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09章 只取一瓢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紫衣女子,一路小跑,远远的望着北凰与夜倾城。

    那样的北凰,她从未见过。

    一时间,百味杂陈,羡慕、嫉妒、崩溃、挣扎,涌上心头。

    夜倾城低头看了眼北凰的手,北凰卯足了劲,恨不得将她手腕揉碎,夜倾城皱了皱眉,一丝血迹,在袖子上晕染开。

    淡淡的鲜血味道,四处弥漫。

    北凰怔愣,等反应过来,他掀掉夜倾城的袖子,看到布满伤痕的手,密密麻麻的痕迹与雪白的肌肤,对比鲜明,手腕处已经结痂的地方,被北凰方才掐出了血。

    夜倾城猛地把手抽回,欲要离开,北凰连忙追上,站在夜倾城面前,将其拦住。

    “倾城,我……”

    “夜深了,皇上早些休息。”夜倾城冷漠出奇,如一阵疾风,离去之时,速度快到极致。

    北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夜倾城的背影消失在皎洁月光里,他发着呆,痛不欲生,正在跳动的心脏,好似被人生生捏碎,撕裂,那种难以言喻的疼痛以及窒息感,让北凰死生不如,再无向往。

    从此,他的未来,只有无边深深黑暗。

    良久,北凰朝前走了两步,蹲下身来,伸出手抹去地上两滴已经血。

    紫衣女子走来,将披风盖在北凰身上,“皇上,夜深露重,可别着凉了。”

    北凰感受到一丝丝温暖,回头,看着那张与夜倾城相似的脸,只觉得醉意朦胧,如云似雾,他狠狠搂着女子,快速后退,直到女子脊背撞倒了祥龙柱,女子不由皱了皱眉,后背非常的疼,她望着猩红了双眼的北凰,说不出话来,心底微微凉。

    自从她入宫以后,北凰夜夜留恋于她,却从未真正的亲密过。

    世人都说她红颜祸水,殊不知,让北凰没了心神,失去斗志的,实则另有其人。

    北凰想要将面前的女子,揉进骨髓里,疯狂啃咬,一路着火。

    紫色的衣衫,抛了出来,遮住了苍穹上的明月。

    此刻,北凰有多难受,女子便要承受多大的痛苦。

    幽风缕缕,北凰眼神发红,犹如暴怒中的野兽,他丧失理智,凑在女子耳边,呵着热气,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

    女子眼神迷离,苦笑。

    明月,躲进了黑云。

    “倾城……倾城……”

    女子耳边响起北凰的低语。

    女子双眼泛红,她并未抗拒,反而搂进了北凰。

    替身又如何。

    她的名字,将要覆盖在夜倾城上面,北凰心里的人,北月国皇后的位置,只能是她。

    这是个有野心的姑娘。

    夜倾城走的很远了。

    北凰忘了,夜倾城有一种本领,她闭上双眼,安静下来,能够听到万物复苏的声音,甚至能够看到百里之外的画面

    宫闱深,夜色郁,晚风轻轻荡。

    夜倾城走在宫殿与宫殿之间的小道上,耳边却出现女子娇媚"shen yin",以及熟悉的喘气声。

    夜倾城想起了那晚美丽的意外和旖旎之景。

    北凰曾给她的,将会赐予另一名女子。

    夜倾城停下脚步,摇摇头,继而朝前走。

    她的世界,只有夜轻歌。

    她活着,仅仅是为了守护她,成为她忠心耿耿誓死效忠的骑士。

    “倾城?”一道声音出现,夜倾城心脏猛地一跳,循声仰头望去,便见高高墙上,女子恣意潇洒而坐。

    轻歌摇了摇手中的酒壶,饮了口梅子酒,微微一笑,挑起了眉头。

    “主子。”夜倾城笑靥如花。

    轻歌望着夜倾城,失神。

    眼前女子果真人如其名,倾国倾城,奈何,冷清冷心,生人勿近。

    轻歌皱皱眉,喝了最后一口梅子酒,一跃而下,站在夜倾城面前。

    轻歌脸颊如三月桃花,红润。

    轻歌凑上前,捏了捏夜倾城的脸蛋儿,“怎么瘦了这么多?在千金榜可还好?若是辛苦的话,便回来,随我去落花城,有我在,没人敢欺你。”

    千金榜虽厉害,轻歌也有意合作,即便不能成为朋友,也不想得罪,可看着瘦了许多的夜倾城,轻歌揪着心,忽的想把夜倾城留在身边,放在眼前,日日喂上几口肉,养的白白胖胖。

    “我进入了千金榜内部,他们,很欣赏我,给我点时间,我能掌控千金榜。”夜倾城说道。

    她不轻狂,亦不豪迈,说话之时,也冷冷淡淡,可听者相信,她说到,便能做到。

    她有这种本事。

    她是搁在浅水里的金鳞,遇风云,便化龙,冲云霄,千万丈。

    两人在宫廷里走着,走到了偏僻之处,在湖边停下。

    “如若我是个男人……”夜倾城喃喃自语。

    “什么男人?”轻歌侧头,不解。

    夜倾城笑笑,敷衍,“没什么。”

    轻歌挑了挑眉,“女大不中用,有心事了?”轻歌饮了口断肠酒,酒意正浓,明月在她眼中变红。

    她期待,不久后,能见到思念的男子,执子手,共白头。

    夜倾城在湖边盘腿而坐,心思荡漾。

    假如她是个男人,她会自私的占有,她会费尽心思,不择手段的杀了那个叫做姬月的人,然后取而代之。

    可,这样的话,她的姑娘会痛苦,她又不想这样。

    如此,夜倾城陷入了周而复始的纠结当中,哪怕只是个想象,她也要较真。

    夜倾城望着湖面,湖面景象扭曲,出现了一副景。

    祥龙柱前,北凰搂着一丝不挂的女子,爱惜着,安抚着,女子浑身青紫,我见犹怜。

    风一来,她便瑟瑟发抖,北凰褪去明黄龙袍,捂着她。

    夜倾城闭上眼,依旧是北凰与女子的画面,琴瑟和鸣,恩爱百年,北凰眼底的温柔,像山涧积水。

    夜倾城想起,那日晚上,北凰在她耳边低语,说着至死不渝的情话。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夜倾城睁开眼,嘲讽一笑。

    她不想去看那样的景,却挥之不去。

    头一次,夜倾城痛恨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怎么了?”轻歌诧异的问。

    夜倾城看向轻歌,摇摇头。

    突地,轻歌脸色骤变,她一把抓住夜倾城的手,掀掉袖子,看到无数的伤痕。

    有刀痕,剑痕,鞭痕,更有烫伤的痕迹。

    错综复杂。

    “这是怎么回事?”

    轻歌语调陡然拔高,戾气加重,眼神凛冽如寒风。

    夜倾城眸光闪烁,连忙遮掩,下意识后退两步。

    她疏忽了。

    若非北凰,她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让夜轻歌发现这些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