笑。

    两人在海边行走,波浪层层。

    轻歌望着波涛起伏的海面,再次想起了深海下的神秘宫殿,以及那一具尸体。

    “荼蘼,你觉得,人死之后,会去哪里?”轻歌问。

    “娘亲曾告诉我,善人会飞升成神,恶人却是要下十八层地狱遭受折磨的。”刑荼蘼说。

    轻歌苦笑,“我杀人无数,兴许是要入地狱。”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刑荼蘼眸光微闪,她停下脚步,站在轻歌面前,凝视着轻歌,一本正经,极其认真的道:“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轻歌愣住,诧异的看着刑荼蘼。

    刑荼蘼双眼坚定,薄唇紧抿。

    有人陪伴,地狱又何惧?亦是畅快事。

    轻歌突地笑起来。

    她夜轻歌,何其有幸,身边能有这么一群人。

    刀山火海,烈火烹油,在所不辞。

    她本是无"qing ren",是他们,让她明白,所谓羁绊。

    这日晚,轻歌与刑荼蘼聊了许久。

    轻歌说:“我不叫夜轻歌,我叫无名。”

    刑荼蘼笑:“你曾在夜府,不为人知时,便化身无名,历练西海域,我是知道的。”

    轻歌笑了笑,一言不发。

    她占据了这具身体,谱写了另一段人生。

    她不知,那个夜轻歌在何处。

    有婢女端来甜酿酒,她们坐在海边,醉言醉语,潮湿的海风拍打在脸上,竟是格外清爽。

    此时,佣兵协会。

    冷清宽大的宫殿,空洞的好似华丽囚笼。

    一副水晶棋盘,两侧有人相对而坐,分别是冥千绝与安溯游。

    安溯游面无表情,落下一子。

    冥千绝系着披风,腿上盖着绒毯,他看了眼安溯游,而后说:“安院长近来可好?”

    “死不了。”安溯游冷冷的说。

    “院长心情不好?”冥千绝挑起眉头,问。

    “面对你,老夫从未有过好心情。”安溯游没好气的道。

    冥千绝笑了两声,“院长一如既往的幽默啊。”

    安溯游正要说些什么来挖苦冥千绝时,虞姬走进来,安溯游闷哼一声,捋了捋白花花的胡子。

    “何事?”冥千绝放下棋子。

    虞姬低垂着脑袋,“主子,夜轻歌突破三剑灵师了。”

    冥千绝眸中寒光一闪,“果然是个倔强的丫头,就算逼入绝境,也能置之死地而后生,修炼之事也没落下,这等速度,突飞猛涨,就算说是四星第一,也是实至名归。”

    安溯游哈哈大笑,一脸骄傲,“老夫的徒儿,可是个天才。”

    “安院长,夜轻歌的师父,是炼器工会的金蝉大师。”冥千绝泼了盆冷水,顿时,安溯游的脸渐渐转黑了。

    “还有一个消息,她已经博得了夜轻歌的信任。”这侧,虞姬道。

    冥千绝点点头,“让她呆在夜轻歌身边,不要轻举妄动。”

    “她?”安溯游半眯起眼,“你们已经把人安插在轻歌的身边了?轻歌一向谨慎,你们是如何做到的?”

    “安院长,你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就不要想着回头,不然,竹篮打水一场空,赔了夫人又折兵,那可就太难看了。”冥千绝带着一丝警告的口气说道。

    安溯游脸色微变,“老夫是那不守信用出尔反尔之人?”

    “我知道,安院长不是这种人。”冥千绝朝着安溯游伸出手,“安院长,合作愉快。”

    安溯游看着冥千绝修长如玉的手,顿了顿,犹豫一瞬,而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拿出,与冥千绝相握。

    不仅仅是佣兵协会,其他地方的人,得知轻歌突破之事,或是忧虑,或是欢喜。

    譬如远在炼器工会的嵇华与金蝉子,得知此事,便手舞足蹈,那叫个开心。

    尤其是金蝉子,逢人便说他的徒儿如何如何好,简直是个天才。

    如此,导致轻歌尚未踏进炼器工会,炼器工会内的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全都熟知夜轻歌之名。

    她是个天才。

    她的师父是金蝉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