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07章 社稷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白媚儿走后,轻歌独自一人留在屋内,争分夺秒的修炼。

    心境感悟,随时都能捅破。

    当她突破瓶颈,便是一名三剑灵师。

    十七岁的三剑灵师,放眼四星大陆,乃是百年一遇的天才。

    轻歌皱起眉头,盘腿而坐,犹如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丝丝缕缕无形透明的灵气,在不知不觉中,自万千毛孔,钻入轻歌体内,最终汇聚丹火,不断淬炼,直到无比的精纯。

    轻歌满身大汗,在修炼的同时,她还在提高虚无境的空间。

    昏暗中,她蓦地打开双眼,锋芒闪烁。

    一阵风,将窗户打开,轻歌虚眯起眸子,朝窗台看去,那人随意的坐着,只露出一只藏青色的眼瞳,犹如毒蝎般凝望着她,另一只眼,被黑布蒙着。

    可怕的眼神。

    轻歌眉头一挑,淡淡的笑,“蛇兄,好久不见。”

    蛇葬目光阴寒的望着她,想到秦家主说的话,蛇葬眼神愈发深邃,宛如深渊。

    “没想到,梅卿尘还对你执迷不悟,你的本事还真大。”蛇葬颇为嘲讽的说。

    轻歌下床,走至桌前,将桌上的琉璃酒壶朝蛇葬丢去,“爷爷珍藏的梨花酿,喝喝看。”

    蛇葬拿着酒壶,微微怔住,他轻轻摇晃,静谧的夜里,只响起酒水轻漾的声音。

    “我与梅卿尘,不死不休,你就别说些落井下石的话了。”

    轻歌仰头,将虚无之境的断肠酒拿出来,一口饮尽。

    当初在西海域,蛇葬说的话虽不中听,然,他没有坏心,只是不看好她与梅卿尘而已。

    的确,梅卿尘是个让她万劫不复的存在。

    被蛇葬说对了。

    轻歌苦涩一笑,眼底掠过一道寒芒。

    “秦家,对你不利,若要来落花城,势必谨慎。”

    蛇葬出神的望着酒壶,而后,一跃而起,离开窗台,几起几落间,便已走出了夜家的范围,乃至于整个帝都城。

    暗夜,他如蝙蝠,一瞬千万里。

    蛇葬落在一座山巅,半跪在地,他的瞳眸倒映出白月光,他将酒壶打开,仰头喝了口,味道甚是不错。

    蛇葬勾起唇角,笑了。

    这一笑,山河无色。

    那只诡谲的青瞳,却如宝石一般熠熠生辉,璀璨。

    夜府,风月阁。

    轻歌挑眸。

    蛇葬的话……

    这让她联想到冥幽的话,想来,她去到落花城,最大的坎坷障碍就是秦家,在此之前,为了让她和秦家对立,冥千绝只怕做了不少功夫。

    三年来,她树立了无数敌人,在浪花深海翻腾,九死一生,稍有不慎,何止是死无葬身?

    轻歌无法入睡,她将月蚀鼎召唤出来,掌心燃起一缕深红的精神之火,再把放置在空间袋的其他炼器材料,一并取出。

    轻歌全神贯注,专心致志。

    炼器之时,她的神情非常认真。

    黑眸中倒映两簇火焰。

    长时间内,她从未停下过,以至于忽略了炼器之道,如今操控精神之火,反而颇为生疏。

    她不急不缓地把炼器材料融化,放入鼎炉之中,炼制。

    黎明破晓,晨光熹微。

    整整半夜的时间,轻歌才将一把兵器炼好,奈何,只是个半成品。

    轻歌看着手中的兵器,眉头宛若打了死结。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在炼器领域,莫不成是后退了?”轻歌皱紧眉头,红唇抿紧。

    精神世界内,魇缓缓的道:“你执着于地级兵器,才导致连人级兵器都炼不出来,凡事,都不可操之过急,尤其是炼器,你许久没有炼器,但你的天赋和过去的经验还在,突破地级是迟早的事,不必心急。”

    轻歌眉头舒展开来。

    的确如此,方才,她是想炼制出一把地级兵器,可她实力完全不够,付出了半夜的时间,反而连她最拿手最为基本的人级兵器都没有炼制出来。

    轻歌炼制兵器的速度,要比其他炼器师快上许多。

    想通之后,轻歌不执着于地级兵器,只专心炼制与自己实力符合的兵器,半个时辰后,一把人级晋阶兵器,就已完成。

    望着手中的兵器,轻歌会心一笑。

    四星大陆,她唯一想去的地方,便是炼器工会,修炼一途,无数职业,她只对炼器情有独钟。

    然而,她不能全心炼器。

    她肩上的责任,让她无法随心所欲。

    清晨,银澜走进来,为轻歌更衣梳妆。

    轻歌身穿金色龙凤袍,眉间点上一抹猩红梨花,三千白发梳成高高的髻。

    婢女银澜扶着她走出去,夜府门外停着轻纱曼舞的骄辇。

    骄辇在北月皇宫外停下,轻歌朝金銮殿走去,宫女太监紧随其后,气势大开。

    路过之人,皆是跪下,高喊吾王万岁。

    金銮殿万丈台阶下,北凰率领文武百官,恭迎四国王。

    轻歌漠然看向北凰,数月不见,北凰清瘦了许多,萎靡不振,憔悴不堪,双眼无神。

    “众爱卿平身。”

    轻歌说完,朝金銮殿走去,坐在龙凤椅上。

    此椅,双手手把为龙头,靠背之处,雕镂着凤凰于飞的图腾。

    龙凤椅前,摆放一张金色方桌。

    桌上是堆积如山的奏折。

    轻歌打开几本,都是重要国事,北凰竟然全未处理。

    “灵台府,烧杀抢掠事件无数,当地霸主欺压百姓,买卖奴隶,四星东部,旱灾,民不聊生……”

    轻歌将奏折上写的,念出来。

    大臣们,全都将头压低,连气儿都不敢出,甚至不敢抬头看轻歌一眼。

    空气,稀薄。

    温度,骤冷。

    每个人都惴惴不安。

    轻歌蓦地拍桌,将方桌之上的奏折全都甩出去。

    “吾王息怒!”

    百官全都跪下,诚惶诚恐,瑟瑟发抖。

    北凰站在一侧,心不在焉,眼神飘忽。轻歌冷冷看着北凰,她亏欠北凰,北凰志不在此,却因为她,坐上皇位,可,在其位,尽其责,谋其职,北凰肩上背负着,是北月王国诸多百姓的未来。

    “本王不在的日子,你们就是这样的?若是如此,本王要你们何用,江山社稷,黎明百姓,要你们何用?”轻歌蓦地站起,目光凶悍,扫向四周,“这数十件事情,三日内,必须解决,都滚回去,晚上,都来御书房,提出解决之法,缺席者,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