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4章 花生两面,镜花水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混混沌沌中,轻歌意识模糊,处于朦胧,云里雾里,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她陷入万丈深渊,无尽的黑暗。

    “轻歌……”

    她听见,有人急切的呼唤她。

    灵魂站在悬崖峭壁,即将堕落沉沦的瞬间,被拉了回来。

    驯兽岛,殿内,琉璃床上,轻歌缓缓睁开了双眼,床边,是白媚儿、扶希以及刑荼蘼。

    轻歌欲要起身,白媚儿上前扶着她,轻歌头疼欲裂,长指暗暗掐着眉心。

    眼前像有强烈白光炸裂,只能看到白媚儿几人的身影轮廓,好半天过去,轻歌才缓过神来,逐渐恢复。

    “王上,你这是怎么了?”白媚儿担心不已,“天都黑了,也没有看见你,小希说你来找我了,我们找到荼蘼姑娘时,有士兵过来禀报,说你昏倒在海边,浑身湿透,意识不清,医师过来,说你溺水了,这好端端的,王上怎么会溺水。”

    白媚儿都要哭了。

    轻歌摇摇头,摆摆手,阻止白媚儿继续往下手。

    她现在,非常痛苦。

    她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的,是那个与她一模一样,躺在冰棺里的尸体。

    “魇,你看到了吗?”轻歌朝精神世界抛入一抹灵魂传音,问。

    “看到什么?”魇不解。

    “那具尸体,相貌跟我非常相似,还有浮沉海下的神秘宫殿。”轻歌颇为急切。

    浮沉海,便是那一片海的名字。

    “夜丫头,你在说什么?什么尸体?什么宫殿?我只知道你潜入深海,溺水,突然没了意识,被海浪卷上岸。”魇说。

    轻歌脑子里一阵嗡鸣,宛若雷霆乍现,电光闪烁。

    莫不成,那一切,都是假象,是梦魇?

    可,那么的真实。

    她的灵魂,都为之一颤,再仔细回想冰棺里的那张脸,轻歌只觉得毛骨悚然,脊背发凉,四肢生冷。

    轻歌闭上眼,喘着气儿。

    兴许,是她多虑了。

    白媚儿站在一旁,以为轻歌头疼,便伸出双手,指腹轻柔地为她按压太阳穴。

    “轻歌,饿了吧,该吃饭了,厨子们把饭菜都热着呢,随时可以开吃。”

    刑荼蘼说。

    轻歌点了点头。

    白媚儿扶着她起身,换了一件月牙白的长衫,发如雪,用红绳随意绑着,松散慵懒。

    海上明月,冉冉升起,勾勒出水墨的颜彩。

    轻歌等人在石殿阁楼享用美食,鱼虾肉,色香味,俱全。

    刑荼蘼吩咐婢女搬来了许多酒,全都最烈的兽酒,以野兽之髓,酿成芬芳,一口入腹,肝肠寸断。

    刑荼蘼不是酒国中人,面对满桌佳肴,却食不知味,她仰起头,捧起一坛坛酒,喷了一脸,深入咽喉,一路灼烧进五脏六腑。

    刑荼蘼闷不做声,半醉半醒。

    归海山临死前的一吻,她一生都无法释怀。

    这十几二十年,她一直活在仇恨之中,她喜怒不形于色,时刻想着怎么弄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午夜梦回,她只要一闭上眼,便是母亲死在粪坑的情景,她回忆不起那臭味,只知冷的彻骨,恨的泣血。

    她承认,合欢过后,肌肤相碰,那种悸动,让她怦然心动。

    她半推半就,也曾与归海山好过,然而,当她得知母亲的死与归海山有关时,她性情大变,与从前判若两人,绝望,无奈,崩溃。

    尤其是得知自己怀孕之后,想到孩子的父亲是归海山,刑荼蘼更是陷入极端,一拳一拳,亲手杀了这个孩子。

    虽残忍,但不后悔。

    轻歌能够理解刑荼蘼的感情,若归海山到死依旧叫嚣,依旧愤恨,积压在刑荼蘼灵魂深处的感情,不会有任何波澜,然而,归海山做出了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事。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吻了她。

    而后,毫不犹豫跳进十八层地狱。

    “一人饮酒多没意思,来,一起。”轻歌跃过石桌,坐在刑荼蘼面前,解开一坛酒的封口,仰头痛喝。

    酒水虽烈,却烈不过墨邪酿的断肠。

    直到现在,她相信自己的直觉,依旧认为,浮沉海下的神秘宫殿,冰冷棺材,美丽尸体,都不是假的。

    为什么,那尸体,与她如此相似?

    是阎碧瞳吗?

    她见过阎碧瞳的画像,她与阎碧瞳有七分像,但风格气质,五官细节,全然不同。

    她甚至怀疑,那尸体,就是她。

    这一刻,她突地有些想念姬月了。

    她抬头,看着那轮明月。

    相思入骨,却只能故作不知,强装淡定。

    她是最强的,钢筋铁骨,刀枪不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能阻止她?

    轻歌把手放在小腹上,现在局势不好,可,她多希望,有个小生命的到来。

    等日后,她见到姬月,能够牵着一个水晶包,让他喊父亲。

    她能够想象到姬月的欣喜若狂与不可置信。

    轻歌一口酒一口酒的喝着。

    怀念的是姬月。

    脑子里沉沉浮浮,她再一次想到那具尸体。

    突破三剑灵师的心境感悟,是涅槃二字。

    她想着,她若是那具尸体,她被沉睡在深海中,这尘世中的所有,全部厮杀都与她无关,她该如何。

    她若死了,她该怎样?

    自当涅槃,涅槃重生,凤凰欲/火,死亦何惧,她依旧能叱咤风云,轰烈而至。

    突地,轻歌身下,白光乍现,银色光圈覆盖着她,古老的符文在光圈中流动。

    这一道光柱,宛如飞龙在天,直冲云霄,惊动了整个驯兽岛的人。

    破碎之声响起。

    呯——

    那是让所有修炼者沸腾,熟记于心的声音。

    突破之声!

    石殿阁楼上,白光照亮黑夜一角。

    就连昏昏沉沉醉醺醺的刑荼蘼也瞬间清醒过来,呆讷着,惊愣住,望着轻歌,好半天过去,满心欢喜,“轻歌,你突破了!”

    灵师七剑,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每突破一剑,难度就会增加许多。

    有些人,穷其一生,都卡在这一剑。

    轻歌修炼,众人有目共睹,上一回突破二剑灵师,还是在玄月关。

    大半年的时间,她就成了三剑灵师。

    也就是说,未来,二十岁不到,她的成就,甚至有可能超越永夜生。

    这样的成长速度,修炼天赋,让人惊叹,咋舌。

    轻歌享受突破时的触感。

    白光渐渐消散,她微笑着,“十日后,启程,去落花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