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31章 剥皮抽筋,杀戮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扶希倒在木桌屑片里,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扶希皱了皱眉,捂着胸口,痛不欲生,他摇了摇头,眼前景象仿佛被强光笼罩,迷雾深深,偶尔发黑。

    他看的不真切。

    他的双眼,曾遭受位面隧道的余波,虽被治好,但如今归海山这一巴掌,打到了的扶希的眼旁,导致犯了后遗症。

    白媚儿显然没想到归海山会动手,愣住了。

    “归海山,你疯了不成?你竟然敢对四国王的人动手!”白媚儿怒道。

    “听不懂人话吗?我这是在管教他。”归海山走到扶希面前,蹲下身子,一把攥着扶希的领子将其提起,归海山另一只手抬起,猛地用力拍了拍扶希的脸,“个子不小,倒是挺倔。”

    扶希眉头紧皱,神情恍惚,他睁大眼,想要看清归海山的脸,可他怎么都看不清,眼前好像蒙上了一层纱。

    扶希头痛欲裂。

    归海山将扶希摔在地上,“这房间里,怎会有血的味道?”

    归海山鼻子抽动两下,他循着血腥味往前走去,扶希躺在地上,挡住他的去路,他戾气加重,就要一脚踩在扶希小腹上。

    突地,斜叉里,一把刀,破风阵阵,电闪雷鸣之间,迅速呼啸而来,归海山察觉到锋锐杀气,眸中寒光一闪,脚步偏移,快速往旁侧一闪,躲过刀芒。

    便见那漆黑如墨的明王刀,削断归海山几缕发,直直插入墙壁之中,只剩一截刀柄在外,与此同时,发出一声沉重巨响,归海山的心脏,好似也跟着一颤,受到了惊吓。

    忽然之间,归海山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如芒在背。

    归海山徐徐转过身,回头看去,便见轻歌一脸冷漠站在不远处。

    她抬起手,插进墙壁的明王刀颤动了几下,随即飞掠到轻歌手中。

    轻歌拽着明王刀,刀尖曳地。

    轻歌看了眼扶希,扶希表情安然,皱起的眉却透露出几分痛苦之色,嘴角的血,让轻歌的理智,彻底丧失。

    归海山瞪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夜轻歌,但见轻歌的双眸,成了猩红色,仿佛涌动着可怕的血液。

    她拖着刀,往前走,明王刀与地面摩擦,发出响声,宛如地底奏出的冥音。

    轻歌丢了刀,蹲下来,扶起扶希。

    扶希抓着轻歌的手,双眼睁的很大,“姐姐,怎么办,我看不见了。”

    “没事,会好的。”

    轻歌看了眼白媚儿,白媚儿心领神会,走过来,接过扶希。

    扶希很是惶恐,哪怕他少年老成,可他无法承受两次失明的打击,他的眼前,只有强烈的白光,他只有很费力,才能在这白光之中看到模糊的轮廓。

    若是再次失明,他的人生,将陷入绝望沼泽。

    轻歌看着扶希,她能够感受到扶希的无措,而造成这一切的是,归海山。

    轻歌捡起刀,站了起来,她走至归海山面前,将明王刀架在归海山肩膀,锋芒刀身贴着归海山的脖颈。

    “归海师兄,我的人,你也配管教?”轻歌嗤笑。

    归海山笑了笑,看了眼明王刀,旋即说:“刀剑无眼,四国王这玩笑可就开大了,充其量不过一个野杂种,何必动怒呢?”

    归海山往前走了一步,伸出手,长指抚过轻歌的脸颊,“四国王肤如凝脂,真是诱人,这么好的姑娘,该有人好好疼着,舞刀弄枪的可不适合你。”

    说着,归海山一手搂住轻歌的腰。

    轻歌往后一退,手上猛地用力,明王刀切开了归海山的皮肤,血液溢出,归海山的脸上却露出极端的笑。

    他的指腹抹了把血,含在嘴里,那味道,深入咽喉,归海山甚是享受。

    他笑了,望着轻歌,说:“四国王,你可知道,上一回让我流血的那头畜生,我将他剥皮抽筋,死无葬身。”

