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3章 夜轻歌的尸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归海山死了。

    兽牢中,他的身体,四分五裂。

    一阵阵血腥,弥漫出来。

    兽牢周围的看客,也全都各回各家。

    这日的夕阳甚是猩红,宛如熊熊烈火,烧了半壁江山,却也美如画。

    驯兽岛之事解决,轻歌寻思着,何时去落花城,如今,三剑灵师的心境感悟,隐隐有突破之势。

    一旦突破三剑灵师,就算在落花城,也能立足。

    年仅十八的天才。

    须知,这片大陆,最为强大的永夜生,五剑灵师,已经是宗师级别的存在了。

    “媚儿去了哪里?”殿内,轻歌问正在吃酥糖的扶希。

    “她去小厨房了,说是要给姐姐你做点药膳,补补身体呢。”扶希说。

    “我去看看她。”

    轻歌走向小厨房。

    小厨房就在不远处,走向厨房大门时,要经过窗户,此时,窗户打开,轻歌眼角余光漫不经心一瞥,突地,轻歌停下脚步,漠然望着厨房内。

    白媚儿正在摆弄药膳食材,忽然,一位婢女端着刚刚熬好的汤,脚崴了一下,突地摔倒,盖子打开,滚烫汤水溅在了白媚儿的手臂上。

    白媚儿脸色煞白,身子微颤。

    婢女知道白媚儿是驯兽岛的贵客,心惊胆战,不知所措,她连忙走上前,掀掉白媚儿手臂上的袖子,想要查看伤口,“白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去拿药膏。”

    然而,当袖子掀开,露出手臂时,婢女惊呆。

    白媚儿手上的皮肤,像是一层纸,软了下来,不,换一种说话,应该是,白媚儿被汤水溅到的地方,肌肤,没了。

    婢女瞪大眼,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大白日,宛如见鬼。

    白媚儿无动于衷,面不改色,她甩开婢女的手,放下袖子,遮住诡异之处,皮笑肉不笑,“没什么,我等等擦点药膏就会好,我从小得了怪病,皮肤特别脆弱,经不起伤,你也别太在意。”

    婢女一愣一愣。

    窗外,轻歌收回视线,离开。

    轻歌并未回到宫殿,而是沿着幽静小路,去了驯兽岛的边沿。

    轻歌的白发,象征着她的身份,四星大陆,独一无二。

    守岛士兵看见她,都会毕恭毕敬喊一声四国王,也不阻拦她。

    轻歌出了高高的墙,站在海边,一眼望去,无边无际,不知名的鸟儿成群结队,海天一线,鸟儿迂回,金红的光犹如轻纱,笼罩在海绵上,海浪扑来,一阵一阵。

    轻歌脱掉软靴,在海边走来走去,海水没过她的脚踝,甚是冰凉。

    轻歌勾唇一笑,她仰起头,闭上眼,享受风的抚摸。

    至今为止,两世来的疲惫,好似都已消除。

    “魇,你方才看到了吗?”轻歌问。

    “看到了,白媚儿非常可疑,她的皮,看似没有问题,不过,只要灼烧了一部分,就会发现很大的疑点,这很奇怪,正常人的肌肤,不应该是这样。”魇若有所思。

    轻歌嗤了声,“因为,那不是她的皮啊,她把我家媚儿的皮偷走了。”

    如今,轻歌参悟的虚无境,越来越强大。

    适才在厨房里看到的一幕,让她更加肯定心中猜测。

    轻歌丢掉手中提着的软靴,她纵身一跃,一头栽进海水,她看见,宛如宝石翡翠般晶体剔透的美丽鱼儿,朝她游来,与她嬉戏。

    海水湿透身体。

    轻歌朝大海的最深处游去。

    若是可以,她想见见,海的女儿。

    两生两世,她经历过太多沉浮,她已经相信,世上,无奇不有。

    而现在,她唯有满腔怒火。

    白鸿海,屠杀军上将,为了她而死,杀害白鸿海的凶手兰无心,却还在逍遥法外。

    白媚儿是白鸿海唯一的血脉,却被人狸猫换太子,剥皮而死,尸体更是被大火烧成灰烬。

    似乎,找不到任何证据呢。

    她没有保护好白媚儿,甚至让白媚儿惨死。

    轻歌一直向下游,这片海,见不了底。

    “魇,我好恨,恨他们。”轻歌说。

    她虽野心勃勃,却不强词夺理,她虽心狠手辣,却不谋财害命,她所做的一切,无非是见招拆招,愈战愈勇。

    她想要的无非是,守护好身边的人,让他们,有一片天地可以畅游,能够无忧无虑。

    然而,这已经成了奢求。

    海的深处,女子如美人鱼,下游的速度快到极致,仔细看,她的双眼,猩红如血,好似红宝石般,闪耀着光芒。

    她的白发,正一点点变红。

    每当她的情绪,达到极致,便会如此。

    魇能够感受到她的恨意。

    她一向重情重义,对白鸿海、刘虎二位上将的死,一直耿耿于怀,若白媚儿当真被人剥皮焚烧,那太残忍了。

    魇太息了一声。

    世人只看到她万丈光芒,辉煌似星辰,却不知这背后有多艰辛,每一步,碎心断肠。

    不知多久,轻歌终于到底。

    涟漪四起。

    她眼前一亮,来到一座奢华宫殿,冷清,寂静,死气沉沉,美的没有生机。

    有一股芬芳,吸引着轻歌情不自禁朝前走。

    她打着赤足,踩着海水行走。

    推开雕镂着彼岸花的殿门,海水涌动,像风一样,刮在她身上。

    等一切安静下来,轻歌走向深海宫殿的里面。

    一副冰棺,悬在海上。

    冰棺四面透明,能够看见里面躺着一个人,兴许,是一名女子。

    轻歌走近冰棺,低头看去,突地被震住,不可置信,往后退了几步。

    冰棺里面躺着的女子,是她!

    女子身着轻薄长衫,红发如海藻,肌肤吹弹可破,可惜,没有生气,像个瓷娃娃。

    轻歌心灵,震撼。

    她皱着眉,再次走到冰棺旁,冰棺内的女子,睁开双眼,红瞳魅惑,妖异如斯,她眼神空洞的望着轻歌,妖孽而笑。

    轻歌就要看个仔细,听见沉重之声,便见整座宫殿,轰然倒塌,海水喷涌,如蛇一般拥着她,将她带上海面。

    轻歌被海水包裹,窒息,眼前变黑,没了意识。

    她被丢到海边。

    深海下,混乱不已,唯有那冰棺,完好如初。

    冰棺内的女子,闭上了双眼,安静似睡美人,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然,当她睁开眼,风暴即将来临,这天要变。

    冰棺往下沉。

    那具没有灵气恰似轻歌的尸体,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但,惊艳十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