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30章 管教,受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正是,你是……”轻歌半眯起眸子,望着从地板中爬出的姑娘。

    这姑娘身下一滩血迹,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看不清容貌,仿佛正从深渊走出来。

    “咳……咳咳咳……”

    她想要说话,却不断咳嗽,喷出一口鲜血。

    轻歌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枚止血丹递给她,白媚儿倒了杯茶水,女子喝过茶后,这才缓过来。

    轻歌将女子扶起,坐在桌前。

    女子顿了顿,突地跪在轻歌面前,一双染血的手紧紧攥着轻歌的衣袖,仰起头,满脸泪水,“四国王,求求你救救我家小姐,她要死了啊,她要被害死了,小姐说,你会来的,只有你能救她……咳……咳咳……”

    女子情绪激烈,咳出鲜血,满下巴都是,她止不住的哭泣,抓着轻歌衣袖的手不曾放开。

    “你家小姐是荼蘼?”轻歌问。

    女子点头,“是的,小姐回到岛上之后,就被岛主软禁,岛主要小姐嫁给归海师兄,小姐不肯,岛主便削了小姐少岛主的身份,前几日,岛主对外说小姐染上瘟疫,把小姐送去无人岛,小姐的亲信,都被他杀光了,我是唯一活下来的,小姐让我在岛上等候四国王,四国王,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小姐。”

    女子松开衣袖,不断磕头,异常用力,甚至有头破血流的趋势。

    轻歌皱眉,连忙伸出双手阻止了女子,“荼蘼与我义结金兰,救是必然的,你先照顾好自己。”

    女子摇头,“我时日不多,躲在暗室不敢出来,能活着见到四国王,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相信,四国王一定能救下小姐,小姐曾说过,四国王是这片大陆最厉害的人。”

    说至此,女子狂喷出一口鲜血。

    她瞪大眼,身体扭曲蜷缩,痛苦异常,整张脸都狰狞了起来。

    轻歌眸光一闪,蹲下来,抓住女子的手,“我这有一些药,是炼丹师赤羽炼制而成的,你先吃了。”

    说着,轻歌解下空间袋,女子反握住轻歌的手,阻止了轻歌接下来的动作,她躺在地上,摇摇头,“四国王,小姐说,你很美,是四星数一数二的美人。”

    女子的手,越来越用力,“一定要救出小姐,小姐是个可怜人。”

    “我会的。”轻歌能够感受到,女子身上的生机,正逐渐剥离。

    “四国王,小姐说,归海山不是个好人,要四国王小心他。”女子透支仅剩的生命,说。

    “好。”轻歌应道。

    女子身体软了下去,她松开轻歌的手,脸上浮现一抹温和的笑。

    她说:“四国王,你是个好人,我死了之后,会保佑你跟小姐的。”

    女子瞪大眼,身体痉挛,不断颤抖,微微张开的嘴,流出许多的血。

    她的身子僵硬,四肢发凉,犹如玄冰一般冷彻骨。

    死气沉沉。

    整个房间,都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

    轻歌满心苦涩,说不出的滋味,她伸出手,放在女子眼睛上,慢慢抚下。

    女子双眼,闭上。

    “王上,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白媚儿问。

    “把她放回密室,待事情解决,再好生安葬,媚儿,小希,地上的血迹就麻烦你们了,我下去。”轻歌道。

    “是。”

    “……”

    轻歌抱着女子的尸体,将地板掀开了一个大口子,而后跳了进去。

    密室里边,有许多魔兽的骨骸,前方不远处,有一张冰床,冰床上边,氤氲着白色雾气,金光闪耀,半空之上,悬浮着一把钥匙。

    轻歌见过这把钥匙,是远古秘钥,当初在青石镇地下拍卖场,被刑荼蘼拍走的钥匙。

    远古秘钥,能够打开远古宝藏,然而,远古遗址,至今尚未出现,拿着这秘钥倒也无用。

    但,远古遗址一旦出现,这把小小钥匙,就会引起惊天动乱。

    故此,秘钥的价值,取决于遗址。

    轻歌将女子的尸体,放在冰床之上,如此,炎炎夏日,岛中央,四面环海,尸体便不会腐烂,等事情解决,就能够入土为安。

    轻歌游目四顾,在墙壁上,看到一幅画,画中女人柔美,手里牵着一个小姑娘,小丫头天真无邪,笑的阳光灿烂,门牙还缺了一颗,时光荏苒,轻歌依稀能够辨认出,小丫头就是刑荼蘼,至于那女人,想来是刑荼蘼死去的娘亲。

    她娘亲,死在粪坑里。

    刑荼蘼看到这一幕,往后,与从前便是两个人。

    她心狠手辣,恨不得弑父。

    于杀戮之中盛放。

    轻歌叹了口气,她想起从前种种。

    在那个年代,那个世纪,她是见不得光的佣兵,她的妹妹,享受万千宠爱,生活在阳光之下,是最为优秀的女人。

    她千辛万苦找到父母,只想要一句安慰的话,问问她这么多年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受人欺负。

    可那对男女,却恶狠狠瞪着她,警告她,不要伤害妹妹,甚至,苦苦哀求,没了尊严。

    那样的情景,刺痛了她的眼。

    兴许,正因为丧失某种感情,这一世,她才拼命追求,想要找到夜惊风,想要去查询阎碧瞳的死活。

    轻歌原路返回,脚步顿住,她蹲下身,捡起一把钥匙。

    这把森白的钥匙,由野兽骨头制作而成,顶端还镶嵌着血液流动的红宝石。

    轻歌抬头看了看密室入口,挑了挑眉,这钥匙,是用来打开密室通道的。

    轻歌准备出去,外面传来吵杂之声。

    是归海山的声音!

    轻歌眸中闪过一道冷光。

    密室之外,白媚儿与扶希清理完了地上的血迹。

    脚步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叩门声。

    白媚儿二人对视一眼,藏好擦血的布,打开门,走出去。

    门外是归海山,归海山双手负于身后,抬起脚就要跨过门槛,小扶希伸出手将其拦住。  [ban^fusheng]. 首发

    “抱歉,姐姐已经休憩了,男女有别,阁下不方便进去。”小扶希说。

    归海山一双鹰隼般的眼,朝里边看去,空空如也,淡淡的血味,刺激着他的鼻腔。

    “滚开。”归海山斜睨了眼扶希。

    扶希一脸冷漠,“你不能进去。”

    啪!

    归海山一巴掌,狠狠砸在扶希脸上,扶希脸侧到一边,尚未反应过来,归海山抬起腿,踹在扶希胸口,扶希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砸碎一张桌子。

    “现在的小孩,真是不懂事,既然如此,那我就替你姐姐管教管教。”归海山冷声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