    归海山的笑,让人脊背发寒。

    就在此时,一直在虚无之境里沉睡的杀戮血狼,突地睁开了一双眼睛,红光乍现,他化作人形,脑海里闪过的是当初被剥皮抽筋的画面。

    轻歌感受到了杀戮血狼的情绪波动,随着归海山的话,想到了从前。

    杀戮血狼曾是驯兽岛上的野兽,难以驯服,被逃出岛的奴才带走。

    莫不成……

    归海山口中的畜生,就是杀戮血狼。

    “主子。”小狼眼神阴郁,薄唇轻启。

    “嗯?”

    “我想吃了这个人。”小狼嘴角,延伸出尖锐獠牙,他的唇,猩红。

    “好,再等等。”轻歌残忍一笑,此时杀了归海山,刑岛主不会放过她,刑荼蘼的情况也不知如何。

    但,扶希所受的罪,她得讨回来。

    轻歌侧着脑袋,赤红双眸,冷冷的望着归海山,“你也想将我剥皮抽筋吗?”

    “当然不舍得,四国王如花似玉,我会心疼的。”归海山说:“四国王,这驯兽岛日后必然是我的,不如,你嫁给我,我们二人,夫妻协力,以你我能力才干,这四星终将是我们的天下,若你答允,我赐你十里红妆,绝不会亏待你,举案齐眉,神仙眷侣,当然,你若拒绝……”

    归海山冷笑一声,突地,门外无数士兵,拔出刀剑,铿锵之声,震耳欲聋,杀气弥天。

    归海山在威胁她!

    “四国王,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聪明人,如何抉择,你该清楚。”归海山道。

    突地,轻歌手起刀落,鲜血四溅,归海山瞪大眼,疼痛感蔓延四肢百骸,他下意识喊出声来,痛苦异常。

    轻歌擦拭掉明王刀上的血迹。

    归海山捂着耳朵,鲜血从指缝溢出,他喃喃着,“我的耳朵?”

    轻歌走至归海山面前,近在咫尺。

    “归海师兄,我家小希眼睛若是好不了,那,你的脑袋就该落地了,还有,我有未婚夫,就你,也想娶我?痴人做梦。”

    轻歌一脚踹在归海山小腹,将其踹飞出门,“给我滚出去。”

    归海山砸在门槛外,沿着台阶滚下去,落了几滴血。

    归海山瞪着轻歌,而后昏了过去。

    归海山走后,白媚儿过来,担忧的问:“王上,这归海山不是什么好人,你砍掉他的耳朵,势必会引来他的打击报复。”

    “不怕,此次前来驯兽岛,就做好了杀人的准备,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轻歌道。

    “何为东风?”白媚儿不解。

    轻歌浅笑,掏出一张牛皮图纸,她将图纸递给白媚儿。

    白媚儿看过图纸,震愕住。

    这图纸上,记载着无人岛上的事。

    无人岛距离驯兽岛很近,刑荼蘼真正的势力,便秘密培养在无人岛。

    归海山将刑荼蘼丢在无人岛,实在是放虎归山。

    轻歌想到密室冰床上的尸体,叹了口气,刑岛主与归海山手段雷霆,刑荼蘼没有保住这个宫殿的人,只能将计就计,去往驯兽岛。

    密室内养着一头小白兽,轻歌准备离开密室时,便是这小白兽,将牛皮纸给了轻歌。

    刑荼蘼早就想到了今日,想到轻歌会将婢女尸体放回密室,故此,备好小白兽和牛皮纸。

    刑荼蘼如今在等,等可以动手的那一刻。

    她在等轻歌为她找好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她灭了刑岛主与归海山。

    轻歌闭上了眼。

    刑荼蘼是个心狠之人。

    同时,她连身边人都信不过,否则,她大可以让那死去的婢女告诉夜轻歌一切,不必这么大费周章。

    兴许,是因为刑荼蘼输不起。

    她与父亲,只能活一个。

    一旦输了,便再也无法站起来。

    轻歌叹了口气。

    但,刑荼蘼信任着她,此时此刻,愿与她并肩作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