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4章 自行了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凰语气不善,夜倾城疑惑不解,方才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夜倾城情商不高,她至多只能选择自己的感情,却不知如何维持。

    “倾城,我问你,我与夜轻歌,哪个更重要?”北凰执着于此,偏要问到底。

    闻言,夜倾城眼神冷如冰霜,她淡漠的扫视着北凰,凉薄一笑。

    她想,她知道北凰为何动怒了。

    “跟她比?你配吗?”夜倾城蓦地起身,扭头就走。

    她清楚,她没有资格对北凰发怒,这几日,北凰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然而,夜轻歌依旧是她的禁忌,没人能够超越夜轻歌。

    听到夜倾城的回答,北凰的心,凉了一大截。

    他自嘲的笑着,原来,他什么都不是,身体深处,似有火焰燃烧,一点点的侵蚀着他的血肉。

    眼见着夜倾城渐行渐远,北凰丢掉手中木叉,冲过去,抱着夜倾城,“我错了,不要走。”

    他苦苦哀求,声音很低。

    夜倾城僵住,随即闭上眼,叹了口气,她过分了。

    她低下头,说:“北凰,你听着,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听得此话,北凰眉开眼笑,方才的阴晴,顿时烟消云散。

    夜倾城挣脱开北凰的双手,转过身,面朝北凰,“如果轻歌让我杀了你,我绝不犹豫。”

    这是她的决心,唯夜轻歌是也。

    两人对视,风过无声,静悄悄,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北凰闷得慌,长臂一捞,搂着夜倾城的腰,贴紧自己身体,低头吻住她,似是赌气,凶狠的,如暴风雨般猛烈,夜倾城窒息,无法呼吸,起初,她双眼微睁,而后缴械投降,瘫软在北凰怀里。

    她的脸庞,每一处都腐烂了。

    在北凰怀里,她依旧是最为璀璨的宝石。

    明月,躲进黑云。

    终于,北凰放过了她。

    北凰并未松开双手,反之,他紧紧的搂着夜倾城,使得夜倾城贴紧他的胸膛,听着强而有力的呼吸声。

    扑通,扑通——

    北凰下巴抵在夜倾城脑袋上,他满脸无奈辛酸,眼神里透露出孤独苦涩。

    他说:“若你想要我死,不必脏了你的手,我会自行了断。”

    夜倾城双手攥紧,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夜轻歌不同,北凰更是不同的,她都愿拿命相待。

    夜倾城眼角余光扫到北凰放在地上的短刀,她捡起来,用双手握着,准备朝自己的身体捅去,卯足了劲,凶狠无比。

    北凰见此,眼疾手快,迅速上前,抓住夜倾城手腕,止住了夜倾城的动作。

    北凰双眼猩红,手掌加深力道,恨不得掐断夜倾城手腕。

    手腕隐隐作痛,夜倾城冷漠。

    北凰怒吼:“你这是何意?想死?”

    夜倾城手无误差,茫然,许久,她看着北凰,说:“你要我死,我不会犹豫。”

    她只能这般解释。

    北凰懂了,他不过赌气而已,夜倾城却当真了,用命去告诉他,她心里有他。

    “下回不准如此,否则我让你三日三夜下不了床!”北凰吐了口气,想起夜倾城心狠握刀的姿态,依旧心有余悸。

    夜倾城满头雾水,下不了床?北凰是要揍她骂,旋即,夜倾城反应过来,身体发烫。

    “流氓。”夜倾城暗嗤。

    “可惜,你已经上了流氓的船,想下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北凰说。

    “只要你不弃船,我就不下。”夜倾城道。

    难以想象,夜倾城会说出这般话来,可夜倾城只要一想到北凰这些日受的苦,以及往日她的冷漠态度,夜倾城便想对他好些。

    北凰满心欢喜。

    这艘船,他永世不下。

    夜晚,北凰靠着树,夜倾城枕在北凰的大腿。

    翌日,天尚未亮,北凰就已醒来,他小心翼翼地托着夜倾城的脑袋,放在一侧,自己则悄然爬起来,大腿被夜倾城枕了一夜,已经麻了。

    北凰叉了几条鱼,用火石点燃烧烤,这是他提前为夜倾城准备的午餐。

    北凰拿起短刀,走向桃树林,开始建屋,手艺兴许不好,构架也没有恢弘美丽,但他用心。

    屋子虽小,并且简陋,但是他与夜倾城的家。

    北凰如是想着。

    夜倾城醒来时,早已没了北凰的身影,她闻到了鱼香味,她走至木架前,火光倒映在她的双眼。

    夜倾城走至木架前,吃着北凰烤的鱼,不用想,她也知北凰去了哪里,她不去找,不去问,只默默待在原地,等北凰回来。

    夜倾城吃完鱼,走至溪流河边,低头往下看去,是一张腐烂的脸。

    若北凰在此,便会发现,夜倾城脸上的腐烂面积,似乎少了些。

    北凰在桃花林,很是辛苦,身上的伤口尚未好全,就再一次裂开了,可北凰感到奇怪的是,伤口却没那么严重了。

    北凰一心建屋,倒没注意那么多。

    等到傍晚,屋子已经有了个雏形,北凰浑身是汗,他想了想,脱掉衣服,走进溪水,洗了个澡。

    他不想晚上抱着夜倾城睡时,身上发出汗臭味。

    北凰跳进溪水,本以为伤口碰到水,会有刺痛感,然而,没有。

    不仅没有,反而非常的舒服。

    北凰感到吃惊,不由多滞留了会儿。

    等他穿好衣服走出去,在桃树林里逛,一颗桃子,砸在他的脑袋,旋即滑落在地。

    北凰蹲下身,捡起桃子,他抬头看去,惊喜,诧异,这颗树上,竟然结了三个桃子。

    北凰把桃子全都摘了,包裹起来,朝桃树林外走去。

    有琴声响起,宛若天籁之音,绕梁三尺,余音环绕,不绝于耳。

    北凰越是往外走,琴声更为响亮。

    北凰走出曲径,看到了溪边抚琴的夜倾城,她闭着眼,白月光洒落,白衣与斑斑血迹,一种凌虐的美。

    若是白天,北凰兴许能发现,夜倾城脸上的腐烂,没那么夸张了。

    可在北凰的眼里,夜倾城的脸,是不是腐烂,都无所谓。

    北凰捧着三颗桃子,站在树下,听的一脸享受。

    等夜倾城弹完,北凰屁颠屁颠地走过去,拿出桃子,“倾城,快吃,这是今日的晚饭。”

    夜倾城放下伏羲琴,接过桃子,眨了眨眼,只拿了一个,“我吃一个就饱,剩下的你吃。”

    北凰道:“桃树林里有很多桃子,我早已吃饱了,你先吃着,吃不下明日当早饭。”

    然而,只有那一颗树结了三颗桃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