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2章 夫人,别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倾城躺在地上,脊背生凉,心却是暖的。

    她与北凰对视,即便北凰的脸,四处皆是坑洼,她依旧认为英俊。

    北凰的双眸,犹若宝石般,折射出流转的华光。

    四周,寂然无声,落针可闻,山洞外,狂风猛烈,宛如恶魔,横冲直撞。

    一丝丝凉意拢进山洞,北凰贴紧了夜倾城,他沉默等待着夜倾城的回答,非但没有丝毫不耐烦,眼神甚至更加柔情。

    这一刻,夜倾城承认,北凰眸子里盛满了酒,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夜倾城吐了口气,扯了扯唇,漠然道:“你若敢娶,我便嫁。”

    北凰不可置信,高兴的蹦起来,手舞足蹈,这番动作,拉扯到了身上的诸多伤口,北凰顾不上疼痛,将夜倾城从地上扶起来,狠狠搂在怀中,卯足了劲,恨不得用尽所有力道,将怀中软玉,揉进骨髓,灵魂深处。

    夜倾城倒吸一口冷气,很疼。

    北凰这才反应过来,如一个做错事的稚童,手足无措的看着夜倾城,他弄正夜倾城身体,上下打量,仔细观察夜倾城的身体,见夜倾城没什么大碍,北凰松了口气。

    他当真高兴,喜出望外。

    他甚至不敢相信,夜倾城答应了。

    他心爱的女人,愿意嫁给他。

    夜倾城望着此刻的北凰,冰封的心,终于融化,她想,北凰是不一样的,与那些龌蹉的兄长不一样,他拿命待她,为了她不惜一切。

    若非此次的悬崖劫难,兴许,这份感觉,便会掩埋在心底,许久许久,直到永恒。

    突地,夜倾城想起北月后宫的那名女子,据说,与她有八分相似,再想起那日晚上北凰与女子的缠绵,夜倾城眼神骤变,一把将北凰推开,冷声说:“何必在我面前惺惺作态?被你后宫的人知道,岂不是让佳人不痛快?”

    北凰愣住,傻眼了。

    这女人翻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上一刻还笑脸相迎谈婚论嫁,下一秒就想撇开关系冷漠相对,北凰心里头的那个委屈啊,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提及那女子,北凰抓耳挠腮,着实有些尴尬。

    他总不能说,不过是将那女子当做她而已……

    “倾城,给我点时间,我会解决好这件事。”北凰急了,连忙道。

    夜倾城冷冷的看着北凰,满眼的疏离,“如何解决?若她怀孕了呢?你又需要多久的时间?不如我也去找个男人,如此算是平等?”

    夜倾城全是赌气的话。

    若说此前,夜倾城眼里尚未有北凰这个人,哪怕北凰睡遍了全天下的姑娘,她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如今,不一样了,就连夜倾城,也斤斤计较,谁让她开始在乎了呢。

    北凰也是个榆木脑袋,当初因为夜倾城的不吃醋,把自己气个半死,如今夜倾城在乎他与别的女人来往,他反而惊惶,不知该如何解释,夜倾城的话,将他堵得哑口无言。

    须知,他虽然将那美人接来宫中,至多就是饮酒作乐罢了,看着她的脸,想夜倾城,从未有过亲密接触,除了那日晚上的失控。

    他失控的原因,是夜倾城。

    若知夜倾城心里有他,他绝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来,绝对会是个相妻教子的好丈夫。

    北凰望着夜倾城,垂下眸,眼底划过一道锐光,“放心,她绝不会怀孕,我的孩子,只能出现在你的肚子里。”

    那日晚上,北凰让宫中的老嬷嬷,给女子喂下了防止怀胎的药。

    兴许,他冷血无情,可,此生,他只想要一个夜倾城。

    夜倾城张了张嘴,还要开口,北凰再次搂住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说:“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夜倾城看着他,叹息。

    她还要如何呢?

    她毁容,脸庞腐烂,他便自毁容貌,陪她万劫不复。

    掉下悬崖,他像是她的天,守护着她。

    夜倾城的心脏,一下,一下跳动着,夜倾城闭上眼,抬起双手,捧着北凰的脸,略微踮起脚,在北凰唇上落下一吻。

    她用行动来回答北凰。

    夜倾城想要讨回来时,北凰长臂一捞,搂住夜倾城的腰身,夜倾城贴紧了北凰,北凰加深这个吻,唇齿间,满是血腥。

    若非不合时宜,北凰急切的想要将她吃干抹净。

    他永生忘不掉,那日的销魂滋味。

    只有夜倾城能给他,其他人,给不了。

    北凰那日晚上在祥龙柱前,控制不住自己与女子合/欢,除了生夜倾城的气,更多的是想试试,他能不能把思念转移,借此忘掉夜倾城。

    可他错了。

    他满脑子都是夜倾城。

    良久,北凰放过夜倾城,夜倾城身体虚弱,瘫软,哪怕脸颊腐烂,依旧有一双宛似新月般的眼眸。

    北凰心疼不已,若非他无理取闹,夜倾城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虽然不这样,夜倾城永远都会抗拒他,可他情愿抗拒,也不想夜倾城受一点儿伤。

    夜倾城低着头,颇为羞涩,半天过去,才说:“怎样才能逃出去?”

    “先去崖底,这山洞是九齿毒蛇的栖息地,不宜久留,崖底有一条溪,我还闻到了草药的味道,或许里面会有鱼,空间袋里有火石,我们不至于饿死,我虽不是医师,但也能辨别一些药草,兴许能歪打正着找到对的药。”北凰道:“有一些树,我能劈出来做房子,能保证的是,暂时,我们死不了。”

    夜倾城看着北凰一本正经的说,眼睛眨了眨,旋即笑出声。

    “笑什么?”北凰问。

    “你太丑了。”

    “子都不嫌母丑,你更不能嫌自己的丈夫丑,娘子,为夫说的可对?”北凰故意捉弄夜倾城。

    然,夜倾城整个人都已经空白了,心如小鹿乱撞。

    北凰低沉的嗓音,暧昧的话,让她已经沦陷。

    女人,只要打开心房,终将沉沦。

    北凰看着夜倾城娇羞模样,哈哈大笑,夜倾城不悦,狠狠瞪了他几眼,北凰这才妆模作样的赔礼道歉:“夫人,别气。”

    夜倾城看他这样子,深感无奈,着实拿他没办法。

    北凰兴高采烈。

    甚至,北凰浮想联翩,甚至已经想好了日后孩子的名字,是男孩还是女孩,像他还是像夜倾城。

    若夜倾城得知北凰心中所想,怕是会哭笑不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