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20章 乖,听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凰从崖底往上爬,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若是累了,他便缠着食血藤,掉在悬崖峭壁的中央,闭上眼休憩,往下看,迷雾笼罩,异常的深,他就这样悬挂,惊心动魄。

    半个时辰不到,北凰被风吹的冷醒,抬头看了看天,而后继续爬。

    如此,等北凰爬到山洞,半条命已经没了,再者,失血过多,伤口腐烂,浑身上下,四肢百骸,都传来了钻心彻骨的疼,他没有办法,只能咬牙坚持,若他倒下,夜倾城该何去何从。

    许是有一股信念,让北凰一直撑到现在,等他爬上山洞,费尽最后一丝力气,趴在山洞口受冷风吹,眼前景象虚化,隐约都看到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夜倾城。

    北凰无力笑了两声,转而闭上眼睛,意识不清。

    他的身下,有血液流出,渐渐晕染开来。

    许久许久,山洞里的夜倾城,手指微动。

    这段时间,她陷入黑暗,在沼泽里挣扎,仿佛去了另一个世界,百鬼狰狞,黑白无常,她痛苦的想要死去。

    她像一缕幽魂,在浮沉中晃荡。

    她找到了曾经的自己,此时的她,如一个旁观者,漂在上空,望着那时无力绝望的自己。

    画面的色彩是黑白。

    不过十来岁的小小夜倾城,被兄长骗到柴房,灵台府夜家,子嗣众多,尤其是男丁,夜倾城貌美如花,彼时讲话还是奶声奶气的,兄长弟弟都偏爱她,导致其他女孩儿,看她颇为不顺眼,时常拳打脚踢,还让她不得声张。

    柴房里,夜倾城拉着兄长的手,问他是不是带了酥糖回来。

    这兄长比她大八岁,血气方刚的年纪,生了一双很好看的眼,望向她时,总是温柔宠溺,夜倾城很享受这种感觉,故此,特别依赖信任他。

    兄长并未说话,而是把门和窗户关上,小倾城好奇的望着他。

    兄长四处观望,随后蹲下身,搂紧了小倾城,说:“倾城,哥哥好想你。”

    “我也想哥哥呀。”小倾城眉开眼笑,“你弄疼我了,别抱这么紧。”

    听到小倾城的话,少年眸色变暗,非但没有松手,反而用了更深的力道。

    小倾城眨了眨眼,察觉到了少年的不对劲,问:“哥哥,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不高兴?”

    少年抿着唇,像是在挣扎,片刻,阴郁一笑,冷冰冰的说:“那几个妹妹是不是又欺负你了,还在你身上留了伤,倾城乖,让哥哥看看,哥哥带了上等的药剂回来。”

    说罢,少年顺其自然的脱掉小倾城外衫,小倾城歪着脑袋,天真无邪,眼眸清澈,单纯的以为,兄长只是关心她而已。

    然而,衣衫褪去,少年不仅仅只是上药,一双手,开始游走,还在颤栗,犹如电击雷劈,甚至,少年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将小倾城抱在怀里,近在咫尺,紧紧贴着。

    小倾城意识到了不对劲,披上外衣,惊恐的望着他。

    此时的少年,与平日里温柔绅士的兄长,判若两人。

    他像是个魔鬼。

    “倾城,你之前不是说要嫁给哥哥吗,哥哥娶你好不好?”少年连哄带骗,走向小倾城。

    小倾城步步后退,直到脊背靠着墙,身侧角落里放置一块劈柴的斧头。

    小倾城提起那斧头,少年见此,眯起眼睛,说道:“不要不识抬举,否则,我会把你丢去深山喂狼,你也知道,没了我的庇护,这夜府,怕是容不得你,没了夜家撑腰,走出夜家大门,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乖,听话,哥哥不会害你。”

    小倾城挣扎眼,眼眶深红,泪水将视线模糊,她拼命憋着,不让眼泪流出,咽喉却酸痛了起来。

    她闭上眼,像是放弃挣扎,小手松开,斧头落在地上,她身体酥软,倒在地上。

    少年如狼,双眸赤红,以为倾城就擒,欢快地走上前。

    宛如禽/兽,昔日的面具,这一刻瓦解。

    然而就在少年靠近倾城的刹那,她睁开了眼,抓起斧头,往少年脑袋上砸去。

    她用的是斧头后背,只能将少年砸晕,却劈不死人,她还在留恋少年往日的温柔。

    少年昏死过去,小倾城穿好衣裳,跑了出去,少年倒在地上,衣衫不整。

    小倾城回到破旧的住处,思来想去,还是决定派人通知父亲。

    父亲得知此事,带着人去柴房将少年带回,医师熬药,少年苏醒,父亲问及情况,少年说是小倾城心术不正,意图勾/引他。

    父亲鬼迷心窍,一时想到了夜倾城的母亲,是灵台府的第一美人,有着一张魅惑众生的脸,不论走到哪里,都有男人直勾勾的看着,那种眼神,让他极其不爽,久而久之,竟是迁怒于夜倾城母亲。

    听得少年的话,父亲一怒之下,将小倾城带来,责问。

    小倾城见少年反倒一耙,无比失望,少年在她心里的形象,轰然倒塌,她跪在地上,将实情说出,没有人相信,反而让人以为她是狐媚,小小年纪,连自家兄长都不放过。

    也怪少年平日在夜家众人面前的形象,过于完美。

    难以想象,这般完美的人,会做出龌蹉之事。

    父亲责罚她五十大板,打完过后,小倾城被罚跪在灵堂三天三夜,没人给她药剂,没人过问她。

    少年找过她,小倾城抓起地上石子就朝少年打去,少年生怨。

    此后,夜倾城一直活在水深火热当中,父亲骂她和母亲一样,会偷人,是个狐狸精,狐狸骚味脏了夜家大院,其他兄长弟弟,更是时不时的来找她,动手动脚,甚至还说,同是自家兄妹,为何少年能接近她,其他人就不行?

    在灵台府,十岁那年,夜倾城的名声就臭了。

    几个兄长好几回想要玷污她,她撑着,垂死挣扎,引来一顿打,这些少年,打起人来,从未手下留情,反而欣赏她委屈可怜兮兮的模样,楚楚动人。

    真够变态的。

    为此,夜倾城去找过父亲几次,奈何,失望透顶。

    夜倾城便小心翼翼,被占一些便宜倒也无所谓,想吃了她,她便以死相逼,宁死不屈。

    好几年过去,夜倾城冷清冷心,她只觉得,男人,都很恶心。

    见到就反胃。

    她将所有心事藏住,没人看得懂她,若是挨打,也不反抗,习以为常,唯有触及原则,她才会发疯发狂。

    直到,那个女人朝她伸出手,带她走,为她遮风挡雨,让她活了个人样。

    黑暗中,夜倾城灵魂游荡。

    她头痛欲裂。

    她看到了北凰浑身是血,周身绑着紫色藤蔓,站在悬崖边缘,朝她伸出手,而后往悬崖下倒去。

    “不要!”

    万丈崖,山洞。

    夜倾城,惊吓,睁开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