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33章 不要反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上,这归海山,似乎对你有意。”白媚儿抿紧唇,犹豫片刻,道。

    轻歌冷笑,“他看上的是我背后的势力,此人野心很大,只不过,不成气候。”

    归海山以为,上了驯兽岛,她就算是龙,也得给他盘着,然而,归海山不知,即便没有刑荼蘼的里应外合,她敢来驯兽岛,便能走的出去,归海山若要拦着,那得用命。

    归海山自命不凡,平日里端着,对姑娘们不屑一顾,至多偶尔眷顾某个可怜的通房丫鬟,他认为,能配得上他归海山的女人,世间没有几个,夜轻歌便是其中之一。

    轻歌来驯兽岛之前,就已经调查清了归海山,然,资料再详细,不如一见。

    现在的驯兽岛,看似繁荣和平,实则乌烟瘴气,战斗,一触即发,就看她如何决定。

    刑荼蘼与她感情深厚,信任她,才会把此事交给她来做。

    此时,扶希深睡。

    轻歌站起来,走至桌旁,倒了杯茶。

    白媚儿连忙阻止,“王上,这茶,已经凉了。”

    轻歌摇摇头,“不碍事。”

    轻歌一杯茶入腹,放下茶杯,长指放在桌面轻敲出有节奏的音来,她在想,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才能保全自身与刑荼蘼。

    坏就坏在有秦家插手,若让驯兽岛洗牌,秦家绝不会坐视不理,袖手旁观,毕竟,归海山与刑岛主一派,都惨无人道,不仅支持秦家半人半兽之事,甚至还会提供活的魔兽。

    想至此,轻歌眸中闪过一道冷光。

    刑岛主以为,攀上了秦家这颗大树,便能高枕无忧,可他不知,驯兽岛发扬光大,得靠驯兽二事,他如此做,就是让驯兽岛步入灭亡。

    刑荼蘼对驯兽岛亦有感情,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驯兽岛没落,想要阻止,就必须称王,成为驯兽岛的新主人。

    “你歇会儿,我在院子里走走。”轻歌看了眼白媚儿,旋即朝外走去。

    她事事都不曾隐瞒白媚儿,甚至一直把白媚儿带在身边,看似非常信任,实则终有一日会瓦解。

    白媚儿站在屋内,若有所思。

    现如今,她博得了夜轻歌的信任,夜轻歌无论去何处,都会将她带在身边,可,无论她怎么用心,也琢磨不透夜轻歌的心思。

    夜轻歌是个很大胆冒险的人,譬如现在,仅凭刑荼蘼留下的一张牛皮纸,夜轻歌就已做好杀了刑岛主的打算,让驯兽岛改天换日。

    轻歌出了寝宫,闻到新鲜的空气,不再那么沉闷。

    院子里,都是盔甲士兵,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神色冷漠,铁血杀伐。

    轻歌往前走了几步,欲要朝院外走去,两把长剑自左右不同方向掠来,再空中交叉,发出铿锵之声,让人灵魂一震,精神抖擞。

    “夜姑娘,请回吧,刀剑无眼,莫要见了血。”士兵冷冷的说。

    明月下,两把剑,闪烁着寒光,倒映在轻歌眸子里,折射出钻石般璀璨的光芒。

    轻歌不言,准备原路返回,院外,突地响起一道声音。

    那人说:“放肆,怎能对四国王殿下无礼?”

    闻言,周围士兵侍卫全都跪下,将头压低,异口同声的喊着:“归海师兄。”

    轻歌眸光漠然扫视着归海山。

    归海山披头散发,断耳伤口还在滴血,他双目泛着赤红色,看着轻歌的眼神宛如丛林饿狼望见了自己的猎物。

    轻歌往后退了两步,倒不是惧怕,只是拉远距离罢了。

    她厌恶归海山身上散发出的味道,宛如尸体的腥臭味,让人作呕。

    “夜深露重的,归海师兄怎么来了?”轻歌皮笑肉不笑,眸子锐利,如刀似剑。

    归海山阴阳怪气,他姿势诡异的抬起手,将脸侧的碎发撩起,露出那狰狞可怖模糊血肉的伤口,腥臭味,便是从这伤口中散发出来的的

    归海山森然一笑,走近轻歌,让轻歌近距离望着那伤口。

    归海山说:“别怕,我是来拿我的耳朵的,婢女准备好了针线,可以缝回去呢。”

    轻歌皱眉,默不作声,往后退着。

    归海山脸上的笑凝固住,陡然间,凶神恶煞,他轻抚轻歌的脸,凑上前,彼此拉近,就要吻下去。

    轻歌一动不动,脊背停止,犹如松竹般站着,刹那,明王刀破空而出,横在她与归海山之间,归海山只要再往前靠,便是身首异处。

    “你真是好狠的心。”归海山擒住轻歌的下巴,“然而,我就喜欢你这狠姿态,越狠越好。”

    归海山另一只手,按住明王刀,“夜轻歌,听着,我不论你前面有几个男人,究竟是不是残花败柳之身,我只关心,往后,你的丈夫是谁,来,吃了这粒丹药。”

    归海山拿出一个锦盒,拇指挑开锦盒,里面放置一枚粉色琉璃剔透的丹药,指甲盖大小。

    “这是鸳鸯丹,炼丹府府主炼制,世间仅有两颗。”说话时,归海山脸上浮现古怪的笑。

    轻歌眸光微闪。

    鸳鸯丹,共有两枚,一鸳一鸯,夫妻二人各自服下后,便只能与对方同床,若是其他人,则会七孔流血身亡。

    归海山异常自信,他以为,只要有了鸳鸯丹,就能拴住夜轻歌,让夜轻歌为他卖命,不顾生死。

    真是太天真了。

    轻歌嘴角溢出一抹嘲讽的笑。

    “你觉得,我会乖乖吃了这丹药?”轻歌问。

    “你会的,若你不肯,我便将你带来的那个小孩,五马分尸,千刀万剐,再把碎肉丢进野狼群。”归海山捏了把轻歌的脸,“来驯兽岛前,你应该调查过我,知道我行事作风,说一不二,这狠起来,跟你比,也绝不逊色,夜轻歌,你要知道,姬月不过是个空有皮囊的男人,东陵鳕是病秧子,那梅卿尘不是人,你只有跟我在一起,才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要相信,不久的将来后,这片大陆的主宰是你跟我,而非他人。”

    顿了顿,归海山又道:“你是理智狠心的人,儿女情长的过家家不适合你,唯有滔天权势,才能满足,夜轻歌,你该清楚,进了这驯兽岛,想要出去,难如登天,我若想睡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只要我想,你就得乖乖躺下,所以,不要反抗,吃了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