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40章 长命百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暗夜,美人如画。

    刑荼蘼望着轻歌,淡淡一笑,凝冻成霜的内心,早已融化。

    她一直以为自己孑然一身,孤苦无依,即便征战,也是一个人,如今,她愿与她并肩作战,哪怕遍体鳞伤,哪怕就此失败,也无怨无悔。

    人生,难得冲动。

    “轻歌,现在,才只是个开始。”刑荼蘼道:“今日之事,我筹划已久,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准备还不够充分,而且,扳倒归海山与刑岛主后,驯兽岛在四星大陆的地位,岌岌可危。”

    轻歌点了点头,道:“秦家不会善摆干休的。”

    “秦家?”刑荼蘼冷笑一声,“归海山这个蠢货,与秦家合作,便是引狼入室,与虎谋皮,这么些年,将好的魔兽送给秦家,制造出半人半兽,驯兽岛没有任何好处,反之,久而久之,驯兽岛的驯兽师,越来越少,能力也越来越差,他们愚昧,并不知,驯兽岛不需要仰仗任何人,也不需要其他世家的支持,多年来,驯兽岛能在四星大陆立足,能成为六大势力之一的根本是驯兽,若丢失了驯兽本领,没了驯兽师,这座岛,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刑荼蘼以旁观者的角度,身为少岛主的她,清楚驯兽岛发生了什么,刑岛主与归海山有多大的野心,然,她却是最为通透的那个人。

    许多时候,为达目的,会忽视掉许多隐患。

    这些隐患,终将成为致命一击,杀她个措手不及。

    轻歌仔细听着刑荼蘼的分析,眸光微闪,她抬眸,望了眼夜下明月。

    “秦家唯利是图,身为落花城世家之一,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且睚眦必报,驯兽岛若是易主,秦家必然不会放过,没了驯兽岛的支援,半人半兽之事就很棘手。”轻歌顿了顿,道:“而且,半人半兽的事牵扯到幽冥岛,秦家不敢马虎。”

    “你是说,秦家还会跟我合作?只不过秦家居心叵测,我得谨慎对付?”刑荼蘼问。

    轻歌停下脚步,眼神认真,凝视着刑荼蘼,“不,秦家会杀了你。”

    “杀了我?何以见得?”刑荼蘼皱眉,依旧不敢相信,秦家有这个能耐。

    “你能用计解决掉刑岛主跟归海山,秦家为何不能除掉你?”轻歌挑了挑眉,说:“试想想,秦家如此需要驯兽岛为他提供的魔兽,若驯兽岛成为他秦家的囊中之物,许多事,做起来,岂不是更加方便了?”

    经过轻歌这么一说,刑荼蘼幡然醒悟过来,的确,秦家若掌控了驯兽岛,半人半兽之事,就会更加顺利,没有任何阻碍。

    何苦,现在是驯兽岛最为虚弱的时刻,秦家若要趁火打劫,成功几率很大。

    “我该怎么做?”刑荼蘼问。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但是,现在时机不对,只能先暂时稳住。”轻歌道:“你有个防范就好,离开驯兽岛,我就会去落花城,半人半兽之事若是曝光出来,秦家会引起公愤,但是,幽冥岛的人会保秦家,所以,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不能轻举妄动,许多事,牵一发而动全身,你先稳住驯兽岛,等我到了落花城,再商量对策也不迟。”

    “你的意思是……”刑荼蘼眸光跳动,“你想在落花城,吸引秦家注意,好让秦家对付你,就没有时间把主意打到我身上?”

    轻歌浅浅而笑,嘴角微扬。

    刑荼蘼果然是个极其聪明之人,她有何打算,能一眼看出。

    的确,现在的驯兽岛,摇摇欲坠,秦家与背后幽冥岛势力之人若是计谋些什么,驯兽岛很难保住,唯有她去落花城,让秦家一心对付她,才能给刑荼蘼一个缓冲时间,否则,后路一旦被堵,就难以翻盘。

    “不行。”刑荼蘼执拗的说:“我既然打算废了归海山他们,又何惧秦家?就算跟秦家拼个鱼死网破,就算驯兽岛不复存在,我也不想要你去冒险,秦家若敢伤你一丝一毫,我要他秦家血流成河。”

    刑荼蘼眸光阴毒,不复往日的淡然优雅。

    她心里清楚,轻歌这样的做法,对大家都好,可她不愿夜轻歌舍身冒险。

    “荼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要想对付秦家,就得置之死地而后生。”轻歌道:“我终将要去落花城,秦家杀心可见,对我根本不会留情,现在你我已经捆绑在一起,就能想的更远,我心意已决,不必再劝,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秦家杀不了我,这几年,想杀我的人,从不嫌多,可我还活得很好,你在担心什么呢?”

    轻歌微笑,反问。

    刑荼蘼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刑荼蘼抓住轻歌的手,一言不发,狠狠攥着,轻歌手掌通红。

    “轻歌,你一定要长命百岁。”刑荼蘼双眼微红,说。

    “我会的。”轻歌笑。

    刑荼蘼闭上眼,吐出一口气,“你去吧。”

    刑荼蘼咬牙切齿,“秦家!若敢动你,我绝不轻饶,哪怕他有幽冥岛撑腰。”

    轻歌看着刑荼蘼这番模样,心里淌过一道暖流。

    好在,她不曾孤独,她的身边,依旧有人赴汤蹈火。

    此时,子夜,海风一阵阵,凉意正浓。

    婢女前来通知轻歌二人,厨子做了一桌的山珍海味。

    “轻歌,来,尝尝我驯兽岛的美味,堪称一绝。”刑荼蘼笑着带轻歌走过去。

    “好。”

    “……”

    轻歌等人,在石殿,品尝美味,皆是海货。

    酒足饭饱后,刑荼蘼提着酒壶,一路摇摇晃晃,跌跌撞撞,与轻歌一同朝刑岛主的宫殿走去。

    刑岛主被囚禁在房间里,黑衣人将房门打开,毕恭毕敬的朝轻歌二人弯下腰。

    刑岛主躺在床上,听到动静,猛然惊醒,他的双腿脚踝,都挂着锁链,锁链尾端,连于天顶。

    刑岛主见是刑荼蘼,情绪骤然激动,双眼通红,恨之入骨,狠狠瞪着刑荼蘼。

    “孽畜?你还敢来?”刑岛主大喊,宛如一头暴怒的野兽。

    刑荼蘼笑的风轻云淡,看着刑岛主的目光,疏离,冷漠。

    杀意,滔天而起。

    恨,融入骨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