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37章 最毒妇人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至于刑岛主口中的兽牢,那可谓是人间地狱,来源于驯兽岛,据说是四星大陆有史以来最为残酷的一种刑法。

    驯兽岛有一处宫殿,石头建造而成,关着诸多尚未驯服的魔兽,换而言之,在这座宫殿里的魔兽,都跟从前的杀戮血狼一样,宁死不屈,不愿成为人类的附属品,它们冷血无情,暴戾狂躁,驯兽岛上没有能够驯服他们的驯兽师,然,他们又不愿意将魔兽放在,便关押在此。

    日积月累,魔兽越来越多。

    时间流淌,被关押在兽牢里的魔兽们,愈发暴戾,他们痛恨人类,甚至不能闻到一丝人类的味道。

    起初,兽牢被称之为万兽殿,是因为三年前,有一奴人,惹怒归海山,归海山便将奴人丢进万兽殿,群兽狂奔,皆张开血盆大嘴,獠牙毕露,只一个瞬间,就把奴人身体撕裂,血液飞溅,幽风乱舞。

    往后,这里就是兽牢。

    驯兽岛上,只要是犯错了的奴人,都会被丢进兽牢。

    不仅如此,其他势力,闻讯而来,特地不远万里,将犯错之人送来,只为丢进兽牢,让万兽撕咬。

    兽牢里的魔兽们,见到人,一个比一个残暴,简直闻风丧胆,可怖之极。

    此时,宫殿外,沉重有力的脚步声响起,无数士兵,手拿长剑,犹如疾风大山般赶来,瞬间,便包围了整个宫殿。

    氛围,凝固住,杀意,却滔天而起。

    血腥之味,犹如利刃,撕裂开了夜的宁静。

    殿内,房间里,榻子上,扶希睁开了双眼,他的眼前一片黑暗,只有星辰的齿轮在缓缓转动着,突地,七星齿轮,布满了鲜血,天空,夜幕,月光淡淡,眼前逐渐浮现一个人影,那人坐在齿轮之上,双眼猩红,一身长衫被鲜血染红,身上多出了几个伤口,她双眼空洞,迷离,姿态缥缈,她嘴角溢出一抹血,望着扶希,痴痴而笑:“小希,姐姐好痛……”

    “姐姐!”

    扶希朝黑暗中的轻歌伸出手。

    同时,扶希从榻子上坐了起来。

    外面,传来血的味道。

    吵杂声很重。

    扶希连忙从榻子走下来,打开窗户,朝外走去。

    他的双眼,恢复如初。

    扶希抿着唇。

    轻歌被一众人围剿,她使了个眼神,杀戮血狼便回到了她的身边。

    刑岛主笑了声,“夜轻歌,你真是自信,你以为,仅凭你一己之力,能掏出驯兽岛?”

    轻歌眯起眼眸,刑岛主态度发生天大改变,即便她断了归海山一耳,刑岛主也不改如此,与先前,毫不相同。

    只能说……

    “刑岛主,是秦家要我项上人头吗?”轻歌眸光冷了下来,问。

    她是个非常敏锐的人,敏锐程度让刑岛主害怕。

    刑岛主很聪明,自然清楚,夜轻歌能走到今天,并非愚蠢之人,反之,她有实力有手段,一旦得罪了这种人,就必须斩草除根,否则春风又生,祸害无穷。

    “夜轻歌,你是个驯兽天才,我很想重用你,可你不知好歹,敢伤我儿归海。”刑岛主冷笑,“断他一耳不说,还让你契约的畜生咬他身上肉,夜轻歌,你是当我驯兽岛无人,还是认为我驯兽岛好欺?今日,我便要让你见识见识,我兽牢的厉害。”

    刑岛主见士兵们全都站着不动,怒道:“都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上,将这厮拿下,送去兽牢。”

    士兵们,再次朝轻歌冲去。

    “王上,怎么办,太多人了……”白媚儿忧心忡忡的说。

    即便夜轻歌很强,杀戮血狼亦很凶猛,然而双拳难敌四手,这是在驯兽岛,刑岛主派一个岛的兵力出来,夜轻歌如何抵抗?

    何况,刑岛主是铁了心要夜轻歌死!

    轻歌看着刑岛主,心里已有定数,看来,她的预感不错,的确是秦家来信,让刑岛主在一瞬之间大改变。

    秦家,就这么要她死?

    这一切,还得感谢冥千绝。

    三年了,冥千绝还在背后筹划着如何将她逼入绝境,再看她在绝望下反击。

    听着耳边响起的刀枪剑戟声,轻歌闭上了眼,红唇轻启,微动,无声念出两个字:荼蘼!

    士兵们,犹如大风过境,潮水猛涨,狂奔而来,杀意凛然,一把把长剑,全都指向轻歌,粗壮铁链,想要捆住轻歌,将她丢进兽牢,让她被万兽啃咬,要她癫狂。

    刑岛主脸上漾起了畸形的笑。

    夜轻歌,必死。

    “父亲。”归海山被士兵扶着,走至刑岛主身旁。

    刑岛主看了眼归海山的断耳和肩上伤口,满眼都是心疼,“果然最毒妇人心,这孽障竟把你伤的这么重。”

    “不碍事的。”归海山看了眼夜轻歌,问:“当真要把她丢进兽牢?夜轻歌师父是金蝉大师,义父是永夜生,她若就这样死在驯兽岛,只怕会给父亲带来大麻烦。”

    “秦家与幽冥岛合作,既然秦家家主愿意助我驯兽岛,我就不怕任何人,哪怕是他永夜生。”

    刑岛主看向归海山,“归海,这是你的驯兽岛,我我们驯兽岛不比炼器工会、炼丹府,驯兽师是最为稀有的一种职业,四星大陆的驯兽师少之又少,有天赋的驯兽师更少,长此以往下去,驯兽岛必将没落,只有绝地一击,才能打破这个僵局,把驯兽岛带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出手该利落时,就不能犹豫,只有人头落地,才能安心。”

    刑岛主说的很慢,声音不大。

    归海山认真听着。

    此刻,士兵中央的轻歌,睁开了眼。

    她面带微笑。

    诸多士兵手中的剑,将要刺进她的身体,割开那如雪的肌肤。

    “给我住手。”清冷之声响起,同时,一只大鸟,遮住明月,盘旋于上空。

    九幽雀! 百度@半(.*浮)生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刑荼蘼的坐骑。

    归海山看向高空,不可置信,“是荼蘼?”

    刑岛主皱眉,“怎么会是她?”

    在刑岛主与归海山眼里,刑荼蘼已是个死人。

    刑荼蘼一袭白衣,清冷孤傲,身影在白月光中逐渐显形,她居高临下,睥睨着一众人。

    刑荼蘼看向刑岛主,“父亲,许久不见,身体可还好?”

    刑岛主面色煞白,身子颤抖,踉跄后退,险些摔倒,归海山及时扶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