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8章 荼蘼的踪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可谓是惊心动魄,白虎身上,多处染血,它无数次撞击囚笼,导致囚笼铁柱上都被它身上的血给染红。

    它张开嘴,想要将轻歌的手给咬断。

    毫不客气,凶神恶煞。

    轻歌神色漠然,面无表情,睫翼微颤着,她的体内,浮现一团白光。

    乳白色的光芒,汇聚在她的掌心,似世间最为慈和的力量,安抚红眼白虎的躁动,就在红眼白虎想要咬断轻歌手的刹那,千钧一发之际,它停住了,与此同时,红眼白虎身上的戾气,不再那么的重。

    片刻,轻歌睁开眼,她将手放在红眼白虎的头顶,淡淡的笑了,道:“戾气最重的中等魔兽,让无数驯兽师闻风丧胆?”

    红眼白虎趴在囚笼里,好似非常享受女子的抚摸,眼睛一闭一合,倒是有几分可爱。

    在场的几人,都傻眼了。

    不论士兵还是归海山,生活在这个岛上,都对驯兽之事,颇为了解,红眼白虎的凶煞,众人都有目共睹,如今见轻歌这么轻而易举的驯服一头戾气重的中等魔兽,何止是震惊。

    须知,夜轻歌还是一名出色的炼器师,她炼制出来的兵器,让金蝉大师眼前一亮,更是让不见踪影的地级炼器师风青阳赞不绝口。

    不曾想到,她在驯兽方面,也有如此天赋,实在是让人错愕不已。

    刑岛主望着轻歌,点了点头,不得不承认,夜轻歌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仅仅几个瞬间,就驯服了一头红眼白虎,这等实力,放在驯兽岛,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归海山抿紧唇,抬起双手,拍了拍掌,说:“四国王,你这驯兽的本事,出神入化,在下佩服,只是不知,四国王是否尝试过,驯服高等魔兽呢?若四国王能够驯服高等魔兽,那这驯兽岛,怕是除了荼蘼,无人敢与你比肩,父亲,你说是吗?”

    刑岛主道:“四国王驯兽天赋的确叫人惊讶,若能驯服高等魔兽,怕是我得千方百计的将四国王留下来了。”

    轻歌揉了揉囚笼内白虎的脑袋,站起来,转头看向归海山,眼神锋锐。

    归海山话里有话,绵里藏针,在给她下套,让她往火坑里跳。

    归海山提及高等魔兽,让刑岛主开出条件,诱惑她,若她承认能够驯服高等魔兽,此事便会涉及到从荣耀领主那里得到的五千高等魔兽。

    世人只知屠杀军带走了五千高等魔兽,却不知,他们其中有五千人,与高等魔兽契约,契约过后的高等魔兽,人/兽合一,战斗时威力无穷。

    若此事传了出去,怕是,有无数人会来取她性命,甚至想要将屠杀军占为己有。

    如今只是因为屠杀军的诱惑力不够大,她的背景又很复杂,那些蠢蠢欲动蓄势待发的人,就算出手,也得三思而后行。

    等时间久了,屠杀军成器,实力大涨,气势归来,不可阻挡。

    轻歌是个有远见的人,她思虑的,并非眼前,而是往后。

    至于这个过程上的细节,就得让她慢慢来缝补。

    “高等魔兽?”轻歌叹气,“不瞒两位,此次前来驯兽岛,便是想要请教岛主驯服高等魔兽一事,我自认为驯兽天赋不比他人差,两年前,就能驯服中等魔兽,可也仅仅如此,驯兽之事,两年都不曾有进步,二位也知,我收服了五千高等魔兽,然而,我的实力,不能驯服,若不能驯化契约的话,这五千魔兽,就如同虚设,无法发挥它们本身的力量。”

    闻言,刑岛主心中暗嗤一声,就算是他,驯服一头高等魔兽后,必须休养半年,调好身体,即便夜轻歌有驯服高等魔兽的能力,想要驯服五千高等魔兽,岂不是痴人做梦?

    正因为如此,轻歌的威胁才少了点。

    没人相信,她是个天才,她能驯服五千高等魔兽。

    哪怕有人偷偷告诉刑岛主,刑岛主也是不信的,他自己就是四星大陆最为德高望重的驯兽师,深知驯兽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

    “其他的事,我可能没什么办法,要说起驯兽,四国王你算是找对人了。”刑岛主道,“你这驯兽法子,与其他驯兽师不一样,我也想了解了解。”

    “看来,我是要在岛上多叨唠几日了,岛主不介意吧?”轻歌挑眉。

    “四国王,你能来岛上,父亲求之不得,又怎会介意呢?”归海山笑道。

    轻歌瞥了眼归海山,皮笑肉不笑。

    归海山虽是正气浩然,给她的感觉,却是毛骨悚然,他每一句无害的话里都暗藏致命锋锐。

    轻歌起身,双手拱起,“岛主,我还有一事相求。”

    刑岛主眯起眼睛,“何事?”

    “我想见荼蘼。”轻歌道。

    刑岛主眼中,锋芒闪过。

    归海山站在一侧,脸皮抖动了几下,似笑非笑。

    轻歌不着痕迹看了两人一眼,顿了顿,继而道:“荼蘼与我,情谊颇深,在玄月关时,荼蘼曾与我说过,要带我来驯兽岛,欣赏岛上的风景,过些日子,我便要去落花城,去落花城前,驯兽之事遇到瓶颈,来请教岛主的同时,又想看看荼蘼。”

    轻歌把话说的滴水不漏。

    “荼蘼不在岛上。”刑岛主冷着一张脸,说。

    “不在岛上?怎么会呢?来岛之前,我还收到了荼蘼的信,让我来岛上寻她。”轻歌姿态风轻云淡,她喝了口凉茶,淡漠的看向刑岛主。

    刑岛主脸上的皮,开始抽搐,提及刑荼蘼,他眼底,泛起了一丝恨意,以及……杀气!

    气氛,朝诡谲的方向蔓延。

    轻歌优雅自若,双腿交叠,神态慵懒,额前撂下一抹碎发,她抬起修长如玉的手,将碎发撩起,她望着刑岛主,微笑,“岛主说他不在岛上,那么她去了哪里呢。”

    刑岛主咬牙切齿,面容扭曲,他的理智,似是被心中魔鬼吞噬。

    刑荼蘼,这三个字,犹如梦魇一般缠着他,让他余生不得好过。

    归海山突地笑了两声,打破沉重阴诡的氛围。 ㊣:㊣\\、//㊣

    “四国王不知道吧,荼蘼离开玄月关后,去了其他地方驯兽,不幸染上了瘟疫,父亲为了荼蘼好,把她送到了另一座岛,请了医师去医治她,还有婢女在照看她,四国王不必担心。”归海山说:“荼蘼染的是瘟疫,会传染给人,四国王还是不要过去为好,若四国王当真要见荼蘼,父亲定会派人送你去岛上。”

    轻歌抬眸,与之对视。

    刑岛主双手紧攥着拳头,眼神赤红。

    归海山从容不迫的开口,但轻歌清楚,归海山,给她指了个火坑。

    驯兽岛,不是那么好闯的。

    既然她走了进来,再出去,恐怕,难。

    不说其他,眼前的归海山,就是个麻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