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1405章 东陵危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夜之间,灵童曾经的梦寐以求,彻底实现。

    然而,那光秃秃的脑袋和一条甩在胸前的黑鞭子,倒是有些不忍直视。

    可片刻后,灵童失落落的坐在湖边,双手撑着脑袋,眼神迷茫的看着前方。

    湖面倒映出一张英俊精致的脸。

    难以想象,他的真实年纪,堪称大叔。

    灵童身后,响起琐碎的脚步声。

    几名火葬人,抬着装有夜羽尸体的棺材从灵童后面经过。

    轻歌随着火葬人一同出来,看见灵童,眉头一挑,她手里拿着一件宽松锦袍,朝灵童丢去。

    “时辰一到就要火葬了,把衣服换了就过来吧。”

    言罢,轻歌跟随火葬人的脚步,沿着湖边小路离开。

    灵童捧着灰白锦袍,怔愣,发呆。

    他的身体变大,身上的衣裳自然就小了,紧绷在身上。

    灵童抿唇,犹豫,而后转身出去,进了灵堂,将锦袍换好。

    等他走出来,急匆匆要赶去火葬之地时,忽然,停下了脚步,灵童蹲下身,将落在地上的枝条红梅捡起来,不,枝条上已经没有红梅了,依旧散发着淡淡芬芳。

    灵童眸光闪烁,拿着枝条的手,微微加深力道。

    这枝条,他已经放进棺材。

    怎么会掉了。

    灵童闭上眼,眉间一缕火焰烙印,犹如太阳的痕迹,刹那,便见灵童燃起烈焰,将枝条烧成灰烬。

    他手握成拳。

    火,熄灭。

    灵童打开双眼,漠然的朝外走去。

    夜羽火葬的地方在城南,帝都南门外有一处荒地,此时,偏僻的地方聚集满了人,柴火高高堆起,夜羽穿着水粉色的长衫,挽着温婉发髻,唇上抹着红色,被放置在柴火之上。

    夜羽兴许没有倾世之美,甚至,一眼看去,没有半点儿惊艳。

    可此时此刻,躺在柴火之上的她,眉目如画,像极了烟雨江南的水墨,浓稠而留恋。

    轻歌与夜无痕、夜青天站在最前方,身后是夜家众人以及其他距离很近的世家。

    “王上,时辰到了。”火葬人举着火把,走至轻歌面前,毕恭毕敬行礼,道。

    轻歌点头。

    火葬人一手拿火把,另一只手放在胸前,走至柴火堆,将火把放进去,点燃柴火。

    火势,迅速,如下山猛虎,出洞之龙,势不可挡,一发不可收拾,疯狂蔓延。

    灵童来时,便看到,那样大的火,吞噬掉了美丽的她。

    她很安静,没有挣扎,任由滚烫的火,一点点,吃了她。

    她的脏腑,血肉,四肢,都将化为灰尘。

    旁侧,有南华寺的盲僧在念经,为其超度亡魂。

    轻歌等人,心情沉重。

    轻歌皱了皱眉,兴许,未来有一日,她,以及她身边的人,都会慢慢离世。

    哀乐奏起。

    与此同时,梅花的香味,随着一阵阵风,飘荡而来。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大惑不解,这盛夏时节,怎会有梅花的味道?

    人群后的灵童,身体僵硬,他迈开修长的腿,缓步走向被大火吞噬的女子。

    没人认识成年后的灵童。

    大家都在注意那梅花香。

    站在熊熊大火前,灵童停了下来。

    往后,他再也碰不到这样的女子,再也没有冲动的感觉。

    哪怕他已经长大,他有资格揉着温香软玉,没人会笑话他。

    这是一场很平淡的葬礼。

    不够奢侈豪华,却随了夜羽的愿。

    半个时辰过后,轻歌一众人,皆是离开。

    傍晚,火葬人将骨灰盒带到夜府。

    装骨灰的盒子,镶嵌着玛瑙宝石,用的是上等紫水晶,冬暖夏凉。

    轻歌望着手中的骨灰盒,叹了口气。

    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能装在这小小的盒子里呢。

    轻歌将骨灰盒放在灵堂。

    夜晚,夜青天亲自下厨,轻歌走过去,满桌的菜,但基本都是素的。

    白媚儿看见轻歌,笑意盈盈。

    轻歌望着白媚儿,神色不改,心里却掀起了涟漪。

    她总有种错觉,白媚儿的皮,不属于她。

    “轻歌,你过几日就要走了吧,快来吃吃爷爷做的菜,媚儿,你也坐下吧。”夜青天笑眯眯,说:“以前东陵在,我能省点事,没想到媚儿的厨艺也相当不错,看来我还得多收个徒儿才行。”

    自从夜青天得知白媚儿是白鸿海之女后,便异常欢喜。

    他与轻歌一样,心怀愧疚。

    夜家,亏欠屠杀军。

    夜惊风的离世,让屠杀军,在炼狱深渊里痛苦挣扎。

    “爷爷,媚儿可是白上将的女儿呢。”轻歌转头看向白媚儿,道:“媚儿,其他几位上将都想见你,改日有时间,我带你去见见屠杀军的人,他们都是你父亲生前的兄弟,亲如手足。”

    “那真是太好了。”白媚儿笑。

    轻歌挑眉,喝了口汤。

    “无痕,东陵的情况如何?”轻歌问。

    “身体每况愈下,特别的差,就连早朝,也很少去上,东陵国的朝臣拉帮结派,图谋不轨,情况非常不好,若非忌惮你这个四国王,只怕早就谋朝篡位了。”夜无痕说:“那些觊觎皇位的人,暗中散播谣言,说东陵国王是个病秧子,东陵国迟早要灭亡,更有甚者,难听的话,不堪入耳。”

    “这样吗……”轻歌自言自语,若有所思,“让北凰留意东陵,不论发生何事,都不能让东陵国大乱,实在不行,将那些乱臣贼子,暗中除了,天大的事,有我顶着,若东陵厌烦帝王生活,接他来夜府,保他一生无忧。”

    扶希趴在桌上,这几日,他一直很安静。

    听到轻歌说话时,扶希双眼,闪耀着星辰光芒,朝轻歌看去。

    再他看来,再也没有比姐姐还耀眼的人了。

    她像是黑暗中盛放的罂粟,烈阳下的荆棘,血腥,阴诡。

    “皇上这些日子……”夜无痕欲言又止。

    “北凰怎么了?”轻歌放下碗筷。

    “北凰对于朝堂之事,不闻不问,人也憔悴许多,不知发生了什么,我们这些做臣子的,也不好多言,你若有空,去一趟皇宫?”夜无痕道。

    “也好。”

    去落花城前,将四国之事安定好,她才没有任何负担。

    只是,北凰一向认真,又怎会不关心社稷之事?

    提及北凰,轻歌便想起了夜倾城与北凰的孽缘。

    能让北凰念念不忘,无比上心的,恐怕放眼四星,也就一个夜倾城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