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3章 世外桃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如此,北凰收拾好东西,在夜倾城的逼迫下,又服食了几瓶药剂,两人这才缠着食血藤,准备下滑至压低。

    北凰背着伏羲琴,搂着夜倾城。

    哪怕遍体鳞伤,哪怕狂风如刀,此时此刻,他竟觉得,天底下,再无比他还要幸福的人了。

    他的怀里,是他的整个世界。

    北凰很吃力,夜倾城一手勾着北凰脖颈,另一只手抓着紫色藤蔓,试图为北凰减轻点负担。

    “不要乱动,不然,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北凰嗓音嘶哑低沉,富有磁性,他停止了往下滑的动作,凑在夜倾城耳边,喷洒出热气,似有电流窜过夜倾城全身,酥麻难耐。

    夜倾城不解的看着北凰,控制不住自己?

    几个意思?

    夜倾城与之对视,片刻,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若脸颊没有毁容,只怕早已羞红一片。

    她恶狠狠剐了眼北凰,北凰笑的夸张。

    夜倾城故作淡定,冷漠彻底,血液却是滚烫的。

    夜倾城无奈,这悬崖中央,峭壁之巅,异常危险,北凰脑子里竟然还装着龌蹉思想。

    殊不知,只对她一人龌龊。

    夜倾城闷声,一言不发,不再乱动,搂着北凰。

    她不是扭捏之人,话既已说出口,她便认准了北凰,只要北凰不负她,她便不会走。

    当然,有些话,现在说,为时已早。

    夜倾城以为,她对夜轻歌,换而言之,是男女之情,她想要的,不过是陪在夜轻歌身边,默默守护,只要看着夜轻歌,她便能感受到出奇的温暖。

    这种感觉,让她眷恋,依赖。

    如今,北凰赋予她,另一种依赖。

    她贪婪北凰身上的气息,凝视她时温柔的眼神。

    北凰带着夜倾城,用了很久的时间,才到崖底,与上回不同的是,食血藤有足够的长度,北凰不必用鲜血激发食血藤,使其生长。

    北凰见多识广,夜倾城也见过许多人,可她对食血藤,一无所知,只能推测出北凰是利用山洞里紫色的藤蔓去崖底捡伏羲琴,却不知,北凰下悬崖,付出了怎样的代价,流了多少血。

    “这藤蔓,好长。”夜倾城问:“是藤蔓原始的长度吗?”

    “是的。”北凰目光一闪,道。

    夜倾城看了看北凰,不再说话。

    到了崖底,两人从食血藤上下来,这里,偏僻,人迹罕至,景致极美,山丘一重压一重,在云雾下,飘渺如烟,似天宫仙境,溪流清澈见底,旁侧山路,两边是百年茁壮大树,还有几颗倒地的枯树。

    世外仙境。

    夜倾城脑海里飘过四个字。

    北凰身体虚弱的很,可他还在坚持,笑容满面。

    他让夜倾城在溪流旁的枯树上坐着,自己则是从空间袋里拿出了一把压箱底的砍刀,朝前走去,寻一些枯树,挑选出好的木头,用砍刀削去坏死的部分。

    整理好枯树木头后,北凰用砍刀,将生长于土的树木劈开,他用的不是斧子,劈起来相当困难。

    北凰站着,满身的汗,伤口裂开,血液喷薄。

    他回头看了眼夜倾城,夜倾城乏了,靠着枯木而睡。

    即便夜倾城毁容,北凰仍然觉得,此情此景,佳人如斯,赏心悦目。

    北凰喘了会儿气,继续干活,直到日落西山,北凰劈出了好几棵树,再将这些树,劈成能够构架成屋子的木头。

    北凰劈出了足够的木头,继而去寻找建屋的地方。

    北凰沿着这条小路往前走了走,许久,顿住,抬眸看去,眼前一亮。

    十里桃林,灼灼其华。

    无边无际的桃树林,林外小路幽深,两排大树,小溪一端,通往这片桃树林。

    北凰笑了。

    他想,他知道该在哪里建屋了。

    北凰将木材拖至桃树林,全部拖完,已是深夜。

    许是过于疲惫的原因,夜倾城还在休憩,雷打不动。

    北凰笑了笑,用手捧了口小溪的水来喝,甘甜可口,与普通的水,有些不一样。

    溪水里,小鱼儿游来游去。

    北凰拿着根木叉,眼疾手快,叉上来几条鱼。

    北凰用剩余的木材,构建出一个架子,将鱼洗干净,放在架子上,他从空间袋拿出火石,点燃。

    夜倾城醒了,看向北凰。

    北凰忙里忙外,他的身影,好似一堵墙,一片天,有他在,她能缩在他的怀里,哪怕外面血雨腥风,却伤不到她一丝一毫。

    夜倾城走上前,站在北凰后边,伸出双手,拥住他。

    夜倾城的侧脸,枕着北凰脊背。

    “真香,这是我们的晚饭吗?”夜倾城问。

    “是的,睡觉前,记得服食药剂,会加快伤口愈合的速度。”北凰说:“屋子还需要点时间,明后天应该就能建好,今晚就委屈你一下,把我当床睡,你去喝点溪水,这水喝了之后,倍有精神。”

    北凰喋喋不休的叨唠着。

    “好。”

    夜倾城应了一声,转而走至溪边,捧起溪水,喝了一口,果真如北凰所说,效果很好,神清气爽。

    “倾城,快来吃鱼。”北凰叉好一条鱼,递给夜倾城。

    夜倾城徐徐走来,接过木叉,吃鱼。

    白月光深深,两人坐在溪水边的枯木上,啃着烤熟的鱼。

    此刻,北凰很享受,他与夜倾城,从未这么和谐过。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北凰问。

    夜倾城眼神骤冷,“我讨厌小孩。”

    天真无邪的欺骗世人,背地里也做错肮脏的事。

    北凰一愣,旋即笑道:“那好,以后我们不要小孩了。”

    夜倾城啃鱼的动作顿住,她呆讷着,望向北凰,北凰风轻云淡,见夜倾城看他,便挑起已经溃烂了一半的眉头,说:“怎么?已经被为夫迷的神魂颠倒了?夜倾城,我跟你说,我可是北月第一美男,众多少女的梦中情郎,能嫁给我,是你三世修来的福分,你可不能不珍惜。”

    夜倾城面瘫了。

    难以想象,君临天下的北凰,竟如此骚包。 百度@半(.*浮)生 —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若是出了这万丈崖,你回到北月,定要好好治理江山社稷。”夜倾城说。

    北凰眼神一变,“为何?因为夜轻歌是四国王吗?因为北月繁荣昌盛,夜轻歌才能千秋万代吗?”

    北凰莫名其妙的怒了。

    他钦佩夜轻歌,更清楚她在夜倾城心里,有着怎样至高无上的地位。

    这一点,让北凰耿耿于怀了好几年。

    以前没有话语资格,如今自认是夜倾城未来丈夫,便要问个清楚。

    于夜倾城来说,他北凰到底算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